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散文故事

天富散文 2019年12月10日 12:30:12 阅读:33 评论:0

  地铁里多的是人来人往,光影交错。第一次见到他,他穿着白色的T恤在地铁的反光玻璃前看着自己的脚尖发呆。我不由地凝望了他许久,看着他微透的指尖有意无意地打着某种节拍,看着他稚气未脱的脸颊一副冷言寡语的样子,我想,他大概是个十分内敛的男孩,与我一样,喜欢在纷乱的环境中沉浸自己。

  不期而遇,我们都选择了地铁最后一节车厢,他选择了车厢最角落的位置,面向地铁的尾部。末尾的车窗有个特色,可以看到地铁车尾后那些暖黄色的灯光随着车厢速度加快远离视线,进入了沉默的黑。几站后,随着广播响起,他摘下了白色的耳机,先我一站离开了地铁。那是一种惊鸿一瞥的心动,隐隐约约地笼罩了心头。

  也许是工作时间相同,每晚9点,我们都会在地铁最后一节车厢不期而遇。他时而闭着眼睛听歌,时而看着车窗外的暖色灯光。有时他会戴上一顶黑色的帽子,帽檐压得低低的,遮住了来往的视线,有时他会背着一个皮质的背包,背包重重的,没有完全拉实的边缘漏出了几本书的页角。我微微有些诧异,不知何时起,竟已观察了他那么多的细节。而事实,却只是我站在这头,他站在那头,距离不远不近,即使眼神偶尔可以碰触在一起,也是一秒内的分离。

  那时候,我会冲动地想,下次遇到,我一定要去主动同他讲讲话,可事实却因为胆小,即使反复推敲,也从来不敢靠近。我站在角落凝望着他的背影,无数次幻想着如何对话的场景,但总觉得突如其来的搭讪显得太过刻意与怪异。

  直到一次大雨,我拿着地铁口买的透明雨伞狼狈地被人挤到了他的身边,我的头发滴着水险些弄湿了他的衣角,我小声地对着他抱歉,他却好似没有听到。这是我第一次与他靠得那么近,甚至可以听到他耳机里微微的音乐声。我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心想,我该如何适当地挑起话题,忽而意识到他并没有带伞,或许到了地铁口,我可以用手中这把透明的小伞送他一程。我怀着满心的期待与欢喜随着他提前下了车。下班的高峰期,因为大雨留在车站里等雨停的人很多,我的脚步刚想靠近就被人流挤散在了过道里。

  我焦急地望着不远处的他,看着他压了压帽子便冲进了雨里。我傻傻地站在原地,待了许久,然后意识到,这个故事忽如其来却又没有结局,只是一场我自导自演的独角戏。但它的确让我曾经心无波澜的生活充满了希冀与渴盼,忽而觉得自己是侥幸,在这段不固定的喜欢中,我并没有投入什么时间与精力,却让每天荒芜的心灵充满了异样的色彩与期待爱情的希冀。

  再后来,我再也没有刻意地去乘坐那节车厢,我庆幸没有人见到我那天雨后的狼狈,也庆幸我向来坚强与善于自我安慰。很多人告诉我他们喜欢皆大欢喜的结局,可越是在意就越容易失去,所有的故事也不一定要在欢乐与悲伤中做二选一决断。我喜欢给故事留白,喜欢感受每个故事发生的过程中所带给自己的改变,不抱怨,不强求。我知道只有顺其自然,才更能自在。

  那是一段灰色氤氲的时光,站在微微粗糙的沙滩上,看着白色的浪花不断地打湿裙角。海水晦涩地漫过白色的布鞋,缓缓延伸向小腿,大腿,指尖……当漫过嘴角时,咸涩的味道顺着喉咙落入心底,点点滴滴的回忆像入了水的棉花糖,消失不见却无处不在。

  不远处有一对牵手的男女,女孩专注地踩着浪花,男孩随性地玩着手机。他们彼此专注着自己眼前的事,偶尔抬起头对上对方的眼睛,漠然一笑,静谧且安好。兴许长时间的陪伴,语言和兴趣都成了其次,相处得轻松而惬意才是更重要的。所谓生活,不过是柴米油盐,简简单单地去相处去完成。

  我长久地盯着他们的背影,就好像眼前描绘出了画框,他们在画中并不醒目的一角,却充满了温暖与柔和的光芒,这样微妙的相处方式,让人觉得恋爱真是一种治愈他人又治愈自己的美妙。

  只可惜,太多身边的故事都以分离为结局,人们往往喜欢把他们称为事故。在一起时冒着红心的你侬我侬,爱得生生死死的痴男怨女,得一求二的毫无满足,显得每个人都如此得深情,仿佛他们分分秒秒都离不开自己的爱人,而结局时漠然转身的独处,又忽然如释重负地放下。

  我想,这些故事的结局,不是因为爱得不够,而且因为爱到纠缠窒息,累到无法相处。

  所幸很多时候,我依然喜欢一个人。可在岁月的轮回中,我又担心会独自老去,倒不是怕青春失了颜色,散了独有的馨香,只是因为还没能找到最合适的方法与他片刻相依,那种自然而然的舒适,可以消散心头所有的不安,成就最自在淡然的自己。

  我提上行李箱最终决定回家,这个充满着恋爱气息的城市机场上空蔓延着不舍和放下。安检口,一个背着红色小包的姑娘一步一回头地望着不远处的恋人,在踏入安检口时,她忽然又奔向了他的怀抱,而后便是诀别似的亲吻。男孩目送她离开后,我看见他轻微地喘了口气。莞尔,无论爱情还是婚姻,都是越简单越幸福。

  宿命终是无法改变,雨后花落,日出后新的美好又会升腾发芽,思绪就像蒲公英的种子随风放逐,无为追思,回忆也再不泛滥。任淡然的灵魂漂泊,直至一个肩膀,再无彷徨。

  当我们为求而不得而苦恼时,有没有想过我们之所以得到或者得不到的人或物,是因为原本他们就不属于我们。命运这个老皇帝总是喜怒无常,以捉弄人为乐趣,所以时常害得我们在苦与乐之中兜兜转转,反复得失。

  我身边总有几个遭遇老公背叛或男朋友出轨后怨天怨地的女人。她们总说,他曾经对她是如何如何的好,现在却把这样的好给了别的女人。她们开始怀疑自己,怀疑在感情的最初他有没有爱过自己,如果爱过,为什么会落得如此田地,可倘若没爱过,爱情最初的悸动难道都是假的?

  反反复复分析,她们口中最初的“好”,大致就是他曾为了她求而不得,为了她的一句话,或喜或悲。而最后她坠入他所编织的情网,把自己对未来所有的希冀寄托在这个男人身上后,却发现对方早已不在原地了。

  不由想起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的唐晶,独立果决,人生的每一个决定,每一步方向,都对自己负责,并由自己去承担结果。谁都有内心疲软的时候,谁都希望有人替自己扛起人生的大旗,站在前方为自己遮风挡雨。

  但是,每个拥有梦想的女孩,都应当明白,只有靠自己挥洒汗水所得来的成果才会真正属于自己,而独立自信才是生路上披荆斩棘的刀刃。

  老胡同的拐角处有一家花店,女孩在那灰色而又方正的街角里静静守候着自己的世界。花店的二楼有一扇小小的木窗,每次打开可以听到断断续续的钢琴声。她喜欢坐在这里,手指会随着音乐的起伏跟着飞舞起来。

  她大概二十五岁左右,每天早上花匠会为她送来新的花草,她会把它们插在玻璃瓶子里,郁郁葱葱的一束,看着它们静静地散发着自身的清香。只是她一直不知道,有个男孩喜欢骑着一辆老式自行车,装模作样地经过她的店门口,看她细心打理花草的模样。

  男孩的琴房在拐角的另一个方向,他总是穿着一件白色干净的衬衫坐在钢琴前,形态优雅。而她会时常捧着一束马蹄莲送到男孩姐姐的手里,再隔着玻璃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肆意舞蹈,可惜她不知道,男孩总在她出现的时候为她弹奏那首花房姑娘。

  感情最初的形态便是抱着内心深处的一抹浅喜,期待着每一次的相逢。那天,他终于踏入她的花店,带着自己种植的玫瑰花,傻乎乎地让她鉴定品种,女孩笑着告诉他,这其实是常见的野蔷薇。

  他不再言语,只是这样望着她。胡同里,柳絮飞扬,琴声回荡,两人的内心已不动声色地谱写了一段地久天长。

  不是所有的人都会相遇,但渴望幸福的人,总会在前方拐角觅得知音。老天总会在你的墙头开一扇窗,那里会爬满绿色的爬山虎,充满芬芳。

  认识她时,他们两人已同居3年,柴米油盐的生活日日都平铺直叙,日子简单到毫无激情。他和所有顾家的男人一样温柔,喜欢起得比她早一些,日日在她床头柜上放上一杯温水。

  直到她遇到了他,那一天他的眼神十分直白,她所有的意识都被这个男人的魅力所主宰,他就像一场暴雨中的闪电,不由分说地扫荡着她荒芜的内心。在她的面前,她看到了生活另一番面貌,一种心智上男友从未给她带来过的全新挑战。

  那个人就像一场旋涡,在她平静的心湖勾起涟漪。在随后的见面里她虽然紧张,可不该发生的还是随着那丝犹疑发生了,再然后便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最大化的索取后的消失不见。

  于是她便陷入了一种痛苦,一种对自己的偏执。她很快与同居三年的男友划清界限,开始了对一个冰冷的男人狂烈地追求。她说自己是个自虐狂,放着身边唾手可得的温柔不要,飞蛾扑火般地想去感化一颗决绝而又冷酷的心。

  但她并不了解,那并不是他冷酷,而是一颗早已不再相信爱情的心,现实没收了他所有的温度,他看不到她所谓的痴情,他只是把她们这样的女人当成一种人生路上的战绩。 对于这样的人,也许一开始会对你毫不掩饰地表述喜爱,但得到后他便转身离去,直到你把自己所有的温柔都搭进去时,你才会发现你最需要的还是身边的那杯温水。

  爱PIA戏,YY PIA戏剧本网,广播剧,CV配音 - 你执笔染世界,我倾音绘人生

标签:短篇散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