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 旅行

天富散文 2019年11月09日 18:34:56 阅读:7 评论:0

  在某种意义上讲,人生就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生活的全部因旅行开始又为旅行结束。不过,孤独之旅占去了大半。即使在不同的阶段有着不同人的陪伴,但我们的内心是孤独的,这种处境正如冷暖自知。

  在这个五一假期,我计划好了的要去碧云湖做体验之旅。先前读过我写碧云湖文字的几个本地朋友均请我做向导。我能够搭他们的顺风车,真是求之不得!可是到了五一前天,其中一个说2号才能去,要我等等他。我便与那位五一一大早去老祖寺做功德的企业家朋友,擦肩而过。到了晚上,这位朋友电话我说路途太遥远,家里有事只能改期。我立即联系另一位约我去多次未能成行的朋友,他满口答应2号上午去。到了第二天早晨,他又电话我说,上午要去武汉办事,快去快回,晚上去歇就行。快到中午,他又电话我,晚上路不好走,要不3号早晨再去?我于是改变假期计划,放下读书、写作,去和煦的阳光沐浴的街道上晒一晒事与愿违而些许阴郁的心情。对我这个多愁善感的人,散步很有必要。没想到,这次漫无目的行走,在相对清净的黄州街道,倒有所发现。

  黄州这个古老而新兴崛起的城市,我呆了三十年之久,第一次才感觉到在五一这样的节假日是比较清静的。车辆、行人相对平时少多了。是的,我才注意到过去不曾在意的——尤其是清晨、夜晚,你走在大街上几乎见不到平时的拥堵与人群的络绎不绝。在一个古老而传统的国度,城市是人们工作的场所,乡村则是节假日休闲所在。我们物质上的追逐多半在都市进行,而精神上的放松是需要回归乡村。似乎这一点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苟同。因此,在市民的生活里总是将宠物、花草供养在身边,以弥补人性被磨灭的虚空;在农民的日子里总将房屋、家具建造得尽可能跟城市一样时尚,以填补对物欲缺乏的满足。无论彼此采取哪一种方式,都是优势互补,达到物质、精神高度的平衡。这一点毋庸置疑,但真正能够实现人生的幸福,自然地生活是首要的。而明了这些的往往是中年以后,垂老病死之时。许多人最后带着不舍、不甘和遗憾痛苦地离去。

  人类对旅行看似极有目的性与计划周密。但常常为路边的风景迷惑,以致好不容易转了一圈又回到起点,就像在前面我提到的小白鼠在卖家的笼子里不停地爬转,永远走不出被人编织的牢笼。买家或看客只知道小白鼠的命运可悲,却很少人会联想到自己的悲剧人生若是。每天闲逛、赌博、饮酒……在那里做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打发时光,让生命向终点溜去。更为可悲的是,几乎清一色的生活与旅行,养成了人类的惰性与守旧,倘若有某个人标新立异,那可得群起攻之。同类也就视为异类了。只要大家齐步走,哪怕蜗牛似的蠕动前行,也是天经地义的。不过,如果没有人性的弱点,也就不可能成为自然界中的一员。那些优秀的人物不可能脱颖而出。磨难与抗压是伴随旅人的魔鬼,又是天使。当你走到终点,它们就是天使般给你坚韧不拔与智慧;否则将是魔鬼让你恐惧前驱。

  我对未来的设想,在对碧云湖的深入了解中,不得不不断修正、完善。其实它们无一例外不是社会的旅行,譬如,城市不应该规划得那么包罗万象、那么广阔无垠,楼房不必建造得“手可摘星辰”、深入到地底下,私家车要减少到现在的百分之一,地铁、绿色环保公交应占据城市交通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工厂、学校、公益事业机构与服务场所应齐全但必须严格成建制规划,孩子入学、职场上班最好就近就地,生活资料毫不含糊地从四面八方的乡村、根据各自不同季节自然成熟的产品,源源不断运送到城市,确保食品安全、环保。市民与农民的差别将会如男女性别一样,有别却均等,为着各自的所需付出各自的劳动和服务,然后来往于城乡之间寻求生活的和谐。我们的一切生产将不再追求经济效益的最大化,而是为满足人民足够的物质精神营养,有节制、有计划地生产。对地球资源的保护上,应该像西方某些国家那样,将煤炭、石油等矿产从其他国家进口来埋藏于地下,当然最好不要这样损人利己,以控制贫穷落后而资源暂时丰富的国家获取眼前、牺牲长远利益之举,同时遏制霸权主义的不劳而获、肆意妄为。

  现实面前,这样做谈何容易?人类对物欲的渴望与追逐真是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亦如马克思所言,“当利润达到10%时,便有人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有人敢于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时,他们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而当利润达到300%时,甚至连上绞刑架都毫不畏惧。”然而,在人性的贪嗔痴上,碧云湖畔的老祖寺僧侣们表现得却如湖水般平静、山谷般空净。老祖茶园数百亩,每年产量不过千余斤。如果在以盈利为目的茶园则每亩年产量就能达到这个数。他们基本不施肥,根本不打药,更不用生长素,根据茶树生长特点适当采摘,秋天基本不采,让茶树休养生息……

  在不知转了多少回的大街上我转悠了一段时间后,返回家里做饭。原本可以在街上随便应付一下了事,但是越来越吃不惯餐馆里的饭菜,除非中午到我几乎每天早晨都去吃的老面馍小店,吃上一个0.75元一个的老面馍和一碗1.5元一碗的稀饭。这家小店里的腌菜、黄豆、南瓜等菜是从乡下老家直接购买过来的,绿色环保可口。然而,店主每天只做早餐,而且节假日也给自己放假,尽管如我一样想吃老面馒头的顾客不计其数。老板总是有计划、有节制地生产,生意却长盛不衰。

  新近姐妹从家乡给我捎来了不少土特产,夫人带去一部分到儿子那享用,我得趁闲好好犒劳自己。中午,用土猪肉煮朋友从大山上给我带回的竹笋,主食是用春节另外一位朋友从老家带给我的糯米煮陈年腊肉加新鲜豌豆。原生态的饭菜实在香极了!我饮了小小一杯李时珍保健酒,心里甭说多高兴!如果有闲,我们亲手炒菜、做饭真是件非常愉快和增进食欲的事。饭来张口的外卖或上馆子,迟早也会异化人类。特别是在一个不负责任的饮食业主那里不亚于谋财害命,这一点毫不夸张。我前面的文章里说过,我们人类除了繁重的体力劳动外,最好亲自劳动。劳动让你感觉自己的存在与快乐。我们在图享受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我们要传承人类优良的本能与优秀的品行,而这其中重要的是劳动与旅行,以适应自然的生存环境与物种的遗传。西方一些发达国家的富有,那种丧失人类生存本能的养尊处优,貌似无比幸福,实际上在为自己的变异甚至毁灭制造癌细胞。癌细胞的人为消灭(治疗)总是不可能逃避新的癌细胞产生的厄运。我比较推崇老祖寺的斋饭,那种不添加一丁点佐料的制作工艺,和住持带头下厨房掌勺烹调的作风,以及僧侣们自种蔬菜供养的行为,是人类保持美德与本能的有效方式之一。。

  午休起来,我骑电动车去15公里远的黄州城郊外的齐安湖生态农庄果园,去体验樱桃、桑葚的采摘。这是我第一次骑电动车走这么远的路程。一路上,阳光静好,微风拂面,心旷神怡。假期来园体验采摘的游客无数。果园奉行天然种植、自然采摘的理念,让来者回归自然、品赏天然,享受到无穷乐趣。每次置身大自然的怀抱,我像一位回归母亲怀里的婴儿那样倍感温暖。早晨因羁旅造成的不快,亦随风飘散。回家的路上,并有了“江南五月春如故,葚熟樱红累满枝;彩袖添香桑子妒,秋波涌动小桃痴。”的感怀。

  到家时,已是下午5:20了。本土摄协主席电话问我明天是否有空。我说想去碧云湖。他说也正有此意,希望一并成行。我油生感慨:时光在执意等待与别人随意改变中走失。但是,等待既是一种考验,又是一种对他人的信任包容。而且,旅途因为他人身不由己的改弦易辙或自我不经意的错过,只要忍让、不放弃,奇迹随时并终究会发生……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标签:长篇散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