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小说精选-小小说-微型小说-爱情小说-婚姻家庭-百味人生-草根文学网

天富小说 2019年10月23日 17:38:58 阅读:19 评论:0

  奚里红接过信件,对邮递员说了一声谢谢,之后轻声说了这是我高中女同学寄来的信。奚里红一抬头发觉眼前这个小伙子的眼光在注意她时,因为毕竟生疏,奚里红脸一红,就退回到屋里去了,像一只小白......

  在小镇收废旧已经十多年的宝东是个大家公认的小老板。三天前,他收走了明镜的废纸,却留下了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

  方营与田博,偶然相识于数学补习班,由于同样是数学天才和学霸,两人惺惺相惜,成为兄弟。两人为了数学竞赛梦而奋斗并成功,两人同时喜欢上了才女苏瑾。苏瑾选择了田博导致两人关系破裂,可是潇......

  曾经村巷子里两旁的榆树杨树还有桃花树,以及各家院落里的同类植物都惨遭砍斫,人们都兴高采烈地住上了高楼,唯有顺娃和槐树,离不开脚下的土,离不了这散发着植物亲切气息的土地。......

  肖露是个工作狂,她的工作严谨,只要投入到工作的状态中,她就像上了发条的闹钟,不知道停止下来。起初,紫茹在背地里经常暗自委屈地流泪。渐渐地,她不仅习惯了肖露的性格,心里对她还充满了钦佩......

  李小朦从两米高的窗台跳跃到地上,轻盈得如同一片树叶飘落。她得意地捡起地上的包,拍拍包上的灰尘,不屑地望着自家的窗台:许敏君,你太小瞧你女儿了。......

  暮色四合。风里残留着燃烧稻草灰烬的味道。割完稻子的水田中,一茬茬的稻根凛冽地伫立着。火烧云在天边的最边缘处,一点点地吞噬着小村。......

  自从母亲走后,父亲独自一人住。唯一的哥哥长年在国外,照顾父亲的事就落在我身上了。儿子小,我又要上班,从父亲的家到我家,刚好是绕城一周。......

  “这次在北京大学办的高级研修班,市委非常重视,由我亲自带队。我第一个就点你名。”钟市长盯着他的眼睛不放,穆仁只好点头称好。......

  丽莎对着麦家又是看又是闻。她要把麦家调教成极品男人。约会前,他要用洗水液洗干净手,用清新剂喷口,古龙香水洒身。......

  你知不知道,有些人明明相爱,却修不成正果;有些人并不相爱,却同枕共眠;有些人相爱,又能风雨同舟,最终达到幸福的彼岸。......

  在河西走廊西端,有个地方叫瓜州,历史悠久,文物古迹众多,物产丰富,被称为“中国蜜瓜之乡”、“中国锁阳之乡”。瓜州具有独特的西域文化景观,比如大漠驼铃、古道石窟、丝路艺术、瀚海蜃景、......

  雷州半岛的风俗习惯,年初一呆在家里,不能去走亲戚,从年初二开始,人们提着大袋小袋去给亲戚朋友拜年。美娘想培养儿子跟人交往的能力,常常提出带他去哪里玩,拜访哪个亲朋戚友。......

  天色刚一进入麻黑,憨娃家在村子里唯一显得低矮又破败不堪的三间老式砖瓦房,靠西面的一间卧室里就响起了新闻联播的片头曲。多少年来,农事再忙再紧,憨娃都会在这个时间放下手上的活路,回到......

  她叫萧歆欣,我在入学考试后知道了她的名字,她全班第一,我30几名,快倒着数了,除了数学比她高了十几分外,实在找不到其它任何优势。对于她的成绩,我并不惊讶,因为在我的印象里,美女们可都不是耐......

  初中时我成绩优秀,长相俊朗,目标是上海大学,希望能在上海这个全国最大的城市里有所作为;高一的我大病初愈,成绩下降,早已没了以前的雄心壮志,只想平凡一生,彼时,我的目标是省内的西华大学;高二......

  十年聚散两茫茫,细思量,不能忘。曾记否,当年携手上高冈,风雨路,并肩闯……......

  麦青虽已年过十五,可看上去仿佛只有八九岁孩子的个头,还有他的右手和胳膊永远蜷缩着不可伸展开来,这些缺陷致使麦青只能靠捡破烂维持他和母亲的生计。......

  徐少紧追着敌人,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人迹罕至的沼泽地,幸而敌方与他一样,均仅一人。他将枪娴熟地举到眼边,三点一线,扣压扳机,不偏不倚,正中敌人腿部,倒下了。他慢慢靠近,直到确认对方已无力反击......

  此时谭嗣同大狱内正在墙壁上题一首诗:“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刚写完,就被大内侍卫带走了。谭嗣同昂首阔步,被侍卫押送到了乐寿宫。......

  老赵头看见赵大娘和她儿子二喜走过来,便停止了吟唱,好奇地问道:“哎吆,赵大娘这是去哪里呀?”赵大娘的第一个儿子夭折了,所以现在大儿子取名二喜,二儿子取名三喜。......

  秦岭山里有个蓝水市,蓝水市有个蓝水区,蓝水区文化广电局里有个从艺术院校新分来的女大学生,名字叫个刘美燕。刘美燕是全局里男人心中的太阳,更是蓝水区骚男人们眼目里的红罂粟。......

  秋雨连绵不绝于耳,如丝如缕,像师傅的教导声,也恰似师傅稠稠密密殷切的期望,同时又仿佛是师傅一年四季每日都要抿几口的凤香酒。......

  这是轩轩长到三岁第一次受伤,听着儿子不住的哭声,宋安民恨不得将自己剐上千刀万刀。他不敢让远在无锡的李晗上火,只能带着轩轩在诊所涂了些药膏,心想着等媳妇回来再当面跟她谢罪。......

  医生说,阿娟在婚后不宜要孩子,生怕在生产时出血过多,极易造成白血病复发危及她和婴儿的生命。可阿娟为了报答强子的真爱,一年后却给强子生了双胞胎的女儿,白血病似乎没了踪迹。爱情的力量......

标签:短篇小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