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在英文世界中的传播

天富诗歌 2019年11月21日 21:42:19 阅读:73 评论:0

  杨宪益;选集;鲁迅作品;译者;外文出版社;翻译;鲁迅小说;中国;译作;杂文

  今年10月19日是鲁迅先生逝世八十周年,今人对于先生最好的纪念方式莫过于不断研读他的作品。鲁迅作品在国内的出版可谓硕果累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新版本出现,今年更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而其作品在海外的传播情况又如何呢?为此,本报特意约请国家图书馆副研究馆员李晶博士对鲁迅作品在英文世界的译介情况和所引起的反响作了一番梳理。

  回首近一个世纪来的译介历程,有些译作与译者是格外醒目的,尤其是中文外译大家杨宪益与戴乃迭伉俪。他们因翻译《红楼梦》英文全译本而广为人知,但很少有人了解,与他们的译介生涯相始终并对他们的翻译与著述影响至大的,是鲁迅的作品;鲁迅也是古今所有中国作家当中,他们翻译作品数量最多的一位。不仅如此,杨宪益先生还大力推动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至七八十年代鲁迅作品英译的选题与编纂工作。他们合译的《中国小说史略》及其他鲁迅作品,历经重版重印,迄今仍是海外中文教学与中国文化研究者的必备书。可以说,鲁迅在英文世界中的面貌,泰半在杨氏伉俪笔下勾勒而成。不过,其他译者的贡献也不少,值得认真回顾。

  本文所引原文为英文者,均为笔者自译。为行文简洁计,鲁迅专著及作品集在正文中不注译者或书名的英文,详见文后所附由笔者整理的鲁迅作品英译本一览表。

  鲁迅作品的第一个英译本是《阿Q正传》,由美籍华人梁社乾完成,1926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初版。此译本曾经鲁迅亲自审校,初版之后,又于1927年、1929年、1933年多次重印,产生一定影响。

  1931年,青年学者冯余声完成鲁迅散文诗集《野草》的首部英译,也曾交予鲁迅审读,鲁迅还为此写下短序;惜乎译稿毁于战火,未能出版。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上海的英文周刊《大陆报》(The China Press)又刊登了林疑今、林玉霖、蒋学桢等译者翻译的鲁迅短篇小说。同时期还有一位译者是美国汉学家金守拙(George A.Kennedy),他翻译过《药》《故乡》《孔乙己》等短篇,也刊登在上海的英文刊物上,一部分收入顾宗沂编选的汉英对照《鲁迅短篇小说选》,在上海出版;另有一部分收入美国译者伊罗生(Harold R. Isaacs)编选、1974年由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的《草鞋脚:中国短篇小说选,1918-1933》(Straw Sandals:Chinese Short Stories, 1918-1933)。

  1936年,伦敦出版了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编辑的《活的中国:当代中国短篇小说选》(Living China: Modern Chinese Short Stories),其中收录七则鲁迅短篇小说,还有斯诺根据他对鲁迅的访谈而撰写的鲁迅简传。同一时期,美籍华人学者王际真也将部分鲁迅小说译成英文,在上海的《天下》(Tien Hsia)月刊及美国的《远东》(Far East)杂志陆续发表,这些译作于1941年由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结集成书,题名为《鲁迅选集》,成为英美出版界正式出版的第一部鲁迅小说集。1944年,哥大又出版王际真选译的《当代中国小说选》(Contemporary Chinese Stories),其中除老舍、巴金、张天翼等作家的作品外,也收入此前选集中未收录过的《端午节》和《示众》两篇鲁迅作品。王际真译本准确流畅,颇受好评,几经重印,是当时英美学人研究鲁迅的主要用书。

  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上海涌现过一批鲁迅作品选的英译小书,均为中英文对照,篇幅不长,印量可观。1941年,中英出版社推出顾宗沂编选的英译《鲁迅短篇小说选》;1943年,北新书局创办人李小峰以笔名“林兰”编选《呐喊》出版,收录《狂人日记》等五篇;1947年,世界英语编译社又推出现代文学丛书六种,半数为鲁迅小说:王际真英译《高老夫子》、柳无垢英译《祝福》,还有陈立民英译《伤逝》(前两者1942-1943年首印于桂林,远方书店出版);1946年,北新书局出版赵景深编注《现代中国小说选》与《现代中国小说续选》(Contemporary Chinese Short Stories, Vol. Ⅰ, Ⅱ),前者收录鲁迅小说两种,1948年又推出赵景深编注的鲁迅小说专集两种《呐喊》与《彷徨》,分别收录两部小说集中的六七种作品。

  1952年,杨宪益、戴乃迭调至北京新成立的外文出版社工作,次年出版了他们合译的《阿Q正传》。他们在外文社的重点英文杂志《中国文学》供职多年,多数译作都在该杂志先发表,再结集成书,鲁迅作品也是如此。1954年,他们译的第一版《鲁迅小说选》出版,选译了《呐喊》《彷徨》《故事新编》中的十三篇作品,并附有冯雪峰长文《鲁迅生平及他思想发展的梗概》英译。

  1956至1961年间,杨氏伉俪陆续翻译、出版了四卷本英文版《鲁迅选集》,第一卷中收录鲁迅多篇小说。1960年,《鲁迅小说选》又出新版,删去冯雪峰长文,正文前增添叶以群的《鲁迅生平与短篇小说》一文,作品增补至十八篇,《阿Q正传》也收录在内。此版正文后来屡经再版再印,英美出版的鲁迅小说选集也多以此为底本。1961年,杨宪益、戴乃迭翻译的《故事新编》单行本也由外文社出版。

  1970年,牛津大学出版了英籍译者詹纳选译的《现代中国小说选》(Modern Chinese Stories),收入鲁迅的《孔乙己》《故乡》和《祝福》;不同于其中绝大多数作品,这三篇不是由詹纳翻译,而是选用了杨宪益、戴乃迭的译作,译者说明中也强调了这一点。詹纳曾在北京的外文出版社供职,与杨宪益、戴乃迭熟识,后来又翻译过《西游记》与鲁迅的诗歌。

  1973年,牛津大学出版社同时在英美出版了戴乃迭选译的《无声的中国:鲁迅作品选》。此书著作权人虽仅署戴乃迭,译作实为杨宪益与戴乃迭合作而成。这部作品选从《呐喊》《彷徨》《故事新编》《朝花夕拾》《野草》中选译了小说、散文与散文诗,并选译了从《坟》到《且介亭杂文末编》十一部杂文集中的杂文,外加《无题》《悼杨铨》等旧体诗,原作的创作时间基本涵括了鲁迅的整个文学生涯,是很有代表性的一部选集。据戴乃迭撰写的“导言”所述,书中译作绝大多数都来自她和杨宪益合译的外文社四卷本《鲁迅选集》修订版。值得一提的是,书中还包括了四卷本选集中未收录的一些作品,如小说《白光》、鲁迅回忆童年生活的《狗、猫、鼠》,还有杂文《娜拉走后怎样》。此书出版后颇受好评,有学者称:

  这部选集怎样受欢迎都不过分。我们可以将它推荐给所有学习中国文化的学生,以及广大普通读者。对于英文世界中想要了解当代中国文学的人士而言,这是一份不可替代的贡献。

  1974年,杨宪益、戴乃迭翻译的《野草》单行本出版;1976年,他们翻译的《朝花夕拾》单行本问世;1981年,他们翻译的《呐喊》《彷徨》单行本又相继出版,出版者均为外文出版社。这几种单行本虽然篇幅不长,但屡经再版、重印,又由英文版陆续改换为中英对照版、插图版等,海内外均有印行,影响深远。

  1990年,夏威夷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美籍学者威廉·莱尔翻译的鲁迅小说集《狂人日记及其他小说》,得到鲁迅研究者、诗歌译者寇志明的高度评价。寇志明赞赏莱尔在译文语言打磨方面的努力,并认为他比以往任何译者都更注重鲁迅“尖刻机智的风格、新颖独特的语言……笔下人物形象的痛苦与辛酸”。

  进入二十一世纪,英国企鹅公司出版了执教于伦敦大学中国史专业的学人蓝诗玲翻译的鲁迅小说全集——《阿Q正传及其他中国故事:鲁迅小说全编》,其中除《呐喊》《彷徨》《故事新编》的全部作品外,还译出了鲁迅早期以文言写就的短篇《怀旧》。译作正文前附有鲁迅创作年表和译者撰写的长篇“导言”,还整理出一份“延伸阅读”书目,推荐了三种英译鲁迅作品及十余种鲁迅及其他现代中国文学研究专著。专著作者包括夏志清、李欧梵、杜博妮等英美学人,推荐译作则为杨宪益、戴乃迭合译四卷本《鲁迅选集》、威廉·莱尔翻译的《狂人日记及其他小说》,以及杜博妮翻译的《两地书》。此书内容丰富,译介结合,适合英美高校学人使用,对普通读者来讲,也是了解鲁迅作品与研究的一份好资料。加州大学历史系教授、现代中国史专家华志坚(Jeffrey Wsserstrom)誉之为“企鹅经典丛书自出版以来意义最大的一部作品”。

  鲁迅的诗歌与书信不如小说受人关注。1979年,才有香港出版大陆学者黄新渠翻译的《鲁迅诗歌》;1982年,外文出版社出版了詹纳编译、校注的《鲁迅诗选》;1988年,美籍华人学者陈颖翻译出版了《鲁迅诗歌全译》。1996年,英语世界中的资深鲁迅研究者、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学者寇志明出版《全英译鲁迅旧体诗》一书,正文前有译者自撰的长篇“导言”,先对鲁迅旧体诗作出整体性介绍,继而分“赴日及归国”、“五四时期”、“同路人”三部分,对鲁迅的文学生涯及社会活动进行了评述,文后附有详注。书中译文为中英文对照,中文全文标注汉语拼音。这是鲁迅诗歌最全的一部译作,也是首部以韵体诗来翻译的译作。

  2000年,北京的外文出版社出版了中英文对照版《两地书:鲁迅与许广平往来书信集》,译者是英国资深汉学家、首部《鲁迅传》译者杜博妮。两年后,杜博妮又在牛津大学出版专著《现代中国的情书与隐私:鲁迅与许广平的私人生活》(Love-letters and privacy in modern China : the intimate lives of Lu Xun and Xu Guangping),为牛津“当代中国研究”丛书之一。此书以书信为基础,详细梳理了鲁迅与许广平相识相恋相伴的历程,以及二人感情生活对鲁迅思想与写作的影响。

  杨宪益、戴乃迭的译作,多年来不断有英美出版社购买版权推出新版,至2003年,长期出版高校读物的美国诺顿公司又重新推出了杨宪益、戴乃迭翻译的《鲁迅小说选》,并约请美籍华裔作家哈金撰写了长篇导言。北京的外文出版社也频频重印杨氏伉俪译作,长销不衰。2000年至2006年间,外文社陆续推出汉英对照版“经典的回声”丛书,入选书目三十种,其中鲁迅作品九种,七种为杨宪益、戴乃迭译作:《呐喊》《彷徨》《故事新编》《野草》《朝花夕拾》《鲁迅散文选》《鲁迅小说选》,另两种为詹纳译《鲁迅诗选》与杜博妮译《两地书》。2016年,外文社又推出汉英对照版“中国经典外文读库”,截止8月初,已出版十四种,其中鲁迅作品五种,除詹纳译《鲁迅诗选》外,《朝花夕拾》《阿Q正传》《野草》与《故事新编》均为杨宪益、戴乃迭译作。

  从上世纪二十年代到今天,鲁迅在英文世界中的传播经历了上世纪上半叶的发生与发展、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高潮,九十年代至今佳译频出的新时期,已经形成一定规模。既有成果中,小说是不争的译介重点,诗歌、书信也不乏佳译;但鲁迅作为文学研究者与杂文家的代表作,译者只有杨宪益与戴乃迭;对鲁迅杂文的认知与评价,他们的观点也有别于许多作家与研究者。

  海内外译者在翻译鲁迅作品时普遍采取了译介结合的形式。从上世纪的早期译作,到二十一世纪香港出版的中英文对照教材,正文前后常附有对鲁迅家世生平、创作背景、思想理念的介绍。在所有译者当中,杨宪益先生所起的推介作用是首屈一指的。

  杨宪益、戴乃迭对鲁迅的翻译始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牛津求学时期,当时他们就翻译过《野草》与《朝花夕拾》中的篇章;1940年归国之后,他们在中央大学和国立编译馆任职期间也在翻译鲁迅作品。五十年代初开始,北京外文出版社向全世界大力推介鲁迅作品,诚然是国家外宣政策所需,但杨宪益、戴乃迭对鲁迅作品的熟悉、推崇与大量译稿的储备,在选题的确立工作中是必不可少的因素。尤其是五十年代开始的四卷本《鲁迅选集》,选篇、注释与出版进度的把握,都有杨宪益、戴乃迭的深度参与。

  这套英译本首版第一卷出版于1956年,至1961年全四卷陆续出齐;1964年第二版,关注者较少;1980年又出了第三版。每次再版都有改动,多为增补,两位译者也在对译文反复打磨。第三版的修订和增补最为明显,增入旧版成书后又发现的鲁迅佚文。1973年版《无声的中国》里包括的《娜拉走后怎样》等文章,也在第三版中补入,部分作品的译名与正文也有修订。这套《鲁迅选集》是外文社早期的重点出版物,也是该社及其他国家将鲁迅作品译成多种小语种译本的底本,对于鲁迅作品在世界上的传播居功甚伟,其历史背景与内容特色均值得一提。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进入外文社工作后不久,杨宪益就主动向单位提议,应该系统地将鲁迅作品译成英文,这一建议得到了首肯与支持。这套文集的内容编选主要是杨宪益和冯雪峰合作完成。冯雪峰是鲁迅生前友人,当时又担任人民文学出版社鲁迅编辑组组长,二人合作既能详细了解鲁迅作品的社会历史背景,确定译介重点;更能最大限度地利用鲁迅作品搜集、整理工作中的新成果。1980年新版(1985年二印)的护封上这样介绍:“这部四卷本的选集已将作者最重要的作品收录在内。”是否如此呢?不妨对选集内容细观一番。

  《鲁迅选集》除第一卷为小说、散文诗与回忆散文选之外,后三卷全部为杂文选。各卷编排均按作品写作与成书年代为序,并在目录中注明。第一卷收有小说十八篇、散文诗十九篇和回忆散文九篇。小说部分涉及《呐喊》《彷徨》与《故事新编》,并收有《〈呐喊〉自序》一文;后两部分则分别取自《野草》和《朝花夕拾》,全卷作品时间跨度为1918至1926年。(1985年版中又增入鲁迅写于1936年的《女吊》和《我的第一个师父》两文。)

  第二卷共收杂文七十四篇,系从《坟》《热风》《华盖集》《华盖集续编》与《而已集》中选出,作品时间跨度为1918至1927年。(1985年版中又增入《无声的中国》等文。)

  第三卷收杂文九十七篇,系从《三闲集》《二心集》《南腔北调集》《伪自由书》与《准风月谈》中选出,作品时间跨度为1928至1933年。

  第四卷收杂文七十六篇,系从鲁迅最后四本杂文集《花边文学》《且介亭文集》《且介亭文集续编》《且介亭文集末编》中选出,时间跨度为1934至1936年。

  综合来看,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陆续出版的四卷本《鲁迅选集》已经将鲁迅全部作品收录大半,八十年代新版又有增补。正文内容之外,每卷文前均附编者前言。四卷本前言体例统一,内容均为选编情况的详细说明、该集作品写作时的历史背景介绍、鲁迅在该时期内的思想与写作重心分析,并在书末简要介绍未入选集中的作品,说明未加收录的原因。此外,第一卷正文之前、编者前言之后,还收入冯雪峰的长文《鲁迅生平及他思想发展的梗概》。第四卷正文之后,又附有鲁迅译著年表与中国历史系年表各一。通过这套选集,读者尽可对鲁迅简洁明晰、犀利而不失幽默的写作特色有所领略;而编者前言中的介绍与附录译著年表,又为读者了解鲁迅文学活动的全貌提供了最大的可能。这套选集自上世纪六十年代起就受到海外学人的关注,迄今仍是英文世界了解鲁迅杂文作品的主要用书。

  海外学术界多为推崇的一部鲁迅专著是《中国小说史略》,此书的英译也是杨宪益、戴乃迭合作完成,迄今未见其他译者复译。英文版初版于1959年,布面精装,封面标明此书是当时外文社“中国知识丛书(China Knowledge Series)”的一种。这也是鲁迅此著的第二个外语译本,仅迟于1935年出版的增田涉所译日文本。

  鲁迅原著的意义不言而喻:这是首部对于中国叙事文学的系统梳理与分析。英文版虽翻译于“”期间,时间有限,但还是很见用心的。正文前有英文“出版说明”,应为译者撰写。其中阐明,这部小说史是鲁迅根据1920至1924年间在北京大学讲授小说史的讲义整理而来,并简要介绍了原著的成书与出版过程,说明1930年版是中文定稿。正文后有附录两种,均为相关资料的英译:一是《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一是《〈中国小说史略〉日本译本序》,这就是译者匠心所运之处了。两文前都有简要的译者说明,交代资料来源与译介宗旨。“变迁”说明中交代此文“近年来才发掘出来,过去未见于鲁迅作品集中……鉴于这些讲稿与《中国小说史略》的问世时间相去不远,或可作此书的一个概要来看。讲稿对书中一些观点与论述有所扩展,对于研习中国古典文学与小说史的读者而言应是很有价值的材料。”并附注此文原为1924年7月鲁迅在西安讲学的讲稿,经他本人修订后收入1925年印行的《国立西北大学、陕西教育厅合办暑期学校讲演集(二)》。而“日译本序”前的文字则说明了此文首见于日本东京赛棱社1935年出版的《中国小说史略》日文版。

  《中国小说史略》中文底本出自人民文学出版社整理出版的第一版《鲁迅全集》,出版时间是1959至1961年,主持编辑工作的也是冯雪峰。值得关注的是,《史略》收入《鲁迅全集》人文版初版第八卷,该卷还收录了《汉文学史纲要》,《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作为附录,卷中并无《史略》日文译本序一文。外文社的鲁迅作品英译本虽以人文版为底本,但从中英文内容的差异及《史略》出版说明来看,两位译者并非简单将原作译成英文,而是在理解原作的基础上,尽量搜求相关资料附上,为英文读者呈现一个较为全面的鲁迅面貌。从再版情况及域外书评来看,这种努力也的确得到了读者的认可。

  英译《中国小说史略》自1959年初版后,分别于1964、1976年出了第二版、第三版,2009年,外文出版社仍有新印,系该社“学术中国”丛书(China Studies)之一;2014年,美国China Books公司又出新版,依然保留了《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一文。正文前约请美国汉学家、《三国演义》全译本译者罗慕士撰写了新版前言,文章虽短,却是当代英美汉学界学人对此译著的评价,不妨一观:

  原书虽是数十年前为中国受众而写,但对世界各地研究中国文学与文化的学生与学者而言,这部“史略”仍然必不可少,颇具启迪。

  鲁迅小说在英文中的译介与《红楼梦》很有些相似之处,王际真与杨宪益、戴乃迭都是不同时期的重要译者,他们的译作也都历久弥新;此外,原著都是汉语言艺术的集大成者,多年来一直是英语世界了解中国文化、学习中文的教材。

  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上海的几家书局就曾出版过中英文对照版鲁迅小说选,既供中国人学习英文使用,也是在华英美人士了解中文的读物。1967年,耶鲁大学出版美籍学者威廉·莱尔编选的《鲁迅小说集》(英文题名直译成中文应为“鲁迅读本”)。这部选集并非中英文对照,而是中文原文为主,重点字词详加英文注释,是给美国学生学习中文用的高阶汉语教材。此书颇受欢迎,1970年推出第二版,直到1976、1977年还在重印。

  1979年,香港中文大学出版了《鲁迅小说集词汇》一书,编写者是香港翻译家刘殿爵。此书1982年出第二版,后屡经重印,至2005年仍有新印,港澳与英美都有中文专业师生使用。书中介绍,英国汉学家、翻译家卜立德(D. E. Pollard)曾以此书为学生授课,并总结出修订意见,新版已据以修订。此书的中文底本也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鲁迅作品,不过不是全集,而是1955年的单行本《鲁迅小说选》。成书形式为左页作品原文,右页重点词汇;词汇页并列三栏:繁体中文、汉语拼音与英文释义对照。从不断印行的情况来看,这种形式的鲁迅教材是颇受欢迎的。

  2002年始,香港中文大学出版了“中国现代文学中英对照系列”,精选名作名译,兼顾语言与文学特色,并邀请知名学者为每一部书撰写前言,详细介绍作家生平与创作特色。此系列已出版的作品包括巴金、萧红、茅盾等,仍以鲁迅作品最多,包括《祝福及其他》《阿Q正传》《野草》三种,选用的是杨宪益、戴乃迭译文。

  近年来,海外汉语教学依托网络与多媒体技术,又有出版公司建立网站,选取现当代名家作品,纸质出版物与在线教学结合推出。美国出版的“捕捉中文”丛书即是一例。鲁迅作品含专著三种:《呐喊》《阿Q正传》《祝福》;另有《中文杂文》一书,将鲁迅与胡适、朱自清、周作人、林语堂等几位作家的散文与诗作结为一集,列为中文教材。此系列也是中英文对照,全文带拼音,疑难词汇加注,并可从相关网页下载音频资料对照学习。此系列选用的也是杨宪益、戴乃迭英译。

  最新在线版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中有“鲁迅”的词条,具体内容包括“简介”、“青年时代”、“文学生涯”、“上海岁月”及“延伸阅读”几部分内容。“简介”中对鲁迅的定位如下:

  中国作家,公认为二十世纪中国最伟大的文学家,也是一位重要的批评家,以针对中国的历史传统与现代状况写下的犀利而独到的杂文著称。

  结合此言来回顾九十年来的译介史,杨宪益、戴乃迭合译的四卷本《鲁迅选集》的价值愈加凸显。鲁迅小说的艺术成就已有定评,随着时间推移与社会变迁,相信还会吸引新的译者来复译;但他杂文的价值与意义还远未得到应有的评价,况且,他抨击的一些“传统”与“现状”也并未消失。另一方面,在当下的向外译介热潮中,简要回顾既往译者做出的努力,看他们曾经怎样致力于改变“无声的中国”,是不无裨益的。这里不妨再听一听鲁迅九十年前写下的话:

  但总可以说些较真的话,发些较真的声音。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必须有了真的声音,才能和世界的人同在世界上生活。

  上表收录译作共计四十种。仅收录能检索到确切信息者,恐非鲁迅著作英译全部;仅统计鲁迅专著或文集,不含多人合集;多种译本历经再版再印,此处仅列初版首印。李晶 辑注

标签:外文诗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