黑色巧克力(短篇小说)

天富小说 2019年10月22日 18:54:55 阅读:16 评论:0

  对于莫瑞,童赫已经忍受到极限,他不想再等了,他要和她结束男女朋友关系。想着想着,童赫不由地踏一下油门。他不能忍受莫瑞的高冷,不对,高冷不一定是隔阂,准确说,是冷漠,是莫瑞对他的冷漠。冷漠的潜台词就是不感兴趣。她竟然对我不感兴趣。童赫扭头看看副座上的一盒巧克力,那是上一个情人节莫瑞送他的,美国货。童赫感觉到这盒巧克力就是对他的讽刺和暗示。黑色,不就是莫瑞的态度和脸色吗!今天,他想把它还给她,以表一刀两断的决心。;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童赫是职业足球运动员,曾经带队拿过中国足协杯的亚军,在本市可以说是赫赫有名。莫瑞竟然对他冷淡异常。他不想让女孩在他之前提出分手,他是个男人,他要抢先。他想看看,他提出分手时,莫瑞还是否仍然高冷,不,是冷漠。他想看到她的高傲瞬间崩塌,看见她一脸的后悔和痛苦。这个曾经让他感觉妙不可言的女孩!;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童赫拿出绝交信,一张A4 纸,重新字斟句酌地研究一番。文字表达一定要犀利,明确,干练,富有文采,来个潇洒、漂亮、拉风的分手,收尾地方一定要落上“勉旃”二字,证明自己拿得起放得下。对!就这样。他抬手用力拍下一方向盘,吹了一支拉德斯基进行曲口哨,象布拉德·皮特那样潇洒。其实,童赫的身高比布拉德·皮特还高0.2公分。巧克力冷冰冰躺在副座上,和雪白的A4纸形成鲜明对比。一白一黑,看起来十分扎眼。这一黑一白交给莫瑞,黑白无常上门,一切瓜葛都就此结束。结束吧,自由了,了无牵挂。;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这年头,银行门头比超市忙碌。没有停车位,童赫转了两圈终于等来一个位子。他抬头透过窗玻璃看看营业大厅内的情况,周六比平时还要忙碌,好像中国人的钱多得家里没处放,必须等着排队放到银行里。莫瑞呢,看不到,就一个小小的银行前台柜员,籍籍无名,看不到,很正常。;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童赫进入大厅,手里拿着折叠起来的白纸,白纸里面夹裹着那块黑色巧克力,找了一处空闲座位,坐下,从人来人往时刻变换的缝隙中,他终于捕捉到莫瑞的脸。这的确是一张卓尔不群的漂亮脸蛋,此刻,就像在玻璃后面种植了一颗健硕美丽的向日葵。这种感觉十分新鲜,童赫有种疲劳之后喘息到清新空气的体验,他的气恼在莫名其妙的消失。说句实在话,童赫走遍半个城市,没有发现比这张更美丽的脸。倾国不敢说,倾半个城是绰绰有余的。供职金融,漂亮美丽,莫瑞高冷一点也不算过分,可是,毕竟交往半年了呀。半年一直高冷,还不是冷血吗,让谁都会觉得没指望。她不光对他一个人没兴趣,甚至对这个热火朝天的世界也没啥兴趣。不去游乐园,不去超市,不参加旅游,不参与聚餐,不做SPA 养生。但是,她的上班时间却拿捏得分毫不差,就像一台死钉死卡钟表。对了,异化,这就是人的异化。人已经异化为机器了。她就是一台机器,一台上班的机器,一台冷冰冰的机器,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这是个没有情趣的古怪女孩!童赫心里又平白无辜地懊恼异常。他有把A4纸和巧克力扔到她面前,然后潇洒地扭身走开的冲动。;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是高冷机器。童赫倍感折磨,他实在看不明白。莫瑞正春风满面地和一个接一个的客户说笑。语气是和顺的,态度是温婉的,语言是雅致的,语气是抑扬顿挫的,一行一动富有节奏和韵律,与其说在前台营业,不如说是正弹奏钢琴。那种甜美,那种亲切,那种专注,那种自然而然,让童赫火冒三丈。他终于抓到两人必须分手的证据了。莫瑞不是没有温柔,她的无限温柔都给了别人。对我冷冷淡淡的笑,对别人却是温暖舒心的笑。这不是证据吗?童赫有点受不了这种打击。他要质问她,不,这个场合不合适。童赫双手搓着脸颊,不想看莫瑞,偏偏不由自主地又看过去。他有被耍弄、被抛弃、被驱逐的感觉。;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他不由自主地掏出一块自己随身带着黑色巧克力,填到嘴里,思绪顿时冷静下来。突然,另一个念头浮上脑海。我为什么这么苦恼,明明是来诀别的,为什么还在乎这么多?难道我还要祈求她吗?内心深处还有不甘,仍然在在乎她?不可能!不,不可能。哪,为什么不直接拒绝往来,你不来我不往,自生自灭呢?为什么还要搞一个分手的仪式呢?他的汗水冒出来。他觉得有点发现了真实的自己。可为什么不能直面这个自己?这个自己正有点儿舍不得?舍不得什么,她的冷漠的笑。见面是这么笑,道别是这么笑,送行和接站也是这么笑,吃饭瞬间又是这么笑。这是笑么,这是折磨我!千篇一律的笑,就是哭。你以为你是褒姒?你以为你是玉环?你什么都不是。不是!他努力用理智压制内心的那个自己。想到这里时,童赫却发觉自己又无可救药地把视点转到莫瑞那个窗口上。童赫太息一声,暗自骂道:转什么转,可恶的脖子!;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砰!中年人拍了一下桌子,伸出一个指头隔着玻璃点着莫瑞,骂道:看看你那熊样儿,!我让你在这里工作你就在这里工作,我不让你在这里工作,你就别想待。信不信,我这就投诉你。妈的,我不信治不了你。一天投不走你,我第二天继续投,年年月月投下去,非把你赶出去。;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忽然,童赫似乎明白了什么。如果莫瑞整天出于这种状况,她还有什么心思笑呢?她已经疲劳得乐不起来。她的脸部肌肉已经僵硬了。她还能怎么笑,对呀,她能有什么心思笑哇!如果再有眼前这种不快发生,一天下来,不哭就已经不错了。作为一个女孩子,没有整天喋喋不休地和男朋友诉苦已经是十分难得了,哪里还有多余的精力迎合自己的亲人呢?不笑或者笑得不够灿烂,正说明她对自己的认同和依恋啊!童赫觉着自己冤枉了莫瑞。父母的生日和自己的生日,莫瑞一个也没有落下,难道这不是真正的温情吗?为什么还要那个满脸疲惫的莫瑞,时时奉上笑容呢?过分了!明白了,自己只是想,用莫瑞花一般的笑靥,填满自己饥渴的虚荣。童赫看到了自己的肤浅,同时蓦然心生,一股对莫瑞的爱怜。他把冤枉莫瑞的悔愧,转化成愤怒,看到那中年人,夸张地挥着手机,气愤蓦地撞击头顶:决不能让自己心里的女孩儿,受这种委屈!;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童赫忽然瞪大眼睛,把A4 纸和巧克力往座位上一扔,三步并作两步赶过去,伸手拍打中年人的肩头。中年人扭头瞬间,童赫挥起右钩拳,锤头似地直捣对方的脸颊。中年人跌倒,趴在地面上哇哇大叫。;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000pt;

标签:短篇小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