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选刊_一路风雪_新浪博客

天富小说 2019年12月12日 15:05:56 阅读:33 评论:0

  打开邮箱,几本杂志从邮箱里掉了出来,其中一本是《长篇小说选刊》,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主办的。依然是我喜欢的风格:清新的封面,呈现着作者和作品,简洁、一目了然。

  第一次遇到《长篇小说选刊》,是在2009年,是在南京禄口机场的书亭。那是去北京的路上,在机场等机,一贯的早到,距起飞起码有两个小时,那时智能手机还没现在这么发达,没有什么可消耗时间的东西,两个小时是很无聊的。于是去逛书店--在机场可逛的东西很多,地方特产、奢侈品、玉石首饰等等,但对我来说感兴趣的只有书店--书店里大多是成功人士的励志自传,要不就是“你一定要读”的心灵鸡汤,还有一些是似是而非的名人传记、隐秘故事等,也有一架是名篇名著,另外一架就是杂志了。我在杂志架子上一眼看到了“长篇小说”,长篇小说是打发漫漫长路的最好的书了,就它了。本来只是为了打发时间才买的一本书,看第一篇小说方方的《水在时间之下》就被迷住了。

  我在北京的来回间隙里读完了小说里的两个长篇,另一篇是彭见明的《天眼》,具体内容我已不太记得,但当时一口气读下来之后的意犹未尽的感觉仍是记忆犹新。回来之后我就和小区的书报亭订了这本书,双月刊,两月一本,单月的10号之内基本能来。当时同时订阅的还有《中篇小说》、《小说月报》、《译林》,到第二年我就只订了《长篇小说选刊》了,并且持续到现在。最初的几年,选刊的小说我几乎都很喜欢:周大新的《湖光山色》,刘醒龙的《圣天门口》,须一瓜的《太阳黑子》,苏童的《河岸》,张炜的《无边的游荡》,迟子建的《白雪乌鸦》,孙惠芬的《寻找张展》等等等等,不乏有当代大家的作品,也一度以能先睹为快。

  但是最近两年我对该书就懈怠很多,每次书到不再是第一时间阅读,即便是读也住往一再中断,似乎没有了以前一口气读完的热情了。是书的内容变了,还是我的口味变了?抑或是现在可阅读的东西太多了?网络上的各类小说,各类流行作家的小说太多,又确实有很多是值得一看的,不过和小说选刊的作品基本不是一类的。长篇小说选刊的作品更多的是贴近生活的、反映当前社会形态的或是历史题材的作品,与网络小说上的传奇、唯美、灵异类是大相径庭的。本来以我的习惯这几类小说互相并不妨碍,是可以并存阅读的,但确确实实我对《长篇小说选刊》的兴趣少了很多,具体原因有待我进一步探讨。

  今天收到的是2019年第一期,有王安忆的《考工记》、张柠的《三城记》。王安忆的书我看过一些,但都只是看了个开头,没有继续读完,还是兴趣缺缺,不过这本我要坚持去读完,深度了解一下王安忆的作品风格,也算是对得起我这么多年对《长篇小说选刊》的坚持。

标签:长篇小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