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金庸“折腰”的余秋雨这次大手笔写小短文

天富散文 2019年11月04日 16:12:31 阅读:10 评论:0

  北京有年青人为了调侃我,说浙江人不会写文章。就算我不会,但浙江人里还有鲁迅和余秋雨。

  余秋雨无疑拓展了当今文学的天空,贡献巨大。这样的人才百年难得,历史将会敬重。

  余秋雨先生把唐宋八大家所建立的散文尊严又一次唤醒了,他重铸了唐宋八大家诗化地思索天下的灵魂。

  被众多名家推崇的余秋雨先生,一向以历史文化大散文见长,下笔动辄万言,先后推出了《文化苦旅》、《山居笔记》、《霜冷长河》、《千年一叹》等散文作品。

  这部名为《雨夜短文》的散文集,是余秋雨继二十多年前出版《文化苦旅》《山居笔记》等历史文化大散文之后,一部全新的散文作品集,在新书中,余秋雨将自己的阅历、感想、智慧浓缩在一篇篇笔调轻松又有分量的小篇幅散文里。

  该书的序言中,余秋雨提及,纽约联合国总部原中文组负责人何勇曾告诉他,当地一家中国人开的餐厅举办过一次“余秋雨诗文朗诵会”。在这次活动中,何勇发现大部分作品都是冒用余秋雨名字的“伪本”,而一个更加令人瞠目的事实是,国内网站上这种“伪本”更是层出不穷,极大地损害了余秋雨的文学声誉。但在生气之余,余秋雨却从中发现了一个技术性秘密,所有的“伪本”都很简短。余秋雨意识到,当代读者更愿意接受一个“简短版余秋雨”,伪造者们满足了这种心理,因此屡试不爽,形成气候。

  《雨夜短文》全书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万里入心”,下部“文史寻魂”。两部之中,“文史寻魂”颇为大胆,余秋雨本人更是用“艰难的实验”来形容这部分文字,“支点很小,工程很大,难度很高,却是古代散文家和外国散文家经常做的事情。”也难怪出版方评价说:他在用一篇篇“支点很小”的短文撬起半部文学史。

  在其中的《两个地狱之门》章节中,余秋雨用自问自答的方式表达了对“中国历史思维的奠基者”司马迁的崇敬。《史记》的宏大不仅仅是其文学著作本身,令余秋雨颤笔的是不能称为男人的男人司马迁在完成这部“伟大”同时又是其“屈辱”的著作的苟且与坚忍,“当极度的伟大和极度的卑辱集中在一个小小的生命之中,我们看到了生命的最高含量和最后边沿。”

  为了方便读者阅读,书中还提供了一份经过余秋雨严格选择的唐宋诗词必诵篇目共计97首,包括唐诗50首,宋词35首,宋诗12首。对于提供这一书目的初衷,余秋雨认为是“着眼于当代读者极其有限的阅读时间”。

  记得余光中先生曾经发表文章,称赞我的散文创造了长篇幅的极限,“动辄万言,长而不散,流转自如,意蕴沛然”。后来,很多评论家又以这个特点来定性所谓“文化大散文”。

  其实,文学是一个自由的天地,散文更应该收纳自如。舞动漫天白绸固然是一种本事,剪取庭前小枝也需要别有情致。中国散文史上有一些短文非同小可,例如《世说新语》、东坡随笔、晚明小品中的一些篇目,虽寥寥几句,却能穿越时间,让后代惊叹不已。我认为,中国散文在意境和语言上的至美功夫,大多体现在短文之中。

  时至今日,生活节奏加快,一般读者没有时间沉浸在长篇大论中了。偶尔能过目一读的,主要是短篇。某些读者喜欢用文学来点缀生活,动用的主要也是短篇。

  眼前这本书,把我写的很多独立短文收集在一起了,可供当代读者在繁忙的间隙里随意选读。但是,我毕竟是我,从小就排斥“文青”式的抒情、“鸡汤”式的教言,更厌烦故弄玄虚的艰涩、套话连篇的谄媚。我把每篇短文都当作一个文化大课题来完成,虽然笔调轻松,却包含着沉重的分量。我想,既然当代人只能利用短促的片断机会读一些短文,那我们更不能把珍贵的机会糟践了。

  本书所有的短文,与传统观念和流行思潮都有很大不同。按照我历来的习惯,如果没有什么不同,就不写了。因此,我要在读者进门之前先做一个预告:里边颇多坎坷荆棘,需要步步小心。

  最后,需要交代一下书名上的“雨夜”二字。我此生一直都在著述,不分春夏秋冬,阴晴雨雪。只不过,如果在深夜执笔时听到了雨声,则会惊喜地站起身来,到窗口伫立一会儿。深夜的雨,有一种古老而又辽阔的诗意,让我的思路突然变得鸿蒙而又滋润,于是,一个题目出现了。但这个题目又不能写长,因为一长就失去了诗意,而且那么美的雨声又不允许写作人闭目塞听,陷于文墨。因此,雨夜的文章,大多不会琐细,不会枯燥,不会冗长。

  我不知道大家会不会从本书的文章之短,感受到夜,感受到雨,感受到万籁俱寂中淅淅沥沥的醒悟和微笑。对此,我有期待。

标签:短篇散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