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提醒:“统编教材”129篇必背古诗文篇目换了(附新表)!

天富散文 2019年11月01日 23:01:50 阅读:20 评论:0

  《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要求学生背诵古今优秀诗文,包括中国古代、现当代和外国优秀诗文,具体篇目可由教科书编者和任课教师推荐,这里仅推荐古诗文136篇(段)。

  其中1~6年级75篇,7~9年级61篇。1~6年级的背诵篇目都是诗歌;7~9年级的篇目,除诗歌外,也选入了一些短篇散文。这些诗文主要供学生读读背背,增加积累。

  2014年,教育部颁布了《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纲要》,要求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课程和教材体系,整体规划,分层设计,有机衔接,系统推进,促进少年儿童全面发展,培养富有民族自信心和爱国主义精神的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与接班人。

  2019年9月,全国九年义务教育阶段将统一使用统编版语文教材,它是落实《纲要》精神的重要载体。统编教材在选材上突出经典性,大幅增加古诗文篇目,小学增至129篇,占整个小学内容的30%以上;初中也增至124篇,占整个初中内容的50%以上。从这些数字不难看出,九年义务教育阶段古诗文教学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目前,“统编教材”上册基本已定,下册仍在不断修改、调整之中。昨天下午,我刚把《长辫子老师漫读必背古诗文129篇》校对稿快寄出去,责编打电话过来,告诉我四下刘禹锡的《竹枝词》换成的《咏梅》。

  这个更换还是很必要的,因为刘禹锡的《竹枝词》太“爱情了”,不适合四年级的小学生理解、阅读,和四年级小屁孩们说什么“道是无晴却有晴”?

  我有一本周振甫的《诗词欣赏》,没有刻意读过,用到时就拿出来翻翻。诗词以其前无古人的崇高优美的革命感情、遒劲伟美的创造力量、超越奇美的艺术思想、豪华精美的韵调辞采,形成了一种风格绝殊的新形态。

  的诗词往往在看似不经意的轻描淡写间,展示纵横万里的境界,发出吞吐山河、雷霆万钧的气势。

  既然“统编教材”四下的《竹枝词》换成了这篇《卜算子·咏梅》,这个早晨,我的任务就是对这首词进行漫读。

  那天我说过,我古诗文漫读遵循“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原则,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进行个性化、诗意化和趣味化的解读,多一份自由、多一份自在、多一份自得。

  去年秋天,我应《十几岁》杂志邀约,去长沙讲课。活动结束,社里的一位编辑开车带我去了一趟岳麓书院和橘子洲头。

  站在江边,倚栏而立,忍不住背诵起的《沁园春·长沙》: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百舸争流。

  当时的江面寂静、空旷,并没有看到什么船帆。但是,背着这些诗句,内心却生出千帆竞发的浩然之境。于是,接着往下背: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文以载道,诗以言志。一首好的诗词,会带给人千军万马的力量,让你的内心永远向上,上善,向着明亮那方。

  笔下的梅花,坚韧刚强,险境不能摧其志,冰雪不能毁其姿,没有“孤独”之寂,没有“隐逸”之幽,更无“小我”之气,与陆游笔下梅花的自怨自艾形成强烈的对比。

  陆游的爱国之志在《示儿》中已经昭然可见,但他和同时代的辛弃疾一样,虽都有爱国之情、报国之志,但都掩饰不住仕途坎坷下的悲观失落。

  辛弃疾在《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中写道:“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意思是:我一心想替君主完成收复国家失地的大业,取得世代相传的美名。可怜已成了白发人!

  陆游在《卜算子·咏梅》中写道:“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意思是:梅花并不想和百花争春,对百花的妒忌与排斥也毫不在乎。即使凋零了,被碾作泥土,化作尘埃,香气依然如故。

  辛弃疾的失望失落、陆游的孤寂孤傲,仿佛沉沉的乌云,重重地压在心头。这个时候,读的《卜算子·咏梅》,你会境界大开,眼中、心中一片明媚。

  写这首词时,落款是1961年,那是个多事之秋,中国正处于经济困难,灾害重重之际。这些困难和压力,就像凛冽的风雪,就像万丈的寒冰。在这种险恶的环境下,梅花以绝世之态,傲然怒放。愈是风吹雪压,梅花愈是刚强劲健、独立不屈,承载着仁人志士的气节,展现出中华民族之精神。

  那份“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的气定神闲,那份的“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的豁达大度。尤其是那种“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自信,溢出纸外。

标签:短篇散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