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眼录大珠小珠落玉盘刘 俊

天富散文 2019年11月04日 16:12:15 阅读:15 评论:0

  莫砺锋教授是我在南京大学中文系(现在叫文学院)的同事,虽为同事,但他比我年长十五岁,加以我对他的为人和学识,从心底敬佩,因此我总是把他视为师辈。每次见面叫他“莫老师”时,我知道这不是泛泛的职业称呼,而是内心敬重的自然流露!

  莫老师是唐宋文学研究领域的权威,著有《江西诗派研究》、《杜甫评传》、《唐宋诗歌论集》等。在学术研究之余,莫老师也写散文,他的长篇散文《浮生琐忆》,写三十岁以前的坎坷经历,以个人视角展开历史叙事,以反讽幽默为基本风格,是“中国当代散文创作的重要收穫”;而他的《莫砺锋诗话》,则堪称当代学者学术随笔的代表。

  如今莫老师和夫人陶友红两人合作,又出了一本散文集《嘈嘈切切错杂弹》,“嘈嘈”“喻莫砺锋的男声”,“切切”“喻陶友红的女声”,“错杂弹”则选录他们夫妻之间的往来书简。书名既别致,内容亦感人。莫老师和夫人都经历过上山下乡,一九七七年的“高考”改变了他们的命运,并使他们最终走到了一起。成家之后,他们也和无数中国人一样,过的就是日常人生,爱的深厚和牵挂,生的欢乐与烦恼,他们一样不少。莫老师平时看上去颇为严肃,但他给夫人的信中,却总有“吻你”字样(有了孩子后就是“吻你们”),初看令我甚是吃惊,再看却使我深受感动──也更增加了我对莫老师的敬重和亲近之感!

  清人沈复有《浮生六记》,记他与太太陈芸的伉俪情深。《嘈嘈切切错杂弹》在我看来,犹如当代的《浮生六记》。相对於沈复的“个人化”写作,莫老师和夫人的《嘈嘈切切错杂弹》,还多了一份历史记忆和历史感:动荡时代的个人遭际,走出国门的新鲜经验,现实社会的複杂不公,家庭成员的其乐融融,都在“嘈嘈切切错杂弹”中留下了历史的回声。

  书的封腰对《嘈嘈切切错杂弹》有这样的介绍:“在嘈嘈切切的日常絮语裏,在柴米油盐的细节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莫老师和夫人有这样的“爱与生活”,可谓“大珠小珠落玉盘”!幸矣福也!

标签:长篇散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