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莉英:“戏”说传统文化

天富散文 2019年10月22日 15:25:15 阅读:18 评论:0

  戏曲是我国的国粹,戏曲对于作家的滋养、宣扬春秋大义和公序良俗、形成成语等各方面,都起着非常重要的影响。8月18日聆海沙龙邀您共谈戏曲之趣:戏说传统文化。

  崔莉英,女,大同日报社晚报文教部文化记者。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大同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大同作协副秘书长,传记文学研究会会长。主要出版作品有散文集《绝版柔情》、传记文学集《雁北耍孩儿男旦》、地方剧种研究《大同戏韵》等书籍。文学类作品获中国煤炭工业改革开放30年文学作品征文二等奖、第二届“金阳杯”全国精短文学大赛优秀奖等。新闻类作品多次获得山西新闻奖、赵超构新闻奖等奖项。本人曾获大同市第八届职工文化博览会“五一文化奖”,并被大同市劳动竞赛委员会荣记一等功。

  编者按:这是个有着文化魅力的城市,这是个有着千年文化传承的城市,这个城市浓浓的文化氛围孕育了一批又一批学者、文人以及跨界能人。曾经我们以为这么有才情的他他(她)们距离我们很远,甚至遥不可及,但是我们错了,他(她)们其实就在我们身边。这个新春,就让我们走近这些优秀而杰出的代表人物,通过阅读他(她)们的作品,了解、认识他(她)们。

  我喜欢听戏、看戏,甚至亦喜欢学唱那么几句,但是对大同的戏曲史知之甚少。品读作家崔莉英的《大同戏韵》,便是能将一段绵远悠长的戏曲史渗入到我的灵魂。

  山西素有“中国戏曲摇篮”之称。中国最早的戏曲声腔按其发源地分北曲和南曲,其中北曲为金、元时期流行于北方的杂剧与散曲所用的音乐。北曲又分为戏曲与散曲两种。两者虽同为北曲,但差别很大。戏曲是通过舞台演出欣赏的,散曲则是为了清唱。大同地区是北曲的主要形成地和流行地,其流传下来的歌舞小戏早已是我国众多戏曲门类中的一颗耀眼明珠。作为北曲之乡的大同地方戏历经千年的艺术文化交融发展,已经形成了形质兼备、形质统一、形质瑰异的全新戏曲艺术表演形式。尤其是极具地方文化艺术特色的“耍孩儿”“罗罗腔”等戏曲,已然成为了华夏民族戏曲艺术的活化石。大同戏曲艺术具有浓郁厚重的历史信息和文化信息,但是长期以来一直缺少全面系统的戏曲文化史,这样便会严重影响戏曲文化的后日持续发展和传承。令人欣慰的是,大同本土作家崔莉英不辱使命,为大同乃至中国的戏曲史及时挖掘、整理、谱写留存下一笔极其宝贵的民族艺术财富。

  《大同戏韵》记述的内容以大同北曲为主,作家每每从北曲的形成历史去深入剖析挖掘,去追根溯源,其间穿越历史跨度达1500余年。细细读来,《大同戏韵》又不单单是写大同地区的戏曲史,其中亦包含着中华民族的戏曲史。中国戏曲从最初的萌芽,到唐宋时期在诸多民间艺术相互交融相互生发的基础上形成戏曲艺术雏形,再到元杂剧的出现,戏曲才完成了实质性的蜕变,成为一种前所未有的全新戏曲艺术形式。大同作为北魏时期百年历史的文化古都,自然成为了中国戏曲史主要的发祥地之一,同时亦成就了大同戏曲艺术表现的丰富性和多元化。从《大同戏韵》书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流行于本土的戏曲艺术表演门类远胜于全国其他地区。这其中包括有:耍孩儿、梆子腔、罗罗腔、广灵秧歌、二人台、大同赛戏、道乐等等,但每一个戏曲门类又具有各自鲜明的地域性艺术特点。作家在书中就每一个戏曲门类孕育成型的历史文化细节,及其发展状况,现实的生存环境,以及典型的艺术代表人物等,都给予了客观、真实、细微的笔墨关照。此外,作家还就本土各门类戏曲的声腔艺术和曲牌风格、音乐道具及艺术特点等等,都做了全面细致的梳理。

  崔莉英是一位行文严谨、文学素养很高的作家,她的文字表达向来是盈润婉约、灵活宽泛。几年前曾拜读过她赠予我的《雁北耍孩儿男旦》,其文洒脱干净、灵秀爽朗、隽永飘逸。《雁北耍孩儿男旦》是一部优秀的长篇人物纪实传记,还可以说成是一部反映真实事件的好小说,更可以说成是一部文字优美的长篇散文。《大同戏韵》则是一部以挖掘地方戏曲艺术发展史、叙述戏曲艺术特点等多方面综合性的论著,写好这样的作品不仅有难度,更考量一个作家的文学艺术修为能力和其审美取向。作家在这部书里为了力求做到对描摹事物的全面系统、真实、客观的阐述,其间穿插引用了大量看似枯燥呆板的古今文献资料,又融合进考古资料,以及相关人物专访等。但是,整部作品丝毫不影响读者阅读时渐入佳境的快感与高昂激奋的兴致,并能让读者清晰地触摸到大同戏曲历史的脉络和文化特征。崔莉英手中的那支笔始终是温婉若春天盛开的柳絮,愈是在干裂艰涩的环境,愈是能飘逸出如冬雪般怡人的景致。作家很会处理整部作品艺术的真实性,她不是浮在戏曲表面简单浅显的陈述,更不是沉溺于史料中以此拼凑,而是矫若游龙般游弋在戏曲文化的深处;她将戏曲艺术历史的真实性和读者主体审美的心里逻辑相互间融合得恰当微妙,从而将艺术本质的真实转变为读者感性的真实,呈现给读者的既具有厚重的历史文化感和逻辑感,又能心临其境达到对戏曲艺术认识的提升和审美升华。不经意间她便将一支饱含深情的感性的笔慢慢渗入到了读者的灵魂。

  于各色花卉中,我颇喜欢茉莉;而茉莉花中,我又偏执著于单瓣茉莉。相对双瓣茉莉及多瓣茉莉而言,单瓣茉莉更显清爽、沉静、纯朴、优美。而它的美是一种发自内在的不张扬的美,恰恰就是这份不张扬,让它的美更加砺久弥新。倘若以茉莉喻人,作家崔莉英该是一朵葳蕤盛开的单瓣茉莉,她极占茉莉蕴于内而不恃张扬的品质,沉稳、优雅、淡定,彰显出一位成熟的青年女作家特有的魅力。

  崔莉英是大同晚报文化部的一名资深记者。记得第一次拜见她,是在晚报社她的工作间。崔莉英说话轻柔低缓,亦可以说成是一株带露的茉莉在那里清浅吟唱。崔莉英言语表达温婉而宽厚,断然没有一点名记傲气恣意的架子。在此之前,我经常读她的文章,大凡为文化类的专访及新闻报道,由此可以管窥其扎实的文字功底及极好的文化素养。之后,又幸得她新近出版的著作《雁北耍孩儿男旦》。该书以独特的视角优美的文笔,再现了“耍孩儿”剧种优秀男旦传人“飞罗面”、“小飞罗面”几代艺人酷爱艺术,及其艰难坎坷的从艺之路。其文灵秀俊婉隽永飘逸,又含探索性的哲理思辨;其情苍凉悲绝哀怨缠绵,却又跌宕劲拔昂扬向上,令人唏嘘感叹不已。崔莉英的这部著作很见功力,从作品艺术的审美感知、情感、想象,到作品表现的风格,都可见一位成熟的作家熟稔于怀的美学理念。谈及美学,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说:“才有庸俊,气有刚柔,学有深浅,习有雅郑,并性情所铄,陶染所凝,是以笔区云谲,文苑波诡者矣。”可见,文学作品之美,除了作家文化素养的修炼,和作家本人骨子里沉淀潜伏的东西亦有本质的联系。我们之所以能看到那么多百花齐放多姿多彩的文学作品,大抵根源皆出于此。崔莉英这部作品的成功,不仅得益于她的勤勉治学广吸博纳,也得益于她淡定从容缜密纤细的情怀,更是得益于她热爱家乡、弘扬与发展家乡优秀文化传承的执着态度。她作品的基调,并不醉心于波诡云谲的情节,而是把生活场景化为抒情散文似的缕缕诗情,着意于人物诗一般美的情感火花的捕捉,而不重于精雕细刻的镂形尽貌。

  生活中的崔莉英含蓄而内敛。她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以一种矜持求索的人生态度平静地审视着生活,然而其内心却是波涛汹涌,早有激情漫溢于构筑起净化的理想堤坝。崔莉英的这种平静,实则为习惯性地在思辨中集中蓄势,也是在甄别中的高瞻远瞩。所以,注定她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大气,也呈现出作为一名成熟的作家所具备的沉稳和睿智,和海纳百川的气势。倘若是偶尔闲暇时和文友们聚会,你会很容易发现,崔莉英是一位淡薄名利喜欢简单的人;你还会从她看似漫不经心的表述中,欣喜地发现她拨云见日的艺术理念,和宽厚而充盈朝气的思想。很少见崔莉英忍俊不禁地笑,更少见她在公众场合开怀大笑,她的笑往往是轻浅适度恰当而止,给人的印象很纯净、很真诚、很友好,任你当时怀着怎样的心情,都会被她的亲切和友善不自觉的温暖而感化。

  庞善强,山西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打开夏天》,长篇传记文学《赵武灵王传》。有短篇小说刊于《山西文学》《黄河文学》《红豆》《椰城》《奔流》等文学刊物。

  为广大市民提供思想碰撞、交流心得和展示成果的平台,营造城市的文化生态、眼界胸怀、创新能力、艺术趣味。

标签:长篇散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