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散文_经典短篇散文_优美短篇散文_短篇散文随笔

天富散文 2019年10月22日 17:34:36 阅读:15 评论:0

  文╱青云 最后一朵兰花在枝头落尽的时候,兰花叶又发了新片,嫩嫩的绿绿的,拿手去摸,硬硬的。这是顽强的生命! 这盆兰花,从冬末开到了夏至,青白色的大花一朵挨着一朵的密密的挂在枝头,迎风飘舞了小半年。十天半月的给它一点水,它就不言不语的在枝头绽...

  作者:王茄茜 老实人也就是现实生活中的傻子,其实傻子不傻,只是比较看种感情。重情重义,相信三生之石可以轮回,所有今生所见皆是前世之缘,奈何桥上没喝忘情水,将前世之情站成永恒!痴痴恋恋,傻傻癫癫,与世隔绝,独活于自己的世界,那世界在外人看来是...

  杜富桂,甘肃西和人,写散文、偶尔写诗,发表散文30余万字。 一夜大风,满地落叶,天冷起来了。 姐姐五岁,我三个月大。天还没有大亮,妈妈看着我在睡梦里又笑了,悄声说:娇脸媳妇,教我娃笑呢!那时,姐姐被尿憋醒了,揉揉惺忪的眼睛,披着妈的衣裳去厕所...

  作者 /祁建青 从帕米尔高原到秦岭,两个看上去毫不相干的地方,因我的一趟连续的行走,而连在了一起。回来后,我又得到证悟:帕米尔在青藏高原西北角,秦岭,则属于青藏高原的东端余脉,在地理关系上,它们之间完全搭界。 这绝不是一个大而化之的模糊概念。...

  2019年9月,刘玉堂老师仙逝半年后,在他老家沂源县龙子峪桃花岛上的刘玉堂文学馆揭牌开馆了。刘老师是沂蒙山的儿子,文学馆建在这里实至名归。我看到了这个消息,面对手机沉默无言,急速地在通讯录里寻找刘玉堂老师的电话号码,我一定要打个电话去祝贺的,可...

  作者:黄金亮 在我颍南居住的家中,有一间书房,近30平方米。东、西两面靠墙是八个书柜,藏书3000余本。北墙窗户正中,挂着一幅的半身苏绣画像,两边挂有多幅名人字画。中间放着一套老板桌、椅,供我读书、写作、办公使用。靠南摆放一套沙发和功夫茶具...

  作者 /孔静 盛夏,蔚蓝色的天空挂着火球似的太阳,空中没有一片云,没有一点风,道路两旁的树木都没精打采地、懒散地立在那里。就连空气也是热烘烘的,人一动就浑身冒汗。公路被烈日烤得发烫,脚踩下去像在烤炉上行走。天气闷热得要命,稠乎乎的空气好像凝住...

  作者 /刘瑞敏 退休后,伺候走了多年疾病缠身的老伴,我便迫不及待的赶赴山东,看望了阔别五十多年一直没有机会见面的童年玩伴、发小的哥们。 当两人见面的那一时刻,真的让人感觉到岁月如梭光阴似箭啊!一晃五十多年过去了,当年两小无猜的懵懂少年转眼间已...

  文/韩殿臻 堂哥今年平60了,儿孙子女一大帮。按说正是安享天伦之乐的年纪,然而他却没有一刻可以消停的资本。他还必须努力去挣钱,家里花钱的地方还很多。 种了多半辈子庄稼,不死不活,要想挣钱太难了。堂哥终于明白为什么儿孙子女们都要往外跑,往城市里跑...

  文/刘继斌 有时候,回不去的不是故乡,而是情结。人生在世,一路成长,一路得到,也一路失去。要失去童真,要失去青春,要失去容颜,甚至要失去最亲最近的一些人的生命,所以成长的过程是痛苦的、艰辛的,一路向前时感觉很长,待到蓦然回首,却又是那么短暂...

  文/冰凌花 看到了胡杨林,就想到了前世今生。 不,不要一夜金黄,那灿灿的金色,太盛大,太隆重,一点也不素朴。我喜欢它将要由绿转黄的过程,似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一种颓废的气息扑面而来,夹杂着苦苦挣扎的对生命的执着。 胡杨,千年不死,千年不倒,千...

  文/王 钰 大自然的魅力,刺绣了一幅美丽的图画,我们陶冶在大自然的怀抱中,使人激情感怀,平添无限的向往和乐趣,激起我们热爱生活,热爱自然,向上奋发。这是我们几位文友旅游登太白山时,深有感触地共同心声。 10月1日,大家乘坐旅行社大轿车向陕西宝鸡进...

  文:丁宏 我在想,黑暗有什么不好? 我的所有感官沉浸在这匹丝绸的气息里,在丝绸般的浩瀚里徜徉,第一次。于是我的所有细胞都被唤醒。 河水沉默着,但那些泛动着的波光告诉你,他的力量就在沉默里涌动。 以河水为背景,芦苇的头花丰腴而别致,芦叶的裙裾张...

  文鱼歌 厚道之一 刷抖音,看到一个满满都是套路的卖东西视频。 一个小姐姐,去买包,问男店主,这个包包多少钱? 男店主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头问女店主:老婆,这个包包多少钱? 女店主说:190元。 男店主这时,才小声地对这位小姐姐说:这个包,90元。 小...

  排版南秋 昨天小编和大家聊了一下,出门忘带手机,怎么办,大学上课前交手机,交还是不交? 有的读者留言说,忘记带手机出门,有种不安全的感觉。 有的读者留言说,上课交手机是可以的,这样可以更专心地听课。 有的读者留言说,没有现金,出门必须带手机,...

  原创: 方泊兮 方泊兮原创文学 今天 过门才一个多月,段大娘的心里就开始好像因为加入了其他物质而发生化学反应一样产生了怪怪的新感觉。以前跟别人在一起说闲话时,总是夸新媳妇,可是,很快内容变成其他的了。炒菜放那么多油,真是败家啊!衣服买了那么多...

  谭远琴 入秋以来,天公总是不作美,不是灰蒙蒙的雨,就是阴沉沉的天,总是不见清明澄澈的阳光。秋阳也如调皮的孩子,偏要在这个季节里躲进阴暗的角落,被阴雨灰暗掩埋,掩埋在厚厚的云层。 我渴望乘着暖暖的秋阳,迎着凉爽的秋风,登高望远,观大自然神来之...

  我在心底焚起一炷香,匍匐在你的脚下,双手合十,祈祷。 为我的母亲,施与灵光。照耀她的面容,她的白发,她身体里的每一个微小和庞大。佑她的身体康健,度她灵魂安宁。 为我的父亲,洒下甘霖。沐浴,滋润。安抚他每一声深夜的咳嗽,舒缓他每一次粗重的呼吸...

  如果可以拥抱,你愿意是多少年?两棵树说,五十年仅仅是一个开始。 一个拥抱持续了五十多年,而且还要继续抱下去。 皂发皂芽,槐开槐花,树干相依,枝杈交通。每一个枝丫都牵手共命运,每一片叶子昂首同呼吸。像一对热恋的人儿紧紧偎依在一起,穷极一生彼此...

  如果,你看见一个女子,一袭红衣,昂首站在长堤之上。 那就是我,我曾经来过。 内心燃烧着满天的彤云,脚下飘扬起红色的旗帜。 红,是我的最爱。红色的丝巾如哪吒的赤练当空漫舞,嫣红的唇面似八角帽上闪耀的红星。 小延安缑氏镇的另一个名字。 中原革命在这...

标签:短篇散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