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四世同枯!

天富小说 2019年11月01日 13:32:56 阅读:13 评论:0

  尽管护士的腿白得像羊脂般,细得干净利索,胡国万仍然提不起兴致。他瞄了瞄着头顶上孜孜不倦的吊瓶,规律而乏味地掉落着药水滴。

  “把这瓶打完了,就可以走了。”护士的态度冷冰冰的,这让胡国万非常不爽,感觉自己的生命似乎被身边的人忽视了。

  很快这份愤怒就转为害怕和紧张。胡国万这次打针因为肺炎又犯了,他们家祖上两代都没过五十的。自家老爷子 清末民初时候,抽鸦片烟把家底给败光了,最后活生生吸死。自己老子这辈,和饥荒三年,把身子给弄坏了,人一过四十,什么毛病都往外出。自己现在倒好,在水泥厂里干了十几年了,染上职业病,肺也不行,平时还抽烟,看样子也熬不到五十了。想到这,胡国万很不踏实,想着自己今年也已经四十六了。现在打针也越来越频繁,开销也越来越大,但根本又止不住这病情的恶化。

  胡国万每当想到这就很憔悴,感觉自己快要油尽灯枯了。他现在能牵挂的就只有还在读大学的女儿了。胡国万很欣慰,尽管家里三代单传到他这辈生了个女儿,不过女儿总不至于像男孩儿一样,中了自家的邪,活的也能轻松些。

  女儿这次回来是给胡国万过生的,从她说考研究生开始,已经有七个多月没回来过,上个假期非要在学校报什么辅导班,胡国万给了一笔钱给女儿,自己也没说什么。在这方面他从来不吝啬。书读的越多总没有错,这一点胡国万深信不疑。女儿也很听话,从来都很少找家里要钱,有时候还给家里寄点什么,每个月也往家里打几趟电话。胡国万真的很欣慰,从离婚以来,女儿就是他唯一的依赖了。他和一般父母对孩子的期望不同,他只想着女儿能多活,活的要比他久,比他们祖上几代都要久。

  草草拔了针管,护士就走了,连多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胡国万捂着手走出了门,没走两步他就把棉签扔到一旁的花坛里去,紧接着深吸了几口气,感受到药水的效果后,他满意地清了清嗓子,啐了口唾沫。等过了街角再看不到门诊的时候,胡国万又从兜里拿出了一盒藏了好久的烟,盒子已经挤压的变形。每次去打针医生总要检查他,劝诫他少抽烟,不过都这么多年过来,烟瘾也改不了。

  在火星刚被擦亮的那一刻,胡国万就已经激动的快要哭出来了。他想慢慢抽,他觉得这样自己的命还能延续会儿,他想猛地吸一口,这种大快朵颐的做法,年轻时他可是最拿手的。

  但胡国万终究是老了,他还没吸上两口,就咳了起来,怎么也止不住。他立马把烟扔掉,整个人扶在墙边弓着腰使劲地咳嗽。好一会儿,他才停下来,脸已经被涨的通红。胡国万感觉整个肺都要跑出来。这种感觉,用让他想到异形破胸而出的场景。自己体内的又是个什么东西呢。

  女儿知道胡国万身体什么毛病,也知道胡国万好这一口,这一问,胡国万连忙否认。

  “没呢,我什么身体我不清楚,我不抽了,我还得留着命看我女儿结婚,报抱孙子呢。”

  原本是很高兴的话,电话那头却沉默了很久。胡国万懵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女儿听到这话并不是很开心。

  “不用接我了爸,我自己就能回来。你明天还要上班吧。明儿我在家给你做一桌子菜。等你回来吃。”

  电话挂掉后,胡国万很开心,这一高兴,让他觉得自己肺都清爽了起来。他用力吸了几大口空气,整个人都飘了起来。他现在似乎已经看到女儿给自己炒了一桌子的菜摆在面前,等着他回家。胡国万把手里那盒剩下来的烟扔进了垃圾桶里,快步往家里赶了回去。

  次日天还没亮,胡国万就已经在街边了。厂里的车一会儿就到,胡国万赶着把手里最后一口烟抽完。

  车子稳稳停在胡国万面前,他把烟头往地上一扔,连踩一脚都来不及就上了车。车里早就坐满了他们车间的人。

  一个胖子一边侃着胡国万,顺便往里挪给他腾个位子。胡国万也没怼回去,他一屁股坐到胖子身边。嘴里的烟味还没去。

  车子里其他人也都在吃着早餐,各种味混在一起,但胖子还是觉得胡国万身上的烟味呛人。

  “你看,就说说而已,知道你家闺女听话。那肯定和外面那群女孩不一样。前几天隔壁车间还去找了个,也不贵,就半个星期的钱,那爽的。”

  车子停下来后,胡国万和胖子一起下了车朝自己的车间走过去。一路上的人也对胡国万今天还来上班很惊讶,毕竟他前几天已经和厂里人打过招呼了。

  “人家老胡女儿要给他惊喜,给老胡做大餐呢。”胖子朝每个路过的熟人都这样说。

  不得不说胡国万今天心情非常好,身边的人都感觉到了。胡国万把自己的烟分给了身边的每一个人,还大声说自己以后再也不抽了。

  “你瞧,老胡,和她妈喝醉了一个德行。”胖子抽着胡国万刚给的玩和身边一个人说着。

  期间休息的时候,就连车间的领导都来夸胡国万,说他今天积极性高,还调动起来了整个车间的工人。

  “你说这哪是老胡的女儿啊,这是咱们整个车间的女儿啊。”胖子又在领导和胡国万间插科打诨,

  “哎,你可别乱想,我他才没……哈哈哈”胖子说着自己都忍不住了。他似乎也被自己这话的浅层含义逗乐了。

  欢乐时光总是过的很快,无论是不是在劳作。胡国万不这样认为,对于他而言,真正的开心时光是下班后,至少是在看到女儿后。

  下班胡国万又和胖子坐在车上,一路上两个人话再没那么多了。胖子做了一天已经累的不行了,靠在车窗上打起盹来。胡国万一路上都盯着窗外那绵柔的斜阳,暖的让他心里像是又回到二十岁那时候,整个人重新精神起来。一想到家里女儿的脸。

  “真像她妈。”想到这,胡国万眼前浮现出两个女人的脸,不过胡国万却自动忽略了前妻。

  下车后,胡国万没有直接回家,他跑了几个街区,去买了一袋女儿小时候最喜欢吃的鱼丝。晚上吃饭的时候,女儿肯定会喜欢。

  走到门口,还没开门,胡国万就已经闻到里面溢出来的香味。他打开门,看见放在门口女儿的鞋,胡国万开心地笑了。他脱下鞋,往餐厅一瞄,一桌子的菜!

  胡国万一推开门,话就止住了,整个人已经彻底石化了。他看见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坐在床上看着他。

  胡国万又再一次扶着墙把自己撑了起来,他看着挺着大肚子的女儿。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胡国万又一次坐在了地上,也开始掉起眼泪来。他想起早上胖子在车上说的,心里愈发地绝望起来。

  女儿哭啼着告诉胡国万,孩子是她前男友的,男生和她谈了很久。后来自己找胡国万要钱那次,就是为了和别人出去玩,两人也终于是破了最后一层禁忌。结果措施没做到位,怀上了。男孩本想打掉,自己也同意了。后来却又因为一次吵架,又不想打掉。男孩却以打掉孩子为借口,两人才能继续下去。自己被男孩这么一激,更不肯打掉。男孩见状立马就好言好语地劝说,说不打掉也行,两个人一起养也可以,女儿也信了。直到后来肚子一天天大起来,男孩突然有一天不见了。问同学,他们也不清楚。女儿没办法,这个时候已经五六个月了,打下来身子太吃亏,她想着索性就生下来。

  “我起早贪黑,给你钱,为了让你能有个好日子。你说你要考研究生,结果呢?你这么做,你对的起家里人吗?”

  胡国万站起来准备给女儿来两巴掌,可是看到她那大肚子,自己又下不去手。打也无济于事,他已经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本来想着女儿能毕业找个好工作,再找个条件好的男人嫁了。现在已经全部都成了幻想。

标签:短篇小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