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才是真绝色!

天富小说 2019年10月22日 15:26:35 阅读:16 评论:0

  清朝同治年间,宝应县有个姓张的县令,特别爱喝酒,他平时兜里揣把白锡酒壶,走哪喝到哪。 连在公堂审案,也不忘掏出酒壶来喝上一口,把一个人喝得整天晕乎乎的,人称醉老爷。 这天,有对同胞兄弟来县衙打官司。 这两兄弟哥叫阿木,弟叫阿林,都已娶妻成家,分开单过。 本来处得挺和睦,但前不久老父因病去世,留下了五亩地。 为了分这五亩地,兄弟俩各持一理,互不相让。 连族长也断不了他们的家务事,于是到县衙请醉老爷明断。 醉

  收本短篇小说~根据类型做有声小说节目,为了学校的毕业设计,有意向的联系我

  【收稿招作者】微信公众号【捡书杂货铺】长期招供稿作者。千5起,审核定价,质量越高,稿费越多。更有编辑在线等撩,帮你更好进步!

  如果没有经历深夜的痛哭,是不会经历成长的蜕变,傻过了,哭完了,就长大了。 不是每一个欢笑的人都是真正地快乐,但欢笑着,才能让时间掩盖着悲伤,这样看不见,也是一种美好。 船到桥头自然直,在没有真正结束之前,不要放弃,如果要放弃,就真的结束了。 不论怎么死撑,都不于他人说,不是因为自卑,不是因为自傲,就只是觉得说了也不过是几句话,描述不了当时的伤痛。 “你喜欢我吗,喜欢我的话我们就交往,做我男朋友。”“你

  爱情最好的结局是什么 爱情哪有那么多磨难,只是想的太多罢了,除非天灾人祸,不然又有什么能把两人分开呢? “我一直都不懂什么爱情,可又有多少人懂得呢?” 在父母无休无止的争吵中,点一易明白,爱情这个东西,就像夜晚窗外的星空,母亲跳出去的身影,被隐没了。 点一易不喜欢父亲,也没有任何与这酒鬼的美好回忆,即便是这酒鬼抱着母亲痛哭的可怜模样,点一易心里也只是在想---蠢。 大概爱情就是我在这里看着你的时候,你也看着

  “今天班里来了两个新同学,是双胞胎哎,而且长得很可爱,在班里还挺受欢迎的。” 父亲没有理会晁窕,母亲起身离开饭桌。 父母自晁窕上周离家回来后,就没有理会过她,就这样维持了一个周,除了一起吃饭,晁窕常日里没和父母说过一句话。 “咳咳,咳。”真吵,这双胞胎虽然长得好看,但是这个姐姐是个病痨,整天咳嗽,晁窕坐在旁边很烦躁。 “简智,你没事吧,你上课的时候咳得那么厉害!”课后几个献殷勤的女生过来问候,晁窕受不

  某天我突然想到了大海,蓬勃辽阔的海面和神秘摄魂的海底。当我想起大海我突然想起敬畏之心这个词,在面对大海,沙漠,凶猛的野生动物等等存在于大自然中的景象和生物时往往不由的产生某种敬畏之情。我想是人类世界与之疏远而产生的距离感,但更多的可能是我们对于未知和不确定的事物时的犹疑,以及有可能因为自身某种疏忽或者错误的行为而付出难以预料又不堪设想的代价的恐惧吧。 而恐惧似乎是我们会对大自然抱着敬畏之心的一个很

  【收短篇】【收对线⃣类型广泛,一万字审核加大纲 2⃣短篇千20+,对线日,要求版权干净 【包养写手】 月过稿5本,基础稿费外,奖金400-1500,文好价高。 【女频主收】:豪门总裁,暖婚暖宠,婚恋虐文,古言,重生女强,玄幻,次元,宅斗,修仙仙侠,种田。 【男频主收】:都市,男玄,系统,爽文,富豪,赘婿。

  公众号收文,字数3000—5000千字20—50,质量越好稿费越高。拒言情鸡汤文。

  民国初年,洛阳孟津县刘家村的地主刘财种了一片苹果。 苹果挂果的时候,因为怕被人偷,刘财就让自己的佃户光棍汉王独臂去看果子。 果园中有房子,有锅有灶,而且还有人管饭,王独臂当然高兴,就牵着自家的大黄狗去了。 这一天,刘财准备给王独臂送一些粮菜,可到了苹果园,刘财却感到了死寂一片,房门也是紧关着的。 刘财骂了一声:“懒鬼,太阳晒着屁股了,还不起床。” 然后就用力地捶门,里边却没有任何反应。 刘财这时才觉

  [一]我睁开眼睛,从床上勉强坐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 ???WTF 这是哪里,我的狗子大白呢?我那抽奖送的巨型玩偶呢? “这是啥”我捞起床边的相框,定睛一看:三分讥笑三分凉薄四分漫不经心 这个眼睛里有扇形统计图的男人怎么这么熟悉 完了完了,我尼古拉斯.赵四穿越了,穿在了我最近正在看的一部虐文里——《总裁的三十三天情人》 这部小说的男猪角叫顾晓峰,上市集团的大总裁,分分钟几亿上下 而“我”也就是女猪角叫柳如是,当然了,

  中元节的新短篇~ 虽然很想改文风, 但是短期内真的实现不了QAQ 【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嘀!嘀!嘀!” 寂静的夜晚,突然想起的闹铃吓了燕子一跳。 燕子是一名业余的记者编辑,经常会加班到深夜处理文字。 熬夜毕竟对身体不好,尤其对女孩子来说又是皮肤的天敌,所以她就给自己定了个闹钟十二点之前必须睡觉,十二点之前已经算是很奢侈的了。 燕子打了个哈欠,随手将闹钟关掉。好像没有那么一回事一样。 没办法,毕竟要先把稿子赶出来。说是想十二点前睡觉,那也只是自己的祈求罢了。 渺小的一抹灯光就这样隐藏在漆黑的

  某一天,我偶然间在教室的地板上捡到一张纸,上面写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表情就变得木纳。周围的人看到我都避而远之。我看到他们避而远之。 因为我发现,我已经慢慢不是人。我已经开始沦落到非人的边缘。我对人自身充满怀疑……” 当我看完一半的时候,毫无疑问,这就是我们的班那个最哲学的同学小序写的。 但是我又它仔细阅读了几遍,觉得问题有点诡异。因为该同学的思维的已经开始出现反常性的行为。 于是我决定偷偷

  相遇 虹桥机场某接机口已经是人山人海,一眼望去黑压压的全是人头,有几个人合力举着灯牌的,胸前挂着各色相机,她们大部分为女性,年龄都在二十上下,在用防护线规定好的范围里挨挨挤挤,伸长了脖子张望着前方的出口。他们已经在这里站了一个多小时,腿脚酸麻,不停地打哈欠,却没一个人提前离开,脸上写满了期待。隔着玻璃门出现了一道身影,像是一滴石子投入宁静的波心,粉丝们零碎的呼喊声顿时汇集在一起,爆发出一阵

  【微耽】《人终究要独自走过一生》…虐…微耽…很短,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是啥

  温郁禾站在客厅面无表情的对着她的父母说“七月份我要结婚了,婚姻已经在准备不用你们操心,彩礼我自己有些积蓄不用你们出,请帖安排好了我会发出去,至于来不来”她顿了顿道“你们随意”。 可能在所有人的世俗观念中,结婚是一件特别严肃的大事,但对于温郁禾来说却是无关紧要的。毕竟她只是来通知一下温父温母,并不打算与他们商量,他们在此之前没和新郎吃过饭,没和新郎接触过,不知道新郎的名字甚至不知道他这个人。所有的一

  明朝年间,武清县有个叫龙万明的工匠,此人心灵手巧,擅做各种机关,什么连环套、滚钉板、走线铜人之类,他都能做,人送外号“圣手神匠”。 龙万明虽然有做机关的手艺,可他却从不给人做,只是自己做着玩儿,捉捉老鼠、打打野兽什么的。 因为他知道,机关这东西不长眼,好人用它可以看家护院防贼防盗,坏人要是用了,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这一年秋天,龙万明正在家里研究一种新的机关,这种机关是一种集束式弩箭,只要有人

  可能是一篇恐怖小说吧,但我写的恐怖的看过的人都觉的不恐怖,但它就是惊悚,虽然我文笔垃圾,废话多,那就愿诸君看下去吧!

  一个短篇小说集,其中一个是,女主再见暗恋的学长,发现成了自己姐夫,姐夫和姐姐感情一般,姐姐为了事业想找妹妹代孕,正好女主和男主又情投意合这样,最后也回到之前,女主和学长在图书馆偶遇,如果女主当时没跑的结局。 还有很多,像女生被男生强暴,男生整容回来找她,

  京城青墙角下有个当铺,当铺的掌柜就是人称“千手佛爷”的三爷:千只手所握无一不是极品物件儿,年纪

  北宋时,辽兵进犯,宋太宗让太师潘仁美挂帅前往瓜州御敌。 由于有杨业父子在前面开路。 宋兵一路夺关斩将,连克数城。 进入瓜州后,潘仁美让大军驻扎在城外的黄龙隘,他自己却到瓜州总兵府内饮酒作乐去了。 全不把平辽的事放在心上。 一天,潘仁美闲得无聊,便带着几个亲兵到街上游逛。 见一处围着一大圈人。 他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个杂耍班子正在表演踩软索。 让他感到惊奇的是那艺人脚下踩的不是绳子,而是一根比头发丝还细的花线。 只见那人在

  明朝万历年间,东昌府的知府冯文龙听讼清明,决事果敢,很受百姓爱戴。 这天,住在东昌府城郊的崔秀才带家人前来报案,说夫人前天晚上丢失了。 冯文龙一听,心中颇为不解,赶快让崔秀才细细讲来。 从崔秀才一行人的嘴里,冯文龙得知,前天晚上崔秀才和夫人争吵了两句,然后崔夫人便收拾包裹走出了家门。 刚开始崔秀才还以为是夫人和自己生气,回娘家了。 没想到,第二天他去岳丈家,对方却说夫人根本没回来。 事不宜迟,两边的人赶

  女主:苏扬,原名苏乐,母亲去世后将名字改成母亲姓氏同音。 男主:楚望,惯用右手,车祸后右手受伤,成为后天左撇子。 俩人为异父异母重组家庭,女主的父亲和男主的母亲再婚。 没有白莲花,只有懵懂的爱情与细心的呵护…… “苏扬,我求你了,开门好不好”楚望在门外拼命地拍门,缠着绷带的右手鲜血早已渗透纱布。放在门外的午饭依旧原封不动的待在那里,她将自己关在屋内已经一下午了,卧室的门一下也没开过…… 屋内寂静无声,他能

  救赎 靠近一步是被拯救还是万劫不复 温暖的阳光洒在行人的脸庞上,温柔的清风拨动着耳边的发。这样怡然自得的清晨里,令人注目的是不远处正在买早餐的青年。穿着朴素的他呆呆的站在那儿,微微低垂的眼角不知在想些什么。遭人议论的是他身上多处缠绕着的绷带,清冷的少年似乎也感受不到伤口处的凉意和那泛红的纱布,只有从那紧握钞票的手里才能看出他的内心不如外表表现的一般平静。 “小伙子,你的粥好了” 。。。

  你眼里的星辰大海淡去了,故事的结尾你去了远方 11月25日,你离开了这个世界,我猜是笑着走的对吧! 你啊,从小就聪明,什么东西一学就会,你待在那个旧了的婴儿车上剪纸画画看无聊的电视剧。你告诉我要好好学习,要代你去远方看看。 后来啊,你有了属于自己的轮椅,我推着你慢慢的走,你说“如果有一天你死了,要把骨灰撒进海里,去见见这辈子拖着残废的身体没办法见的美好”。我们额头抵着额头默默的哭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不

  “我真的不喜欢你。”眼前的高瘦少年低垂着头一动不动,双手隐在衣袖间,只能见到轻微泛白的指尖。 由于身高差异,自己这个角度能隐约看到少年白皙面颊上倔强的双眼,直视地面,双脚一动不动,仿佛被定在地面上不肯离开。小奶狗什么的,自己果然不想尝试。 阳光浮动,不远处一对姐弟好奇地瞄着这边,身前少年却好似不受任何干扰,长在了地上。她轻叹口气,再次重复道:“我真的不喜欢你。” 一动不动。唯有攥紧的泛白手指显示出少年

  清朝乾隆年间,安徽休宁县知县叫唐五贵,是一个贪得无厌的贪官。 他听说本县叶家村老雕匠叶知秋家有一块巨砚,是难得的无价之宝。 那巨砚不仅雕刻得巧夺天工,尤其神奇的是倒水进去,人可在砚池里洗澡,且还似有人陪浴的奇妙感觉。 他想去看一看,这天上午,唐五贵带着师爷去叶知秋家,叶家村离县城不远,不一会就到了。 叶知秋一见是县太爷来访,忙不迭地招待。 唐五贵说:“你也别忙了,听说你家有块宝砚,我今天来是想见识见识。

  在一座破旧的庙宇里,一个小和尚沮丧地对老和尚说:「我们这座小庙,只有我们两个和尚,我下山去化缘的时候,别人都是对我恶语相加,经常说我是野和尚,给我们的香火钱更是少得可怜。」 小和尚接着说:「今天去化缘,这么冷的天都没有人给我开门,化到的斋饭也少得可怜。师父,我们菩提寺要想成为你所说的庙宇千间、钟声不绝的大寺怕是不可能了。」 老和尚披着袈裟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闭着眼睛静静地听着。 小和尚絮絮叨叨地说着,

标签:短篇小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