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国内长篇小说最高奖茅盾文学奖为何充满“矛盾”?

天富小说 2019年11月01日 13:32:36 阅读:12 评论:0

  时至今日,众所周知的茅盾文学奖早已充满了矛盾。它究竟是光荣的旗帜还是无能的遮羞布,是文学品格的光环还是制度敷衍的狗皮膏药,可谓众说纷纭。然而有一点却是毫无疑问的:一切纠结于茅盾文学奖的恨和爱,无非都只是人们试图表达出的、对这个时代文学的一种关切与热爱。

  作为国家最高级别的长篇小说的文学大奖,茅盾文学奖一直以来都倍受民众关注,算得上是中国当代文坛的一大盛事。可就当前而言,值得我们深思的是,随着民众文化艺术素质的提高,在与世界文学共享信息一体化的情况下,不管是圈内还是圈外的读者,都对茅盾文学奖在评奖中越来越多的板滞和矛盾现状,表达出他们的关注。

  众所周知,茅盾文学奖是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根据茅盾先生生前遗愿,为鼓励优秀长篇小说的创作,推动我国社会主义文学的发展而设立的。作为一种政府行为,茅盾文学奖的指导思想必然是与时俱进的。

  因此,它要求作品在肩负“弘扬主旋律”、“坚持导向性”、“关注现实生活、体现时代精神”的思想重任的同时,还应该“具有深刻思想内容和丰厚审美意蕴”。在评选标准上,它强调“思想性与艺术性完美统一”,“有利于倡导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的思想和精神;有利于倡导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思想和精神;有利于倡导民族团结、社会进步、人民幸福的思想和精神;有利于倡导用诚实劳动争取美好生活的思想和精神”,尤其重点关注“深刻反映现实生活,较好地体现时代精神和历史发展趋势,塑造社会主义新人形象的作品”,而且还要“兼顾题材、主题、风格的多样化”,评出“那些具有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为人民大众所喜闻乐见,具有艺术感染力的佳作”。

  这是茅盾文学奖在设立伊始就确定的思想和艺术标准的前提。诚然,这个标准是相当高的,如果我们不把思想标准理解得过于狭隘的话。但所有制度的设计,都只是表达一种美好的理想。与其它评奖一样,所有茅盾文学奖评选出来的作品,终归只是一种理想的折中与迁就,评奖结果呈现的也只是一种理想的导向而已。

  至于在哪方面迁就得多一些或少一些,无疑都必然会引起不同旨向的思考和质疑。作为一种文学奖,而且是针对以虚构叙事为文类特征的长篇小说奖,按理说,它应给“文学”探索本身多一点偏爱。尤其是对在文学特性,如题材、主题、风格、叙事技巧等探索的表彰,应是它作为文学设奖最有价值的理由,而不仅是一种本末倒置的“兼顾”。

  毕竟,文学之所以成为文学,首先应具有其“诗”意存在的拷问和追求,而不只是为了完成某种现实、某一侧面的当下记录和宣传。当然,任何事物的极端纯粹,必然造成它在现实生活中的不可能。

  况且文学本身的幻美,也必须以现实生活的花园为依托。倘若生硬地撕裂文学探索和现实的关联,武断划定它表现的“只能维度”,文学将难以生存,更不要说获得精神飞翔。茅盾文学奖是一种文学理想追求的旗帜。只不过这种旗帜,绝不该仅仅是为了旗帜而旗帜,为了飘扬而飘扬,而是应追求一种文学在现实和理想中的力量。毕竟,唯有富有力量的旗帜,才能于风中猎猎;唯有富有追求的理想,才值得让现实的人为之景仰。

  茅盾文学奖的评选,无非是想要实现一种思想和艺术标准的艰难证明。不仅其评奖目标的宏伟,是一种动力和压力;该评奖作为一种现实社会活动,也让能动性极强的人左右为难。况且评选的环节机制,首先就难以尽善尽美,这也是事实。好在权宜机变是所有奖项的回旋,当然也是导致弊病的死角。

  正因为如此,文学奖评选,也包括对评选者艺术鉴赏力和道德良知、人格操守的评选。细细考辨,茅盾文学奖在评选环节和机制上无疑存在相当多的左右“为难”与左右“逢源”之处:在评选作品的范围上,它只关注“四年内在我国大陆地区公开发表与出版的由中国籍作家”的作品,又兼顾“评选年度以前发表或出版的、经过时间考验的优秀之作”和“有关单位慎重推荐参评,通过初选审读组筛选认同并以无记名投票方式获得评委会半数以上委员的赞同后”的作品。

  对于大量的关注文学的人而言,面对这么多的纠结、矛盾的“茅盾文学奖”,心头自然就平添了许多说不清的恨和爱。然而,冷也好热也好,不管如何,值得我们警惕的是,当一种感情陷于说不清的境遇的时候,自然它就离冷漠不远了。如果不直面存在的纠结,脚踩西瓜皮地一再任“茅盾文学奖”矛盾下去,不仅对文学和关注中国文学的热情读者而言,那将是一种极为不负责任的嘲弄和自我作贱。而对于茅盾文学奖而言,那也近乎意味着一种悲哀。

标签:长篇小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