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翻译文学诗歌doc

天富诗歌 2019年10月22日 20:22:00 阅读:16 评论:0

  1.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下载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死亡随想 热爱自然的人与世间万象 有着心神的交流,对他 她可说各种各样的语言 他高兴的时候,她声音喜悦 微笑里透着高贵的美丽 她潜入他隐秘的思索,带着 温柔和抚慰的关切,未及他明白 她就将痛苦带走,当最后的 思想如灾难降临你的精神 悲痛的哀影,寿衣,棺罩 令人窒息的黑暗,以及促狭的房屋 使你瑟瑟发抖,并心生憎恨—— 去开阔的田野吧,去听听 自然的教诲,听听那从四野里—— 大地、河川和新鲜的空气中—— 传来的静谧而寂寥的声音—— 然而几天后,普照大地的太阳 在它的行程里,也不见你的 踪影;也不在冰冷的大地 你含泪苍白的形体停放之处 也不在大海的怀抱存你的形象 养育了你的大地要将你召回 复归为尘土,消除人的痕迹 你的个体将臣服于此,你将 永远与自然之中的万物共处 去做无情的草木和磐石的兄弟 掩藏在坚硬的泥土下,任由 那粗野的情郎翻犁和践踏 橡树伸展的根须将刺穿 你的躯体。不过,在你永恒的栖所 你并不会独处,你也不能企望 更多的奢华。你将与幼稚世界的 尊者们并卧,——有国王, 地上的强者,——有智者、善者 仁者,以及远古时代的先知, 在同一个墓室里。山峦 如太阳一样固执且陈旧,河谷 平静的沉思在原始的树林间 伸展蜿蜒——江河在尊贵里 前行,而浇绿草原的溪流 却带着汩汩的怨言,灌注 世间的一切,古老的海洋 是苍凉孤凄的荒原—— 而这一切不过是人类伟大坟冢的 威严的装饰。金色的太阳 众多的行星,一切天界无限的居所 都照耀着死亡之悲戚的归处 历经千秋万代的静逝。一切 行在世间的血肉也不过是 安睡在其胸间的部族的一撮。—— 攀上清晨的翅膀,穿越巴肯荒漠 或自弃于绵延的丛林,俄勒冈河奔流 不息的水声充溢双耳——尽管亡者 齐聚,万千魂灵在那孤寂里隐身 自打这多年的飞行肇始,他们就卧在 最后的睡眠里——那里亡者独自统治。 你也将这般歇息;假若你从生撤入 沉寂,而无一亲朋注意到你的离去 所有呼吸的人都将分享你的命运 乐观的在你不在的时候欢笑 严肃而关切的艰难前行。每个人 都将一如既往地追求他们 最心仪的幻影;尽管他们都将 离开一切欢愉和觊觎,而前来 筑榻于你之侧。随着生命的列车 慢慢滑远,人类的子孙 生命之春的青年,历经沧桑的 中年、垂垂老妪和娇娇少女 呀呀学语的孩童,以及两鬓苍苍的老人—— 都将一个个地来到你的身边 更多的人也将追随他们而来 所以活着,直到被召唤去加入 那庞大的篷车旅行的队伍,向着 神秘的王国前进,人人都将在死亡 沉寂的殿堂里找到自己的房间 不要像矿场的奴隶一样在深夜 鞭笞进黑暗的地牢;而要带着 平静的抚慰和永恒的信仰,走进 你的墓穴,打开你华丽的铺盖 躺下去,进入甜美的梦乡 在夕阳残照中间, 冒着滴落着的露水, 掠过玫瑰色的云端, 你独自往哪里飞?[1] 猎人休想伤害你, 他觉察不到你飞行, 你背负紫霭滑得疾, 形迹模糊难看清。 你在寻找芦苇荡, 抑或是宽阔的河畔, 抑或是起伏的波浪 不断冲击着海岸? 有个神将你照管, 教你认清自己的路, 在海边、沙漠和空间孤身漂泊不迷途。 整日拍着双翼, 不管天高空气稀冷, 从未倦得扑向大地, 虽然暮色已昏朦。 辛苦旅程将完毕, 你将有新巢过夏天, 将与伙伴齐声长啼, 芦苇将被巢压弯。 我已经望不见你, 你已经消失在天边, 可你给予我的教益, 我久久铭记在心间。 你在辽阔高空平安地翱翔的那神, 在我漫长的旅程中也将给我以指引。[ 人生礼赞 【美国】朗费罗 在世界这个辽阔的战场上, 在人生这个壮丽的舞台上, 我们不能做任命运驱使的牛羊, 我们要在中当一名闯将。 不要空想未来,不管它多么令人神往, 不要怀念过去,要把逝去的岁月埋葬。 行动起来吧,就在生命的此刻行动! 让生命之舟乘风破浪! 伟人们的足迹向我们昭示, 我们也能使自己一生变得高尚。 当我们离开人间时,也能让足迹 遗留在时间的沙滩上 。 在生命神圣的海洋的航程中, 也许还会有别人搁浅、绝望, 当他看到我们的脚印, 他又会重新斗志昂扬! 让我们振奋起来行动吧, 让我们学会沉着稳重地面对风浪, 不断追求,有所作为, 永远满怀着理想和期望! 潮起潮落》 尝试翻译一下: 潮起、潮落 夜色渐浓 鸟儿啼鸣 沿着潮湿而棕色的海滩 旅人急速走向城中 潮起,潮落 黑暗睡卧城墙屋顶 但大海啊 在黑暗中喧嚣不停 细碎的波浪 温柔如白色的手指 轻轻抹去沙滩上的足迹 天露曙色了 马厩中的骏马 听到料马人呼唤 抑制不住腾跃嘶鸣 新的一天开始了 但那旅人没有再来看海 潮起,潮落 再试着意译一下: 潮起,潮落 夜色渐浓 鸟儿啼鸣 沿着潮湿而棕色的海滩 旅人急速走向城中 潮起,潮落 黑暗降临城墙屋顶 但大海啊 在黑暗中依然没有进入梦境 细碎的波浪 温柔如白色的手指 轻轻拭去沙滩上的足径 天色微明 马厩中的骏马 听到料马人召唤 抑制不住跳跃嘶鸣 新的一天开始了 但海边却再没有旅人的身影 潮起、潮落 Virtue 美德-G.Herbert/赫伯特 甜美的白昼,如此凉爽、安宁、明媚! 天地间完美的匹配----- 今宵的露珠儿将为你的消逝而落泪; 因为你必须离去。 美丽的玫瑰,色泽红润艳丽, 令匆匆而过的人拭目而视, 你的根永远扎在坟墓里, 而你必须消逝。 美妙的春天,充满了美好的日子和芳香的玫瑰, 如一支芬芳满溢的盒子, 我的音乐表明你们也有终止, 万物都得消逝。 唯有美好而正直的心灵, 犹如干燥备用的木料,永不走样; 纵然整个世界变为灰烬, . 它依然流光溢彩。给少女的劝告[ 英 ] 罗伯特 . 赫里克 要摘玫瑰得趁早, 岁月在催人老: 花儿今天在含笑, 明天就会残凋。 太阳是天上华灯, 它正冉冉升空。 越高越快到终点, 越高越近黄昏。 豆蔻年华最美好, 青春热血方盛。 虚度光阴每况下, 时间永不停留。 抓紧时机别害羞, 早嫁个意中人, 青春一去不回头 蹉跎贻误一生。 Success is counted sweetest从未成功的人们 最懂得成功的甜美. 惟有极度的渴求 方能体会甘露的滋味. 身穿紫服的王者之师? 今日虽高扬凯旗, 却无一人能把胜利的含义 说清道明. 战败者奄奄一息,? 凯乐在远处奏响, 冲破阻隔,飞到他的耳际 悲痛而嘹亮. 哈: 是的, 再见。 现在我可单独了。 唉, 我是个恶人, 也是个无用的蠢才! 真不可思议, 这个伶人能把单单一个虚构的故事, 伪装的感情, 表演得如此淋漓尽致。 他的脸色可随意苍白, 热泪可泉涌, 神情可仓皇, 声音可抖颤, 姿态可传神。 但这全徒劳啊, 这仅是为了西古芭! 西古芭对他是何许人, 他对西古芭又是何许人, 他须如此的为她哭泣? 倘若他有了我的悲愤理由与动机, 那他又会怎样? 他一定会把此戏台用泪水淹没, 把那骇人之听闻灌入观众耳内, 令带罪者疯狂, 无罪者惊愕, 愚 者惶惑, 也使众人的耳目迷乱如痴。 而我... 却是个懒散不振的家伙, 整天仰郁不乐, 胸无成竹的没个主意。 简直像个白日梦迷, 也无能替一位被狠毒谋害的国王说半句话。 我是不是个懦夫? 有谁能指责我是个恶棍, 敲我的脑袋, 扭我的鼻子, 揪掉我的胡须然後吹它於我脸上, 斥骂我是个无耻的谎者? 谁能对我如此? 呵, 我发誓, 我会心甘情愿的承受这些, 因我无疑是个胆小鬼, 无勇气抗议恶行; 否则我早会挖出那卑鄙奴才之肺腑, 来喂饱天下之所有兀鹰! 血淋淋的猥亵恶贼! 毫无愧疚、奸诈、荒淫、无义的恶贼! 啊, 复仇呀! 唉, 我是个笨驴! 我是个被害国君之子, 天地之鬼神均怂恿我去为他复仇, 而我却还是在此, 只能用字眼来咒骂, 活像个满口秽言的下流婊子, 带著一付泼妇骂街的模样, 真是勇敢极了! 呸, 算了, 呸! 让我动脑筋想想... 我曾听说, 当犯罪者看戏时, 有时逼真的剧情能使他突然天良发现, 使他当场忏悔其过。 谋杀血案也许是无口申冤, 但它却另有其它之神奇表达方法。 我要教这班演员们在叔父面前演出父亲遇害的过程, 那时我可注意他的反应, 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待他有变时, 我自然晓得如何去办。 我所见到的那个幽魂也许是个恶鬼, 而恶鬼有能力化为美形, 趁我忧郁脆弱时来蛊惑我, 使我沉沦堕坠。 是的, 恶鬼的确是有此本领的。 我可用此剧为陷阱来补捉国王良心内之隐秘, 获得最确凿的证据。 {自言自语} 生存或毁灭, 这是个必答之问题: 是否应默默的忍受坎苛命运之无情打击, 还是应与深如大海之无涯苦难奋然为敌, 并将其克服。 此二抉择, 就竟是哪个较崇高? 死即睡眠, 它不过如此! 倘若一眠能了结心灵之苦楚与肉体之百患, 那么, 此结局是可盼的! 死去, 睡去... 但在睡眠中可能有梦, 啊, 这就是个阻碍: 当我们摆脱了此垂死之皮囊, 在死之长眠中会有何梦来临? 它令我们踌躇, 使我们心甘情愿的承受长年之灾, 否则谁肯容忍人间之百般折磨, 如暴君之政、骄者之傲、失恋之痛、法章之慢、贪官之侮、或庸民之辱, 假如他能简单的一刃了之? 还有谁会肯去做牛做马, 终生疲於操劳, 默默的忍受其苦其难, 而不远走高飞, 飘於渺茫之境, 倘若他不是因恐惧身後之事而使他犹豫不前? 此境乃无人知晓之邦, 自古无返者。 所以,「理智」能使我们成为懦夫, 而「顾虑」能使我们本来辉煌之心志变得黯然无光, 像个病夫。 再之, 这些更能坏大事, 乱大谋, 使它们失去魄力。 {见到欧菲利亚} 拍岸曲(孙梁译) 碎了,碎了,碎了, 拍碎在你灰冷的礁石上,啊大海! 我多想能从我嘴里吐出 那涌上我心头的思绪满怀。 啊,那渔夫的孩子多美, 他叫呀,喊呀,和他妹妹在玩! 啊,那年轻的水手有多美, 他驾一叶小舟唱遍了海湾! 向着山下的避风港, 庄严的船只在纷纷前进; 可我多想碰一碰那消失了的手, 噢,听一听那静寂了的嗓音! 碎了,碎了,碎了, 拍碎在你悬崖峭壁的脚下,啊大海! 可是那逝去的温柔而光彩的日子 将永远再不会回来。 尤利西斯 丁尼生 (英国) 推荐这太无谓——当一个闲散的君主 安居家中,在这个嶙峋的岛国. 我与年老的妻子相匹,颁布着 不公的法律,治理野蛮的种族,—— 他们吃、睡、收藏,而不理解我。 我不能停歇我的跋涉;我决心 饮尽生命之杯。我一生都在 体验巨大的痛苦、巨大的欢乐, 有时与爱我的伙伴一起,有时却 独自一个;不论在岸上或海上, 当带来雨季的毕宿星团催动 激流滚滚,扬起灰暗的海波。 我已经变成这样一个名字,—一 由于我如饥似渴地漂泊不止, 我已见识了许多民族的城 及其风气、习俗、枢密院、政府, 而我在他们之中最负盛名; 在遥远而多风的特洛亚战场, 我曾陶醉于与敌手作战的欢欣。 我自己是我全部经历的一部分; 而全部经验,也只是一座拱门, 尚未游历的世界在门外闪光, 而随着我一步一步的前进, 它的边界也不断向后退让。 最单调最沉闷的是停留,是终止, 是蒙尘生锈而不在使用中发亮! 难道说呼吸就能算是生活? 几次生命堆起来尚嫌太少, 何况我唯一的生命已余年无多。 唯有从永恒的沉寂之中抢救 每个小时,让每个小时带来 一点新的收获。最可厌的是 把自己长期封存、贮藏起来, 让我灰色的灵魂徒然渴望 在人类思想最远的边界之外 追求知识.像追求沉没的星星。 这是我的儿子忒勒玛科斯, 我给他留下我的岛国和王杖, 他是我所爱的,他有胆有识, 能胜任这一工作;谨慎耐心地 教化粗野的民族,用温和的步骤 驯化他们,使他们善良而有用。 他是无可指责的,他虽年少, 在我离去后他会担起重任, 并对我家的佑护神表示崇敬。 他和我,将各做各的工作。 海港就在那边,船儿已经扬帆, 大海黑暗一片。我的水手们—— 与我同辛劳、同工作、同思想的人, 对雷电和阳光永远同等欢迎. 并用自由的心与头颅来抗争,—— 你们和我都已老了,但老年 仍有老年的荣誉、老年的辛劳; 死亡终结一切,但在终点前 我们还能做一番崇高的事业, 使我们配称为与神斗争的人。 礁石上的灯标开始闪光了, 长昼将尽,月亮缓缓攀登, 大海用无数音响在周围呻唤。 来呀.朋友们,探寻更新的世界 现在尚不是为时过晚。开船吧! 坐成排,划破这喧哗的海浪, 我决心驶向太阳沉没的彼方, 超越西方星斗的浴场,至死 方止。也许深渊会把我们吞噬, 也许我们将到达琼岛乐土, 与老朋友阿喀琉斯会晤。 尽管已达到的多,未知的也多啊, 虽然我们的力量已不如当初, 已远非昔日移天动地的雄姿, 但我们仍是我们,英雄的心 尽管被时间消磨,被命运削弱, 我们的意志坚强如故,坚持着 奋斗、探索、寻求,而不屈服。 (飞白译) 悼念集二二 广袤的土地令我们惬意, 我们俩走着那里的小路, 美妙的四年里起起伏伏, 历经了多少回花时雪季; 一路上我们喜洋洋唱歌, 享受着时令提供的一切, 经过了一个又一个四月, 从五月到五月满心欢乐。 但在第五个秋日坡道上, 我们走的路已开始偏斜, 当我们随希望之神走下 可怕的死神却坐在前方; 他拆散我们美好的友情, 把他冰冷的黑大髦一摊, 让你在其中被裹成一团, 闷得你咕吭声模糊不清。 他带着你去了,去的地方 我看不见也没法去,虽说 我急急地走,心里在想着; 他也等我在某处荒原上。 悼念集一三0 你的声音在滚滚空气中, 在流水声里我也听到你, 你在升起的太阳中屹立。 落日里有你美好的姿容。 如今你是什么我猜不到, 但我虽仿佛在花和星上 感到你无所不在的力量, 对你的爱并不因此而减少。 我的爱包含了往日之恋, 如今变成更博大的神情; 你虽同上帝和自然相混, 我对你的爱像有增无减。 你虽远去却同我在一起; 我为仍能拥有你而高兴, 又因你话音缭绕而昌盛, 即使死去也不会失掉你。 悼念集七 昏暗的屋边我再度站立, 站在这不可爱的长街上; 在这门前,往常我的心脏 为筹待一只手总跳得急。 可这只手再也无从紧握--. 瞧我呀,如今已无法入睡, 却像个可怜东面负着罪, 绝早地悄悄溜到这门口。 他不在这里;但是听远处, 生活的嘈杂声又在响起, 而透过空街上蒙蒙细雨, 茫茫中露出苍白的初曙。 布朗宁 夜间相会 灰色的大海,辽远的漆黑的土地; 黄色的半轮月亮,硕大而又低垂, 受惊的波浪从睡梦中 耸起火焰般的鬈发, 当我的船头驶近海岬, 船停泊在泥泞的沙土里。 沿着海风温柔的海滩; 走进田野,直到看见一家农庄, 轻轻敲响窗子,急速地擦着火柴, 突然迸一道蓝光, 透着欣喜和恐惧,声音低低的 低得可以听见两心相碰的声音! 早晨的分手 突然绕过岬谷来到大海边, 太阳俯视着山边的海面: 在海面前是一条笔直的黄金之路, 而我需要的是一个男人的世界。 哈代 写在“万国破裂”时 只有一个人跟在一匹 垂头踉跄的老马后 缓缓地、默默地在耙地, 他们在半眠中走。 Ⅱ 只有几缕没有火光的烟 从一堆堆茅根袅起; 王朝一代代往下传 这却延续不变易。 Ⅲ 远处一个少女跟她侣伴 说着话悄悄走近; 未及他们的故事失传, 战史便在夜空消隐。 身 后 当我不安度过一生后,“今世”把门一锁, 五月又像新丝织成的纤巧的翅膀, 摆动起欢快的绿叶,邻居们会不会说: “他这个人素来留意这样的景象”? 若是在黄昏,如眼睑无声地一眨那样, 暮天的苍鹰掠过高地的阴影 落在叫风吹斜的荆棘上,注视者会想: “这准保是他熟悉的情景。” 我若死于一个飞蛾连翩、温暖漆黑的夜里, 当刺猬偷偷摸摸地穿过草地时, 有人会说:“他为保护这些小生命出过力, 但没做成什么;如今他已去世。” 人们传开我终于安息的消息后, 若倚门仰望冬夜布满星斗的天际, 愿从此见不到我的人心中浮现这样的念头: “他这个人可洞悉那里的奥秘。” 当丧钟开始为我哀鸣,一阵轻风吹过, 哀音随之一顿,旋即继续轰鸣, 仿佛新的钟声又起,可有人会说: “他听不见了,过去对这却总留心”? 济慈 夜莺颂 我的心在痛,困顿和麻木 刺进了感官,有如饮过毒鸩, 又象是刚刚把鸦片吞服, 于是向着列斯忘川下沉: 并不是我嫉妒你的好运, 而是你的快乐使我太欢欣—— 因为在林间嘹亮的天地里, 你呵,轻翅的仙灵, 你躲进山毛榉的葱绿和荫影, 放开歌喉,歌唱着夏季。 哎,要是有一口酒!那冷藏 在地下多年的清醇饮料, 一尝就令人想起绿色之邦, 想起花神,恋歌,阳光和舞蹈! 要是有一杯南国的温暖 充满了鲜红的灵感之泉, 杯沿明灭着珍珠的泡沫, 给嘴唇染上紫斑; 哦,我要一饮而离开尘寰, 和你同去幽暗的林中隐没: 远远地、远远隐没,让我忘掉 你在树叶间从不知道的一切, 忘记这疲劳、热病、和焦躁, 这使人对坐而悲叹的世界; 在这里,青春苍白、消瘦、死亡, 而“瘫痪”有几根白发在摇摆; 在这里,稍一思索就充满了 忧伤和灰色的绝望, 而“美”保持不住明眸的光彩, 新生的爱情活不到明天就枯凋。 去吧!去吧!我要朝你飞去, 不用和酒神坐文豹的车驾, 我要展开诗歌底无形羽翼, 尽管这头脑已经困顿、疲乏; 去了!呵,我已经和你同往! 夜这般温柔,月后正登上宝座, 周围是侍卫她的一群星星; 但这儿却不甚明亮, 除了有一线天光,被微风带过, 葱绿的幽暗,和苔藓的曲径。 我看不出是哪种花草在脚旁, 什么清香的花挂在树枝上; 在温馨的幽暗里,我只能猜想 这个时令该把哪种芬芳 赋予这果树,林莽,和草丛, 这白枳花,和田野的玫瑰, 这绿叶堆中易谢的紫罗兰, 还有五月中旬的娇宠, 这缀满了露酒的麝香蔷薇, 它成了夏夜蚊蚋的嗡萦的港湾。 我在黑暗里倾听:呵,多少次 我几乎爱上了静谧的死亡, 我在诗思里用尽了好的言辞, 求他把我的一息散入空茫; 而现在,哦,死更是多么富丽: 在午夜里溘然魂离人间, 当你正倾泻着你的心怀 发出这般的狂喜! 你仍将歌唱,但我却不再听见—— 你的葬歌只能唱给泥草一块。 永生的鸟呵,你不会死去! 饥饿的世代无法将你蹂躏; 今夜,我偶然听到的歌曲 曾使古代的帝王和村夫喜悦; 或许这同样的歌也曾激荡 露丝忧郁的心,使她不禁落泪, 站在异邦的谷田里想着家; 就是这声音常常 在失掉了的仙域里引动窗扉: 一个美女望着大海险恶的浪花。 呵,失掉了!这句话好比一声钟 使我猛醒到我站脚的地方! 别了!幻想,这骗人的妖童, 不能老耍弄它盛传的伎俩。 别了!别了!你怨诉的歌声 流过草坪,越过幽静的溪水, 溜上山坡;而此时,它正深深 埋在附近的溪谷中: 噫,这是个幻觉,还是梦寐? 那歌声去了:——我是睡?是醒?[2] 济慈 1 雾气洋溢、果实圆熟的秋, 你和成熟的太阳成为友伴; 你们密谋用累累的珠球, 缀满茅屋檐下的葡萄藤蔓; 使屋前的老树背负着苹果, 让熟味透进果实的心中, 使葫芦胀大,鼓起了榛子壳, 好塞进甜核;又为了蜜蜂 一次一次开放过迟的花朵, 使它们以为日子将永远暖和, 因为夏季早填满它们的粘巢。 谁不经常看见你伴着谷仓? 在田野里也可以把你找到, 弥有时随意坐在打麦场上, 让发丝随着簸谷的风轻飘; 有时候,为罂粟花香所沉迷, 你倒卧在收割一半的田垄, 让镰刀歇在下一畦的花旁; 或者.像拾穗人越过小溪, 你昂首背着谷袋,投下倒影, 或者就在榨果架下坐几点钟, 你耐心地瞧着徐徐滴下的酒浆。 3 啊.春日的歌哪里去了?但不要 想这些吧,你也有你的音乐—— 当波状的云把将逝的一天映照, 以胭红抹上残梗散碎的田野, 这时啊,河柳下的一群小飞虫 就同奏哀音,它们忽而飞高, 忽而下落,随着微风的起灭; 篱下的蟋蟀在歌唱,在园中 红胸的知更鸟就群起呼哨; 而群羊在山圈里高声默默咩叫; 丛飞的燕子在天空呢喃不歇。 (查良铮译)西风颂 第一节 哦,狂暴的西风,秋之生命的呼吸! 《你无形,但枯死的落叶被你横扫, 有如鬼魅碰到了巫师,纷纷逃避: 黄的,黑的,灰的,红得像患肺痨, 呵,重染疫疠的一群:西风呵,是你 以车驾把有翼的种子催送到 黑暗的冬床上,它们就躺在那里, 像是墓中的死穴,冰冷,深藏,低贱, 直等到春天,你碧空的姊妹吹起 她的喇叭,在沉睡的大地上响遍, (唤出嫩芽,像羊群一样,觅食空中) 将色和香充满了山峰和平原。 不羁的精灵呵,你无处不远行; 破坏者兼保护者:听吧,你且聆听! 第二节 没入你的急流,当高空一片混乱, 流云象大地的枯叶一样被撕扯 脱离天空和海洋的纠缠的枝干。 成为雨和电的使者:它们飘落 在你的磅礴之气的蔚蓝的波面, 有如狂女的飘扬的头发在闪烁, 从天穹的最遥远而模糊的边沿 直抵九霄的中天,到处都在摇曳 欲来雷雨的卷发,对濒死的一年 你唱出了葬歌,而这密集的黑夜 将成为它广大墓陵的一座圆顶, 里面正有你的万钧之力的凝结; 那是你的浑然之气,从它会迸涌 黑色的雨,冰雹和火焰:哦,你听! 第三节 是你,你将蓝色的地中海唤醒, 而它曾经昏睡了一整个夏天, 被澄澈水流的回旋催眠入梦, 就在巴亚海湾的一个浮石岛边, 它梦见了古老的宫殿和楼阁 在水天辉映的波影里抖颤, 而且都生满青苔、开满花朵, 那芬芳真迷人欲醉!呵,为了给你 让一条路,大西洋的汹涌的浪波 把自己向两边劈开,而深在渊底 那海洋中的花草和泥污的森林 虽然枝叶扶疏,却没有精力; 听到你的声音,它们已吓得发青: 一边颤栗,一边自动萎缩:哦,你听! 第四节 哎,假如我是一片枯叶被你浮起, 假如我是能和你飞跑的云雾, 是一个波浪,和你的威力同喘息, 假如我分有你的脉搏,仅仅不如 你那么自由,哦,无法约束的生命! 假如我能像在少年时,凌风而舞 便成了你的伴侣,悠游天空 (因为呵,那时候,要想追你上云霄, 似乎并非梦幻),我就不致像如今 这样焦躁地要和你争相祈祷。 哦,举起我吧,当我是水波、树叶、浮云! 我跌在生活底荆棘上,我流血了! 这被岁月的重轭所制服的生命 原是和你一样:骄傲、轻捷而不驯。 第五节 把我当作你的竖琴吧,有如树林: 尽管我的叶落了,那有什么关系! 你巨大的合奏所振起的音乐 将染有树林和我的深邃的秋意: 虽忧伤而甜蜜。呵,但愿你给予我 狂暴的精神!奋勇者呵,让我们合一! 请把我枯死的思想向世界吹落, 让它像枯叶一样促成新的生命! 哦,请听从这一篇符咒似的诗歌, 就把我的话语,像是灰烬和火星 从还未熄灭的炉火向人间播散! 让预言的喇叭通过我的嘴唇 把昏睡的大地唤醒吧!西风啊, 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唐璜》第三章) 一 希腊群岛呵,美丽的希腊群岛! 火热的萨弗在这里唱过恋歌; 在这里,战争与和平的艺术并兴, 狄洛斯崛起,阿波罗跃出海面! 永恒的夏天还把海岛镀成金, 可是除了太阳,一切已经消沉。 二 开奥的缪斯,蒂奥的缪斯, 那英雄的竖琴,恋人的琵琶, 原在你的岸上博得了声誉, 而今在这发源地反倒喑哑; 呵,那歌声已远远向西流传, 远超过你祖先的“海岛乐园”。 三 起伏的山峦望着马拉松- 马拉松望着茫茫的海波; 我独自在那里冥想一刻钟, 梦想希腊仍旧自由而欢乐; 因为,当我在波斯墓上站立, 我不能想象自己是个奴隶。 四 一个国王高高坐在石山顶, 了望着萨拉密挺立于海外;千万只船舶在山下靠停, 还有多少队伍全由他统率! 他在天亮时把他们数了数, 但日落的时候他们都在何处? 五 呵,他们而今安在?还有你呢, 我的祖国?在无声的土地上, 英雄的颂歌如今已沉寂- 那英雄的心也不再激荡! 难道你一向庄严的竖琴, 竟至沦落到我的手里弹弄? 六 也好,置身在奴隶民族里, 尽管荣誉都已在沦丧中, 至少,一个爱国志士的忧思, 还使我的作歌时感到脸红; 因为,诗人在这儿有什么能为? 为希腊人含羞,对希腊国落泪。 七 我们难道只好对时光悲哭和惭愧?-我们的祖先却流血。 大地呵!把斯巴达人的遗骨 从你的怀抱里送回来一些! 哪怕给我们三百勇士的三个, 让德魔比利的决死战复活! 八 怎么,还是无声?一切都喑哑? 不是的!你听那古代的英魂 正象远方的瀑布一样喧哗, 他们回答:“只要有一个活人 登高一呼,我们就来,就来!” 噫!倒只是活人不理不睬。 九 算了,算了;试试别的调门: 斟满一杯萨摩斯的美酒! 把战争留给土耳其野人, 让开奥的葡萄的血汁倾流! 听呵,每一个酒鬼多么踊跃 响应这一个不荣誉的号召!一0 你们还保有庇瑞克的舞艺, 但庇瑞克的方阵哪里去了? 这是两课,为什么只记其一, 而把高尚而坚强的一课忘掉? 凯德谟斯给你们造了字体- 难道他是为了传授给奴隶? 一一 把萨摩斯的美酒斟满一盅! 让我们且抛开这样的话题! 这美酒曾使阿纳克瑞翁 发为神圣的歌;是的,他屈于 波里克瑞底斯,一个暴君, 但这暴君至少是我们国人。 一二 克索尼萨斯的一个暴君 是自由的最忠勇的朋友: 暴君米太亚得留名至今! 呵,但愿现在我们能够有一个暴君和他一样精明, 他会团结我们不受人欺凌! 一三 把萨摩斯的美酒斟满一盅! 在苏里的山岩,巴加的岸上, 住着一族人的勇敢的子孙, 不愧是斯巴达的母亲所养; 在那里,也许种子已经散播, 是赫剌克勒斯血统的真传。 一四 自由的事业别依靠西方人, 他们有一个做买卖的国王; 本土的利剑,本土的士兵, 是冲锋陷阵的唯一希望; 但土耳其武力,拉丁的欺骗, 会里应外合把你们的盾打穿。 一五 把萨摩斯的美酒斟满一盅! 树荫下正舞蹈着我们的姑娘- 我看见她们的黑眼亮晶晶, 但是,望着每个鲜艳的姑娘, 我的眼就为火热的泪所迷, 这乳房难道也要哺育奴隶? 一六 让我攀登苏尼阿的悬崖, 可以听见彼此飘送着悄悄话, 让我象天鹅一样歌尽而亡; 我不要奴隶的国度属于我- 干脆把那萨摩斯酒杯打破! 查良铮 译米尼弗 契维,傲视的青年 日瘦一日,因为他愤世嫉俗 他痛哭,为什么降生人世 他理由十足 就手舞足蹈 米尼弗叹息的是盛世难逢 一日劳作之余,颠倒梦魂 他梦到底比斯城,卡梅洛宫 普里安的邻人 米尼弗感叹古人声望显赫 是那么多名字百世流芳 而如今罗曼史乞讨为生 艺术颠沛流浪 米尼弗倾心的是美第奇家族 虽然他从未见过一人 要是他成了一个美第奇 定会作恶无穷 米尼弗诅咒芸芸众生 瞅着军装他心里难受 他向往中世纪的铁衣甲胄 多潇洒风流 米尼弗瞧不起他追求的金子 没金子又叫他耿耿于怀 米尼弗冥思苦索,库索冥思 成天想不开 米尼弗 契维,生不逢时 整日搔脑袋想个不休 他咳嗽,却自认命该如此 只好借酒消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用户名:验证码:匿名?发表评论

标签:中文诗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