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短篇小说(一)短篇小说的春天来了

天富小说 2019年11月20日 17:09:53 阅读:18 评论:0

  首先从简书讲起,简书是一个原创性写作平台,有很多优秀的短篇小说作者,起码在简书创办初期,短篇小说在首页的占比和阅读量都很高,那时候被称为简书的短篇小说黄金时代。

  短篇小说作为官方专题,成为简书里首屈一指的大专题,短篇小说月刊质量和阅读量俱佳,并集合成电子书,在豆瓣阅读售卖,口碑和销售齐高。

  2016年—2017年,短篇小说还出版了自己的短篇小说集《世界和它的悲欢》,豆瓣评分8.3,客观的讲,这本书的确是简书合集的质量最高的一本。总的来说,短篇小说是简书开启的中坚力量。

  随着简书的升级,首页已经不能满足简书作者文章的分发,手机屏幕就那么大,而需要上首页的人越来越多,供不应求,于是简书取消了首页,实行类似于头条“千人千面”的首页分发模式。

  然后简书首页上变充斥着各种各样,质量参差不齐的文章,甚至让我们怀念那个满是鸡汤和干货的首页,但随着“简书钻区块链”分发算法的实施,短篇小说作者不爱交际,潜心写作的优点,慢慢成了劣势。

  毫不夸张的说简书短篇小说作者正在大面积流失,有的转战连载长篇,有的去了别的平台,有的去写剧本,有的开始做公众号,有的甚至迫于生活压力,放弃了写作,让人唏嘘。

  罗振宇在《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上讲了一个概念——小趋势。他说小趋势不是大趋势的小时候,而是改变趋势的趋势,带来改变的改变。

  简书短篇小说的例子,就说明了,你一直努力,但大趋势改变了你的小趋势,带来了不一样的改变,然而你却没注意。

  但对于简书短篇小说的好消息是,春节后简书要改版,将重振专题。我和简书的工作人员聊过,大体会增加专文章精选置顶,在编辑审稿时不再单纯只有接受和拒绝两个按钮,会增加一个优秀按钮,直通专题精选,优秀文章会带来更多流量分发,人机结合,这可能能弥补算法带来的一些弊端。

  这就是所谓带来改变的改变,当然,作为短篇小说主编也会带领编委们继续为大家服务,下一步重启社群,月刊,传书等活动,加大推荐短篇小说作者版权的签约。就小方面而言,简书短篇小说的春天来了。

  然而我今天想讲的并不仅仅是这个小趋势,而是想说在大环境上,短篇小说春天要来了。前几天,高晓松在清华演讲时,说随着人们生活节奏的变化,时间的碎片化,长时间的娱乐与阅读已经不适应时代的发展了,你会问,这怎么和短篇小说的春天扯上关系了,听我慢慢讲。

  众所周知,短篇小说作为文学创作里重要的一支,一直扮演着不和替代的作用,可以说每一个成功的作家都从创作短篇小说开始,走上写作生涯,当然,有些作家也因短篇小说闻名世界,比如短篇小说三巨匠,莫泊桑、欧亨利、契诃夫。

  短篇小说的黄金时代,出现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当时的西方,经济处于一个高度发展的时代,人们正享受经济发展带来的红利,整个世界还没有嗅到遥远一战的味道,快节奏的生活,带来快节奏的阅读方式,人们更加青睐短篇文字的阅读。

  正是这时候出现了多位短篇小说大师,俄国的契诃夫(1860~1904)、法国的莫泊桑(1850~1893)、美国的欧亨利(1862~1910),和马克吐温(1835~1910),以及南美短篇小说之王的基罗伽(1878~1937),无一例外都出生在那个时代。

  当时的时代,短篇小说可以说是主流文学,几乎有些文学情怀的人阅读莫泊桑、契诃夫的小说。除此之外,短篇小说黄金时代还影响了20世纪的文学,诞生了一批像海明威、福克纳、乔伊斯、普鲁斯特等大师,在南美也诞生了马尔克斯、博尔赫斯、卡佛等影响世界的作家,他们在短篇和长篇分别各有造诣。

  踏入20世纪后不久,短篇小说为什么突然就退出了主流,甚至到了20世纪中期,更是一蹶不振?直到21世纪,才有一个纯短篇小说作家爱丽丝•门罗,获得诺贝尔奖,而且也饱受争议,当然还有个诺贝尔遗珠博尔赫斯。

  首先,战争的影响,人类的反思。战争的到来,让人们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两次世界大战直接摧毁了世界,让人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战后也形成了新世界。这直接带了人类对自己对世界的认识和对人性的反思,一批伟大的思想、主义、流派产生,长篇小说进入高峰期,而短篇小说已经不能满足人类表达的欲望。当然这并不是最主要的。

  1895年12月28日,法国人卢米埃尔兄弟在巴黎的“大咖啡馆”第一次用自己发明的放映摄影兼用机放映了《火车到站》影片,电影正式诞生。1936年,英国广播公司在伦敦以北的亚历山大宫建成了英国第一座公共电视台,11月2日正式播放电视节目,电视从此诞生。

  电影电视时代的到来,真正影响了世界文学的变化。20世纪中后期,一本书如果不能改编成戏剧,电影,电视剧,那它赚钱的几率几乎很小,很多优秀的作品,通过靠戏剧和影视的改编,变得闻名遐迩,畅销世界,得到更多的利润。

  这就出现一个问题,以前的戏剧可以把短篇改编成独幕剧,把中长篇改编成多幕剧或者小品。短篇小说还可以与长篇分庭抗礼。

  然而,进入20世纪中页,随着电影和电视剧的快速发展,电影在人们生活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有人可能一年不读一本书,但或多或少会看几部电影,或者在电视上看几部连续剧。以小说改编的电影和电视剧,逐渐成为主流。

  但根据电影和电视剧的特点,电影一般由中篇小说和长篇小说改编而来,而电视剧主要由长篇小说改编而来。原来作为文学小说重要的一部分,短篇小说的处境就越来越尴尬了,市面上,几乎看不见根据短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大众对短篇小说的了解,除了上学时的课本,和一本分文学爱好者的偏爱,几乎绝迹,随之,短篇小说在文学小说里的影响力也就越来越小。

  而中长篇的小说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你可能没看过玛格丽特的《飘》,但你一定看过维克多•弗莱明的《乱世佳人》,你不一定看过史蒂芬金的《四季奇谈》,但你一定看过《肖申克的救赎》等等,而短篇小说,你似乎只能通过阅读名家的短篇小说合集,来了解莫泊桑的《项链》,契诃夫的《变色龙》,欧亨利的《麦琪的礼物》,博尔赫斯的《沙之书》,别无他法。

  计算机和网络技术的发展,进一步强化的电影和电视剧的重要性,为了逃避电视和电影审查的严苛,各方博弈,网剧诞生了。网剧的诞生进一步加强了长篇的地位,一些网络小说也开始登上历史舞台。但另一个方面,一些短片也开始出现在网络上,得到大家的喜爱,但似乎没有人把短篇小说改变成短片电影,起码没有大导演做这些。

  但是2016年发生了一件大事,曾就职于迪士尼、一手缔造了梦工厂的CEO杰弗瑞·卡森伯格,将梦工厂卖给了美国第一大有线电视运营商康卡斯特,随后便开始重新创业,经过两年的酝酿,2018年卡森伯格成立了一家高清短视频公司New TV,并创下了世界Pre-A轮最大融资10亿美金,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迪斯尼,福克斯,索尼,华纳兄弟等大型影视和互联网公司。

  那为什么卡森伯格能得到这么多精明的投资人的青睐,因为他打算把短篇小说改变成短片电影,长度5-10分钟,而且由像斯皮尔伯格、卡梅隆、诺兰、大卫芬奇等大师级导演操刀。

  一下子,人类文学史上积累了数百年的短篇小说,从文艺复兴时的薄伽丘到20世纪的博尔赫斯,再到21世纪的爱丽丝门罗,从数中国明朝的“三言两拍”到20世纪的鲁迅,再到现在的双雪涛,一下子成了大IP,你可以想象一下,莫泊桑的《羊脂球》,博尔赫斯的《巴别塔博物馆》,鲁迅的《狂人日记》如果被斯皮尔伯格、卡梅隆、诺兰、大卫芬奇拍成短视频,你会不会有兴趣呢?这或许毋庸置疑,而且已逝的大师们还不需要版权费。

  正是因为由于人们快节奏的生活,时间和精力都碎片化,人们才考虑向短篇小说进军,不是以前的人不想拍,是因为时代不同了。当人们不满足抖音、快手这种毫无营养的15秒视频,有没有时间去大影院浪费100分钟时,伴随着像New TV这样高质量的短视频公司越来越多,短篇小说改变就会成为一个大趋势。

  一些像豆瓣阅读、ONE、简书、每读等互联网文化公司也开始大量囤积短篇小说素材,进而会带动短篇小说的大众创作,大家都开动脑筋,投入到短篇小说的创作当中去,短篇小说的春天再一次到来。

  包括短篇小说的诞生,短篇小说的黄金时代,短篇小说的白银时代,短篇小说的没落,伟大的短篇小说们,中国短篇小说演变等。

  从今天起,我要腾一点时间给自己, 或读书,或写字,或歌唱,或吟思。 从今天起,我要腾一点时间给亲人, 发讯息,打电...

  原创/氧气是个地铁(大梦) 我认为,只有最朴素的标题反而更能够更具体地描述出这场世界杯决赛,找过太多好看的形容词都...

  昨晚下班路过高中,高中外头停着两辆农柴,上面堆满了书,嗯,毕业了,是该卖书了。 高中的时候,我把记得满满笔记的书本...

  狐狸小姐昨天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并未来得及细看周边,今天再走过来时的路已觉是不同光景。 猴子先生家...

  我才20岁可是我却像有了40岁的身体和70岁的向死之寄托 每天24小时一大部分都在想别人怎么了 怎么好像又对我有意...

标签:短篇小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