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他和她

天富小说 2019年12月10日 16:32:14 阅读:37 评论:0

  她赶在暴风雨来临之前赶回了家,回来的路上还买了鱼丸面外加辣炒年糕,幸好店家没有早早撤摊,不然她的晚饭又要泡汤。

  她打开了电视,把淋湿了大大衣挂好,换上了T恤和柔软舒适的运动裤,头发松松的绑在耳后,走去卫生间,指尖沾了点水揉在眼睛上,卸掉了水溶性的睫毛膏,又扯出了一块化妆棉粗略的抹去了嘴唇上的颜色。

  然后她走进厨房,将裹在塑料包装袋里的鱼丸面倒在碗里,正好电视播着一句她很喜欢的广告词:吃点好的,很有必要。

  上海的秋天在11月份,说是秋天,其实短暂的好像不曾有过一样,天气一天追赶一天的变凉。

  这样的台风天,能趁地铁停运之前带着一晚热气腾腾的鱼丸面赶回家,看着付费频道赠送的一个月免费试看节目,还有什么能比这样更美好呢。

  热面条哧溜哧溜吸着,辣炒年糕微微辣,她脸颊红润,嘴角也因为站着辣酱而红润,免费看着经典剧场重播的《Friends》,哼哼依依的跟着傻笑。

  窗外天色阴沉,,这个老旧的社区,每家每户阳台上薄铁皮制作的遮雨棚在狂风的吹袭撼动之下发出哗啦啦的奏鸣曲,好像在为台风天制造气氛。

  院子散落的横七竖八被风吹倒的自行车,不知谁家晾在阳台还没来得及收的衣服和拖把,一片狼藉,如临末日。

  面条只剩了几根,装辣炒年糕的盒子空了,Rachel帮Ross的新女友理了一个大光头,画面外用来烘托气氛的观众笑声不断,沙发空着。

  她只有一个人,不需要分神去担心是否还有家人或爱人被困在路上,像今天这样在台风来袭前带着一份热面条赶回家简直堪称完胜。

  不光是前台,此刻办公室里所有的人都在跟着在抱怨,大家希望赶在台风到来之前赶回家。是他拖住大家不许走,一定要在今天的15点27分,庆祝新的系统的上线,一秒钟都不能提前也一秒钟都不会延迟。

  152-7是系统申请的域名,而这个项目是他和团队大半年的心血成果。所以庆功宴要在15点27分开始,连香槟杯都要叮嘱人摆成1527的形状。

  本来是该有怨念的,但看见他紧张兴奋的样子,大家又觉得可爱又好笑,毕竟除了深度直男癌+无趣的技术宅之外,他还是个不错的leader。

  他说,新系统就像是他刚出生的孩子,虽然大家都没有真正为人父母的经验,可这项工作付出的心血让他感受到了对一件事倾注所有是什么感觉。

  小小的庆功宴后,他终于舍得放大家离开,从写字楼里出来没打伞,直接钻进女友的车里。

  女友捂住他的嘴却掩盖不住他那诡异的歌声,每次喝多了他就喜欢唱歌,走廊里传来邻居责怪的抱怨,女友一边慌忙道歉,一边扛着他走进家门,把他卸货在床上,很快他就睡去。

  她一路走过,每个巨大的书架之间席地而坐的读书人抬起头以面无表情的方式向她打招呼。

  每到周末,这个离家很近的,充满着日式装修风格的图书馆总是人满为患。为了抢到一个好位置她起了个大早,结果到了之后发现图书馆里到处都是比她勤奋早起的鸟儿。

  走了几圈,终于为自己寻觅到了一个不错的小窝,放下松软的垫子,坐上去,脚边放好从楼下买来的巧克力甜甜圈和热奶茶,打开一本上次没看完的西泽保彦的小说,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她胆子很小,但却痴迷鬼怪奇闻或杀人推理类型的小说。平时一个人住,像这本《解体诸因》是不敢看的,所以上个周末直到图书馆关门,还剩下一大半没有看完,整个星期一直星星念念,惦记着下面的故事,就盼着周末快点来,让她可以在这个临时征用的舒适小窝,让整个图书馆的人陪着她。

  看的入神,中间脖子实在酸痛,抬起头轻轻舒展,看到图书馆横跨两层落地窗的帘子已经被慢慢升起,到了下午,不再需要遮挡太阳光。

  天色渐渐暗了,感觉到周围有人在陆续离开,她心里开始不安,四处张望想找一个和她一样接下来也没有约会,能一直耗在这的人。

  那个人和她一样坐在木制的地板上,用图书管理员的脚凳当做桌子,噼里啪啦的敲打着键盘,脚边散落着几本工具书还有他的背包。

  只是没办法像之前那么投入了,因为要留出一直耳朵听着这摞书后那指尖敲打键盘的声音。

  天黑之后,这座图书馆所有的灯都会被打开,整个空间都被暖色的灯光笼罩着,那些顶灯、桌面上老式的台灯、和每个书架上的感应灯,交织出一幕暖心系的灯光秀,很美很温馨,可惜,看到的人并不多。

  他知道,这些书呆子不耗到最后一刻是不会离开的,此刻他心里正盘算着要不要关掉冷气才能让这些人早点离开。

  平日下班后过来吃面,老板的小女儿总忍不住偷瞄他,有时还会为他加一碟小菜。

  可今晚出现在这是不修边幅的周末装扮,小女孩收起了平日里的热情,开始不理不睬,注意力更多的放在门口的那台破旧的小电视上。

  他吃着面,看到隔壁桌有顾客离开,女孩不情愿的从电视机前走开,来到餐桌前收拾残局,她比桌子高不了多少,可做起活来一点不含糊,看起来还十分得道。她把剩下的汤汤水水都倒在一个盘子里,然后按照大小慢慢把几个碗摞在一起,大的在下小的在上,就这样一只手端着装满残汤的盘子,另一只手拿着大大小小几个碗,眼神直直的盯着手慢慢走着,路过他的时候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走回家,路过停车场,几只猫儿躺在路灯下慵懒的叫着,看见他走来,都围了上去。

  他翻了翻口袋,除了那台不会好吃的笨重的电脑之外,全身上下没有任何吃的,他只好摊了摊双手,说了句抱歉。

  像能听懂他说的话一样,确认他没有什么食用价值后,猫儿只是蹭了蹭他的腿,溜溜的就离开了。

  输好了密码,开门跑上楼梯,没走几步,想起今早被楼上邻居家装修的声音吵醒的经历,他又回到一楼,拿起签字笔在楼下的白板上洋洋洒洒写下留言。

  她把从图书馆带出来没有吃完的零食撕碎装在用纸折出来的小盒子里,放在路灯下猫儿最爱出没的地方。

  回来时已经是深夜,她不打算等到猫儿来再离开,但是又不能像平时一样清扫好现场再走,于是她选择放在里垃圾桶最近的地方,方便其他保洁人员清理。

  马路对面的小公园传来萨克斯的声音,每到深夜,一些小众艺术家就会在那里集会。

  她走上楼梯,没走几步,想起今早被楼上邻居家装修的声音吵醒的经历,又重新返回一楼大大厅,本想留下些意见,可白板上已经留着几行大字:

  不想承认这种不快乐或许和孤独相关,可又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让她在这喧嚣的城市里变得如此无力。

  20岁的时候,她向往的爱情是那种来时强烈的有如尿路感染般的爱情,耳鬓厮磨,激情碰撞

  她不在乎一个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去听演唱会,只要让她知道未来在什么地方有一个人在等着她,并且告诉她,她之前所有的孤独等待都是值得的。

  她觉得岁月再也不会留给她时间去好好认识,细细品味一个人了,在这个年纪的相遇似乎不再拥有浪漫和激情,更多的是一种互相认命的默契,一想到这些,心仿佛沉入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连续两个礼拜每天工作到凌晨,每个项目结束时的畅快和项目过程中的磨人是成正比的,所以就耐着性子这样日复一日的熬过去就好了。

  他的冷漠无趣不解风情是爱情开始时的迷幻剂,让人以为他是欲擒故纵的情场老手。

  可是他并没有高手会玩的那些浪漫手段,尽管尽力讨好,但成果不佳,恋情总是激情开始,无疾而终。

  他把头靠在扶手上,想为自己找个支点,靠上去的瞬间觉得好像压到什么东西,转头一看,是一把黑色的长柄雨伞,像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小女巫委屈的在角落。

  他在车厢里搜寻了一圈,旁边有人在看手机,有人在读报纸,没有谁对他和这个被拾到的落寞的“小女巫”有任何回应。

  前去赴约,相亲的女孩气质容貌气质颇佳,不过毕竟是第一次见面,也没有太多的感觉,整个晚餐下来给他留下印象比较深刻的是相亲的女生喜欢读推理小说, 还推荐给了他一本伊坂幸太郎的《金色梦乡》,他回家后就下单买了。

  好友列了长长的采购清单给她,她对照着去网上精心挑选,比价格,然后一一采购回来。

  直到有天,她在大大小小的盒子里发现了一个形状扁扁的物品,拆开一看,是一本伊坂幸太郎的《金色梦乡》。

  她想对照着外包装上的联系方式直接打给书的主人,但是回单上的收件人信息一片模糊。

  无奈,她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发给了粗心的派送员,提醒着如果有人来找可以联系她。

  吃过简单的早午饭,把房间打扫了一下,将洗好的衣服挂在窗外的晾衣杆上,外面阳光很好,顶着起床时的鸡窝头趴在窗口发呆。

  打电话去询问,派送员查了好久竟然告诉他送错人了,然后特别若无其事的留给他一个电话号码,说离得也蛮近的,让他们自己联系取一下就好。

  不过,如果这种如此简单的设定都能成为相识的理由的话,那恐怕这世界上就不再有孤单的人啦。

  打开游戏打了起来,没有再去下单买书,也没有再打电话过去约相亲的女孩见面。

  再没去过那间充满日式情调的图书馆,再没听过来自对面小公园的深夜演奏,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变成了地铁站牌上经常路过却不会再为此停留的一个熟悉的站名。

  看了看手表快到上班时间,她收起书塞进包包,把面前空的便当盒子扔进垃圾桶,想着现在散步回去,还可以在写字楼下买一杯拿铁。

  所以这5天,她一个人吃早饭,一个人吃午饭,没有特殊约会的话通常也是一个人吃晚饭。

  真奇怪,身边每个人好像都在叫嚷着要人介绍男朋友女朋友,但是为什么这些人却又都不合适呢?

  看着如此优秀的她,好友忍不住感叹道,等你的另一半出现的时候,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问问他为什么那么久才来。

  她躲到路边的一家小面避雨,雨雪越来越大,小面馆里开始漏水,房间里都是滴滴答答的声音。

  他和她就这样在迷宫里每个相遇的出口擦肩而过,在不经意间消磨着所谓的缘分。

  房东是一对老夫妻,儿子定居在国外,以前他在的时候,老两口很照顾他,经常过来给他送些吃的,说是帮他改善伙食。那间房自打他离开还没有租出去过,现在来新的租客需要用网络办公,老夫妻搞不懂,所以只好打给他求助。

  路口的蛋糕店还是放着同一款打折的面包,说是第二天就要撤店的十元店还在做着清仓大甩卖。

  想着晚上要不要过来试试,打着伞在门口张望了一下,没想到竟看到鱼丸面的老板在里面忙前忙后,从前的小摊位被这家精致的店取而代之。

  在便利店里买了包烟, 出来时正好看到很窄的单行路对面,一个女孩站在屋檐下迟疑着要不要冲进雨里。

  她穿的很单薄,妆容精致,看来像是要去参加朋友的聚会,如此精心打扮被淋到就可惜了,他快走了几步想追上她邀他一起撑伞,一辆疾驰而过的车阻碍了他的前进路线,等车过去,他只看到女孩在一位阿姨的伞下远去的背影。

  幸亏遇到了一个好心的阿姨在雨雪最大时撑伞将她送到地铁站,不然今天可是要狼狈了。

  到了现场,将外套放好,换好伴娘服,简单打理过自己后,投入到伴娘的职责当中。

  照顾新娘的家人,帮新娘挡酒,帮新娘换衣服.........一整天下来,疲惫不堪。

  这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家精致的单人小火锅店?每天经过这里她竟然都没有留意。

  从窗口望进去,店里只有一个男生在吃火锅,操作台后面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在和他聊天,,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但是两个人都兴高采烈。

  此刻火锅店只有他一个顾客,老板却像是有什么阴谋一样,竟然指着他身边的座位要她过来坐。

  她将选好的单子递给老板,等着上菜这会,从包里掏出本书看了起来,他看着左右两开的厚度估计着没剩几页这本书就要被读完了。

标签:短篇小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