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想来的都来了

天富小说 2019年11月04日 16:13:33 阅读:20 评论:0

  这个群也慢慢发展壮大起来,你拉我,我拉你,咦,都来了,我的目标是一百位同学,那是梦想!但没想到,五十那位轻松就达到了。

  功不可没的是群里的几个铁杆,抑或是积极分子,活跃分子,意见领袖,他们让这个群很不消停,生气勃勃“”

  同学快30年了,这是第28个年头,有人就提三十年我们一定要聚年龄一次,响应着众,但也有人“心急”,说何不在小范围搞一次,权当是为三十年聚会“预热”。

  从提议到落实也有五个月的时间,这个话题在群里也是热门话题,今天你有这么个想法,明天我有那么个想法,东凑一点,西凑一点,形成方案。我属于煽情派,写了一份通告,其中有一句,同学!我想死你了,指望这句把他们都“戳”到,让他们不来都不好意思!

  粗咯的统计了一下五十人有三十人参加,有几个没说的,坚决同意,恨不得明天就飞到A城去,犹豫派还须一段时间的敲定,再有就是根本来不了,这事那事的缠身,杜甫很忙!

  牵头者还是有心有意,其实这事不好整,这大旗不好扛,所以首先向他们致敬。再就是两常委得张罗,研究的事务也细着呢?

  A城主办地的同学就辛苦你们了,我们叫他CE0、周董,她是女强人那种的,包在我身上,多大的事儿啊?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群里“吆喝”,有人已经打了退堂鼓了,这事那事,谁去追究啊,不来就不来呗。

  群主还是组织有序,将同学集中的三个区专门指定负责人,零散的自己负责,这样就好分头落实,有什么事,好直接通知负责人,办事的效率要高得多。

  负责人本身就是群里的铁杆,他们在群里乍呼的更多,激情更多,他们个个都像发动机,动力十足!

  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又发生些变化,又有7人退出,有人确实没办法,正好冲突,要飞海外,工作原因,他主动道欠,群委会批准了!

  组织活动就这样,这不是单位,你非得非得去,不去怎样怎样,这是民间,这是业余,且每个人的情况不同,生活不同。

  有表现最突出的,一个月前就把机票订好了,还把机票晒到群里,赢得一片赞声。

  作为群主,我不能懈怠,也不能泄气,尤其到了“最后”,要挺住,胜利就在前方。

  铁杆就是铁杆,和群主不理不弃,群主一呼,铁杆百应,等集结号一吹,我们就出发了!

  还有一周,我负责的区域有退出的,他给我专门打了电话,理由一二三四五,都是同志加革命友谊,根本推不掉,推掉都罪加十等,我难道要强烈阻止人家吗?教训人家吗?我根本做不到,这不是我的风格。

  有同学在群里就叫嚷了:这样不好吧!这位同学的表情全是磕头作揖,仿佛在说,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最不可“饶恕”是一位铁杆,她一出口,迎来一顿暴风骤雨,她干脆把单位的文件通知晒出来,冲突,冲突,而且领导还让她担负了组织工作,她连请假的念头都不敢有,同学可以得罪,领导却得罪不起。又扣帽子,又穿小鞋,又要收拾,划不来!

  出发喽!微信群里有送行的,有祝福的。很遗憾一位同学,今天要走,昨天就被领导卡下了,订好的票只好退了。有同学对她很佩服,说她很坚强。她老公出了一次大的事故,几乎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他硬是把他拽了回来,让他走好了巨大的阴影,这次我们真想见她,可惜!

  不来的就不来了,能来的都来了。我有必要把他们都一一介绍一下。周董,CE0,活动的倡导者主办者。学生时代就是官二代,学习又好,她不骄傲谁骄傲。现在他是一家旅行社的老总,每天呼风唤雨的,她身上也有一种豪气和侠气,说一不二的,办事很利落。

  卢老板下海最早,发家最早,很大气大量,那大腹便便就是他事业的成果,参加同学会他毫不犹豫:去,不去干嘛?

  港姐刘,最有趣的是她说的是粤语,逗得我们前仰后合,也失联快三十年了,这次离港探同学,她非常鸡冻。

  张总会,一家企业的财务老总,工作后一直在管钱,花钱,当然他也有挣钱的道就不说了。

  意见李,很有风格,说话不多,但很戳人,很经典,嚼完之后,落下一句,有文化,真可怕!

  北京妞,学生时代文艺派就很足,是美人一枚,但老师们都不喜欢,她还偏不理这个荏,她天生不受人管,有了一个工作就扔了,现在是自由人,叼着烟,喝着酒,她最喜欢别人叫她一块喝酒去。她看得很开,活的很潇洒,一身时尚另类的打扮,国际友人的范,或者是富婆的言谈举止,她脖子上的一个小挂件很有趣,是一个精致的小壶,她指着它说就好这一壶!

  晚上的宴会,大家都抒发了感慨,喝酒,唱歌,高潮一浪高过一浪。有同学已经三十年没见了,热泪盈眶的,泪流满面的,同学,真好,你为什么就失联了呢,找到你又多么不容易,人生若只如初见,那份真情美好永难忘,无法忘!

  最有心的一位同学,专门带来一本他珍藏的老照片老相册,太珍贵了,太无价了,大家一个个辨认着,回忆着,往事,青春,回忆,他现在在哪?他又在哪?一个个串联着,“呼唤”着,想起来了,就是他,同桌,那件事,有趣,突然又想起来了。

  卢老板给每个人带来一个平安扣,吉祥,如意,平安扣是羊脂玉,摸上去很绵滑,意韵太美了,谢谢老板!#p#分页标题#e#

  接下来,安排的事是到当地著名的风景区游玩。有一个下午大家在茶园里叙情,有人提议,讲讲你们的故事,好吗?

  这个提议很快得到了大家的响应,好啊,好啊,江湖中虽然有你们的传说,但那都是假的,秀秀真的,一定很精彩。

  港姐首当其中,我来讲。这位已经做了阿婆的同学,毫不避讳地讲述了她的一段情感经历。

  为什么这么年轻就做了阿婆呢?故事还要从头说起。那个时候多么傻啊,情窦初开却陷入了一场骗局。

  室友是交际花,拉她去见一个人,她是当电灯泡的。室友主要是想认识几个老板,可他对这位老板不屑一顾,太土了。而这位当时还“很小”的老板,把目光投向了她。

  他是过来人,大哥范,自然会用些手腕,这一来二往就认识了。小姑娘家最易迷糊,很快同他上了床。等她意识到这是一件错误时,一个更坏的消息砸倒了她。偶尔她打电话到他家里,有人喊爸爸接电话。那一霎那,她的手在颤抖,怎么会呢?紧接着就是我该怎么办的问号?

  他知道这一切都掩饰不住,便下跪求饶。老婆给他戴绿帽子,他们的婚姻里早就名存实亡了。他们的差异太大了。

  他爱上她,大学生,有才有貌,是最理想的爱人,他要得到他,即使欺骗也要得到她,为了他的事业和未来,他要自私一回。

  这同样是一种谈判,必须离了,才能结婚,其他都无从商量。就这样,她嫁给了二婚,比她大6岁的小老板,一嫁进来,就当了后妈!后来,小老板成了大老板成了地产大佬,她成了养尊处优的阔太。

  在同学们的强烈要求下,卢老板逃不掉,那就说说呗!如果正常的话,他的孩子应该十八九岁了,但今年只有6岁,他是二婚,老少配。

  婚姻说不上,你所希望的却往往让你失望,本来两人都是事业型的,有追求,有野心,一个欣赏一个,那就搭伙吧,两个人原都是大学精英,人民教师,下海潮那阵,都义无返顾地跳海了,都干的不错,很有成就。

  两个优秀的人强势的人未必是家庭婚姻生活的黄金组合,反而强对强硬对硬,有时冲突很剧烈,女方把孩子悄悄流了,让他无法原谅,好不容易有了,又年龄大了,这么一弄,让他们的婚姻难以再前进下去,结果是各奔东西,黄鹤不复返。

  等他生意做大事业有成,他多么想要一个家,想要一个孩孑,他喜欢上一个小他很多的女孩,他用尽了花样,把女孩的父母说通,才抱得女孩归。

  他现在很幸福,儿孑是他的全部,他要好好地培养,这是必须的,他一定要给他最好的未来。

  最后一天,大家都依依不舍。情感这东西很奇怪,会折磨你的,你知道,你回去会想他的,同学!安静的时候你也会翻出老照片,去仔细的瞧瞧他,突然,你的眼眶湿润了,心里五味杂成!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想来的都来了,不想来的怎么都不想来,一点都不奇怪,一位同学间隙冒出这样一句话:来的大都是混的明白的,这不能不说同学会也是一面社会的反光镜,镜子里有你有我,还有更多世俗、功利的东西。

标签:短篇小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