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会短篇散文

天富散文 2019年12月10日 16:31:54 阅读:37 评论:0

  (前一阵的文字,忘了是去年还是前几个月的,修改了部分字词,也许词不达意,总是心声的呈现……)

  节气进入“小暑”第二天,天也确实如往年一样热了起来。想想,天也是到了应该热的时候了。不像前一阵,虽已入夏,接二连三的雨天,倒是有了几分秋的清凉与萧瑟!

  三十多年过去了。当年这个时刻,适逢高考的我,正在那母校的平房考场里亲身感受着天气与精神双重的煎熬,冲刺在三天七(门课)场考试的跑道上,经受着夏的酷热、前途的诱惑。希望等到一纸秋的走向那新的更高的学堂的邀请函。虽然,结果无法预料,毕竟跨过了顶选的那道坎,真正的考场还在酷热里等着,心中却已充满对那薄薄的带着大红印章的邀请函的期待,耐受着那漫长的三天!

  三十多年过去了,当年那如愿等来的、改变命运的、秋季的邀请函,伴我走向离家更远的地方、走向了人生的转折点。

  如果说那是一个机会的话,现在看来应该说还是公平、公正的。那曾牵动无数年轻人及家人的高考,每每改变着莘莘学子的命运,一场考试、一个分水岭,一场考试、一道坎。曾经朝夕相处的同伴从此走向不同的未来……

  应该说,那时,我是幸运的,毕竟成为了等到那秋的邀请函中的一员。机会在那一时刻青睐了我!

  人说,干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其实,机会也是如此,机会常有,能抓住机会者或得到机会青睐者不常有!

  三十多年过去了,对此的认识和理解,越来越明确越来越深刻。有说,机会于每个人是平等的。我说,机会的出现于每个相关的人是平等的,但,能抓住机会、得到机会的青睐却不是平等的。与机会机关的人,其所处的环境、信息渠道、自身条件等的不同奠立了你是否与机会密切相关,或者说,那机会的光芒是否可以照得到你!再者,机会的的创造者或有权掌控者的个人倾向、个人喜好等相关因素都多少影响着机会降临何处、花落谁家!

  多年前,曾读到一篇与此有关的文章,一个医学专业的硕士生毕业之后分配到某地卫生厅并留在了厅机关工作。在当时对于一般人应该说是幸运的,毕竟有很多人去了小地方、小医院,相对来说,这个硕士生是幸运的、机会同样在那个时候青睐了他!

  这硕士生被安排为厅长的秘书,跟着厅长大人频频出行,各种应酬缠身,厅长逢人便介绍,这是我的秘书,某某医科大学的硕士研究生。这硕士生一开始还觉得受宠若惊,厅长大人这是看重自己、把自己当做了宝贝!

  天长日久,硕士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一个偶然的机会,答案揭晓,其实,厅长大人一直拿硕士生当陪衬,用来抬高自己的身价!至此,硕士生彻悟,愤而辞职潜心专研他的专业去了。

  这也许只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它恰恰说明了机会于每个的不平等。当年想得到、能胜任者或许更多,但机会由于厅长大人一己私欲使得本应该亲临在临床一线的硕士生浪费了几许时日,况且那本不是他的志向。你还会说,这机会均等吗?!

  机会本身没有倾向性,仅仅是个机会,但它的授予者或者说可以操控它的人是有其倾向性的、有其个人喜好的。有人对于机会孜孜以求,它却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有人对于机会毫不关心,那机会偏偏相中他(她),阴差阳错!有人,能力相当、品学兼优,那机会的操控者就是不怎么待见你、有人,空有其名、徙有其表,那机会的操控者偏就看重人家,你去哪儿说理?!

  如此,那机会,如果给予了一个可能胜任的人,授予者和得到者都应该被认可,他们的选择于自己、于机会都是公允的。那机会,如果给予了一个没有能力担当的人,授予者和得到者都应该被谴责,他们是不道德的!

  三十多年前,同样是这个季节,那考场里没有任何降温的设施,连那简易的吊扇也没有。我在那三天里走过了时代的坎,走到了今天。三十年后,同样是这个季节,在这凉风习习的空间里,感受着这时代的差异。想想,是那机会眷顾了我,便有了我的今天,明天又该如何,我不知道,机会,往后的机会又有谁说的来呢?!

  机会,如同那过去大户人家小姐招亲的绣球,不是谁想得到就能得到的,这要看那熙熙攘攘的台下有没有小姐心中的如意郎君。如果没有话,那小姐应该不会扬起那如削葱根的玉手的把绣球抛出!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岁月荏苒、斗转星移,莫非,我已悄然站在了那河的西岸?!

标签:短篇散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