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预告 王安忆长篇小说系列

天富小说 2019年12月12日 18:30:56 阅读:36 评论:0

  著有长篇小说《六九届初中生》《纪实与虚构》《长恨歌》《启蒙时代》《天香》《匿名》等十余部,以及大量中短篇小说、散文、文学理论作品。

  《流水三十章》将视角伸入人的内心,用剖析人心理活动的方式,抒写了一个女人从襁褓之中到而立之年那好似流水的生命的历程,不仅能够看到一个女人心灵的轨迹,而且还能够看到那一段特定的历史岁月。作者试图改变用故事情节和生活细节结构长篇小说的模式,在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中融合了一点浪漫主义的色彩。

  米尼是一个上海女知青,一次偶然的机会,结识了在皖北工作的上海男孩阿康,于是演绎出一段情感纠葛与生活波折的故事。一切都好像是在不经意问发生的,阿康走上了偷窃的道路。随着时代的变迁,他们由安徽的小城回到了大上海,这一对夫妻的聪敏、精明、刁钻、冷漠,对金钱的渴望,对情与欲的追求,都在王安忆对人物心理、行为及语言的细腻刻画中呈现给读者,成为王安忆上海风俗画卷中的精彩一页。

  《纪实与虚构》运用交叉的形式轮番叙述两个虚构世界。虚构的历史,这是纵向的关系,是一种生命性质的血缘关系,是一个浩瀚的工程。跃马横戈古代漠北,英雄气十足。小心翼翼又大胆妄为地越朝越代,九死一生。虚构的社会,这是横向的关系,是一种人生性质的关系,也是个伤脑筋的工程。它错综复杂,盘根交节。这两类关系放在一起有一种美丽的形式,后来我设计那纵向的关系如一棵一树,那横向的关系如周转的水波,一圈一圈荡漾开来。这是一幅田园风景。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还是中学生的王琦瑶被选为“上海小姐”,从此开始命运多舛的一生。做了李主任的“金丝雀”,使她从少女变成了真正的女人。上海解放,王琦瑶成了普通百姓。表面上日子平淡似水,内心的情感潮水却从未平息。在艰难的生活与心灵的纠结中生下女儿薇薇并将她抚养成人。八十年代,已是知天命之年的王琦瑶难逃劫数,女儿同学的男朋友为了金钱,使王琦瑶命丧黄泉。本书获得第五届茅盾文学奖。

  《上种红菱下种藕》以几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的成长经历为引线,讲述在市场经济大潮中江浙农村所发生的自觉的和不自觉的动荡转变。乡下小女孩秧宝宝因父母外出经商,不得已离开乡下的老屋子,来到城镇。小姑娘看到和经历了许许多多奇奇怪怪的人和事,不知不觉地长大了。小说描写少女心理活动、感情纠葛、成长过程,细腻精准,温婉感人。

  《桃之夭夭》娓娓叙述了上海市井之间,一个叫郁晓秋的女子半生的自尊和隐忍。她充满青春气息的美丽,在他人的眼里,被认为是刺眼的不安分的象征。而她的身世,也是市井间无数人流言蜚语的话题。在王安忆几近细碎烦琐的写实手法下,一个上海弄堂里的异数少女,出人意料地走出了一条艰难却纯净的人生道路;而上海的小市民世界,不再是故事的背景,而成为有血有肉的生命本身。

  《遍地枭雄》讲述了生活在城乡结合部的上海男孩韩燕来的一段故事,以一个全新的视角,描述了位于社会底层的都市边缘人的抗争与宿命。上海郊区普通农户的孩子韩燕来在圣诞之夜遇到的意外事件,把他从正常普通的的士司机生活轨道拉入到另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境地。小说的情节张力十足,引人入胜。

  《启蒙时代》描写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上海的几个干部子弟和市民子弟在狂飙突至时受到的心灵震撼和随之而来的对革命、理想、人生、社会的思考,以及他们从单纯幼稚的少年时代走向敏感理性的青年时代的过程。王安忆用她一贯的平稳、缜密、严实的笔法,掰开揉碎,丝丝入扣地讲述老三届那一代青年非同一般的成长历程。小说的人物刻画是从内而外的,充满哲学意味和理性色彩,这使她的小说具有更高一级的艺术真实性和更深刻的典型性。

  晚明,上海县申家造“天香园”,申柯海娶妻小绸,又阴差阳错纳闵氏为妾,于是恩怨纠缠。闵氏系苏州织工之女,有绣艺,带入申家,与小绸共创“天香园绣”;柯海侄媳希昭以书画入绣,成天下一绝。申家家道中落,侄女蕙兰嫁入平常人家,后寡居。希昭、蕙兰等以绣支撑家用,蕙兰更设幔授艺,使“天香园绣”光大天下。

  故事开始于一起阴差阳错的绑架。当绑匪把他抛在荒芜的深山,当失忆使他忘记了一切,万物恍如回到原初,当他在山野村镇遇到那些精灵一般的奇异人物,故事怎样发展,才能走向合理的结局?

标签:长篇小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