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中文系教授臧棣的诗你能读懂算我输

天富诗歌 2019年11月09日 18:37:08 阅读:8 评论:0

  现在有一种诗,很难让人读懂,简直如同梦呓。吊诡的是,这样的诗却能够频频出现在各大文学期刊上,甚至还能包揽各大诗歌奖项。如果谁有兴趣写一本《目睹当代诗坛之怪现状》,一定不能漏了这一点。如果写到这一点,一定不能漏了这位大师:北大教授诗人臧棣。

  称臧棣为大师,不是奉承,而是恰如其分。首先,人家可是北大中文系教授,这名头不可谓不亮,简直耀眼。其次,人家是诗人兼批评家,一手写诗,一手写评论,并且成就高得令人仰头仰得脖子酸:中国十大先锋诗人、中国十大新锐诗歌批评家、当代十大新锐诗人、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还有很多,就不一一罗列了。可以说,臧棣大师把国内与诗歌有关的大奖几乎都拿完了。更重要的是,臧棣的诗具有大师不可或缺的神秘性。这些还不够成就一个大师吗?

  得了那么多诗歌奖,诗总不会差到哪里去吧?这我可不敢明确地回答。不怕大家笑话,我以自己浅陋的学识和认知,以及诚实的基本品质做保证,臧棣大师的诗,我真读不懂,你能读懂算我输。

  第一次读到臧棣大师的诗,是在去年的第一期《人民文学》杂志上。当期的诗歌头条就是臧棣的《我欠你一个伟大的哑巴入门(组诗)》,一共八首。虽冠以组诗之名,这八首诗看上去却并无联系,只是每首诗标题的最后两个字都是“入门”,这就叫组诗?

  后来才知道,臧棣大师不只有“入门”,还有“丛书”、“简史”和“协会”,把自己的诗组成系列,野心不小,是个不错的想法。但仅仅弄个格式刷式的标题,而忽视诗作之间的联系,这不是莫名其妙、装神弄鬼吗?

  看了诗的标题已是一头雾水,看了诗的内容之后,我开始怀疑自己,天天读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不,不能认输!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一遍读不懂就再读一遍。可我真的再也读不下去了,我不得不在臧棣大师高超的语言技巧和高深莫测的思想面前落荒而逃,感叹自己终究是入不了臧棣大师诗歌的门。

  入不了门还好,可是我在探头去看的时候已经被门夹了一下,心里留下了不小的创伤。我现在必须向大家描述一下我所受的创伤,以获得些许安慰。

  语句繁复、拖沓。“我的同情已不限于我不只是/感到了那条蚯蚓的疼痛/而我的羞耻则暧昧得有点像/我为我的饥饿已进化到/全然不同于那只鹩哥的饥饿/而感到了莫名的悲哀”“除了爱,有些东西竟然/好意思取决于我们竟然/还没有崩溃。”诗句背后到底有什么意思先不说,谁能先告诉我这几句的表面意思?

  语调平静像一潭死水。读臧棣的诗,你感受不到任何情感的波澜,就像看到一个神情木然的人在神神叨叨,不知所云。面对一条树枝,甚至一个水泵,臧棣大师就能嘚吧嘚吧地写出几十行诗。听说王阳明对着竹子格了七天七夜,落下了残疾,我很担心臧棣大师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况。

  雕馈满眼。臧棣的诗意象繁多、破碎,像一地碎玻璃渣子,让人看着都觉得扎眼。更奇葩的是,在《期末考试入门》一诗中,臧棣大师竟然给植物打起了分:“臭椿,71分;连翘,92分;白皮松,86分/迎春花,87分;蜡梅,70分;诸葛菜,84分”。这不是故弄玄虚是什么?我好想知道这位北大教授的评分标准是什么。

  诗读不懂也就算了,没什么大不了。臧棣教授写过一篇文章,说:“有读不懂的诗,可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呸,我差点就全信了!但我是个小人物,诗读不懂,咱也不敢问,咱也不敢说呀!况且臧棣大师的“入门”诗还获得了《人民文学》的年度诗歌奖,我还能说什么,专家不比咱水平高?

  但最近看到了《臧棣大师的诗不太像软件写出来的》这篇文章,才发现原来不只是我一个人读不懂臧棣大师的诗,便不再自卑,在此摆一擂台:北大教授诗人臧棣的诗,你能读懂算我输。

标签:中文诗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