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窗外的大雨

天富小说 2019年12月12日 18:32:03 阅读:35 评论:0

  孙丽娜的咄咄逼人成功引燃了李父心中积聚已久的怒火,蒲扇般的巴掌夹裹着风雨雷电呼啸而来。孙丽娜也不示弱,尖尖的指甲照着对手的脸狠狠地招呼,同时两片涂着口红的薄唇欢快地开开合合,机关枪一样突突突突四处扫射。

  李伟杰没有心思去管揪扯在一起的父母,逃一般躲进自己房间,大力甩上门,狠狠仰面砸到床上,又翻个身改为俯卧,随手抓过枕头捂住脑袋。

  一大早 ,李伟杰看着窗外的滂沱大雨发愁。老爸的公司赶一个工程,接连几天加班,早出晚归的连个人影也见不着。

  至于老妈……老妈昨晚不知跑到哪个麻友家修长城修了一夜,凌晨三四点才回来,这会儿还在和周公进行亲切友好的交流。

  “王叔,您这是?”头盔,雨衣,雨靴……李伟杰看着门外全副武装的男人有点发懵。

  小王叔叔是名交通警察,就住在楼上,跟李伟杰的父亲谈得来,也很喜欢李伟杰。

  妈妈打麻将成瘾常常顾不上做饭,小王叔叔的妻子张阿姨就经常招呼李伟杰去家里吃饭。

  偶尔李父也跟着一起去蹭饭,次数多了闲言碎语也出来了。孙丽娜捕风捉影,就看小王两口子横竖不顺眼 。有时候打个照面,故意甩脸子不算,还非要说两句刺嚢话膈应人。

  张阿姨委屈归委屈,对李伟杰还是照样和气,只是很少再叫李伟杰家去吃饭。即使这样,还惦记着他高考,担心他吃不上早饭,一大早特意做了送过来。

  “知道你爸爸没空,今天我休班,送你去考场吧。”小王叔叔扬了扬手中的雨衣、雨靴,胖乎乎的脸上像平时一样挂着憨憨的微笑。

  穿着小王叔叔给的雨衣坐在摩托车后座上,靠着小王叔叔宽阔的后背,回味着张阿姨早晨特意送过来的“一百分早餐”,李伟杰心里暖暖的。

  小王叔叔全身都湿透了,水珠顺着额角的头发直淌。李伟杰好一点,只是外套湿了,内衣还是干的,倒不觉得难受。

  两个小时后,李伟杰信心十足的走出考场,意外地看到了红光满面的妈妈孙丽娜。

  “宝贝儿子,我来接你呀!考得怎么样?呀,你衣服怎么潮乎乎的?淋雨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省心呢?这要是感冒可怎么办呀?”

  孙丽娜天生的公鸭嗓,高调门,一开口咋咋呼呼,引得周围的考生和家长们纷纷侧目。

  “谁跟你客气了?我说小王啊,你平时挺细心的一个人,怎么今天这么大意?怎么能让小杰淋雨呢?这要是着凉感冒了影响发挥怎么办?”

  “我什么我!耽误了小杰的前程,你赔的起吗?我找你们领导去,我要投诉你!”

  好多考生和家长被吸引过来,有几个还是熟人,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李伟杰脸上火烧火燎,恨不能变身土拨鼠打个洞钻进去。

  很快事情发酵开来,沸沸扬扬的闹腾了半个月。好事者把李伟杰母子的照片放到了网上,李伟杰借着老妈的光当了一回“网红”,一出门就被人指指点点。

  有时候明明走过去了,脑后却清晰地传来叽叽喳喳的低语,像极了夜里老鼠啃东西声音。忍不住回头,却只看到几个黑的头顶或是后脑勺,连同几抹轻飘飘的似笑非笑的眼神和嘴角间不经意泄露出来的冷笑。

  回到家里,老妈不是稀里哗啦搓麻将就是抱着电话机喋喋不休地抱怨诉苦。李伟杰只好躲进房间不出来,戴上耳机听音乐、打游戏。

  整个暑假,李伟杰憋在房里 ,轻易不敢出门,见了王叔叔张阿姨更是抬不起头来。不得已出趟门,再热也要戴上帽子、口罩,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贴着墙根、街边走,尽量减少存在感。

  虽然和老爸一起特意找小王叔叔道了歉,专程去交警大队向领导说明了情况,一想起来还是心口堵的慌,像塞了一团烂棉花。

  最可气的是老妈谜之自信,丝毫没意识到自己错了,反而攒了一肚子邪火,每次看到小王两口子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说话阴阳怪气。

  接下来冷战了半个多月,也被丈母娘、大姨子小姨子轮番说教了半个月。李父一反常态,铁了心坚决不低头,一句“爱过不过,不过离婚”,总算成功堵住了孙丽娜喋喋不休的嘴。

  好在小王叔叔的领导并没有为难他,查明事情始末之后不但大大的表扬了他,而且发了奖金升了职。

  本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好不容易盼到开学,走进了心仪的大学校园,满心欢喜地开始新的生活。谁知开学第一天就被人认出来了。

  话一传开,许多同学看着他的眼神都变了,开始自觉不自觉的避开他。无论是走在走廊里还是餐厅、厕所,总能远远看到几个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的脑袋,时不时悄悄投来几道意味深长的眼波。

  “小白眼狼、没良心”之类的字眼总是有意无意争先恐后地敲击着脆弱敏感的耳膜。

  那天因为上课走神回答不上老师的提问,老师没说什么,看自己的眼神却是怪怪的。

  再次走在校园里,突然发现就连树上的麻雀都在用鄙视的眼神打量自己,被发现了才吱喳冷笑一声,趾高气扬地飞走了。

  “爸,我真的不想去学校了。很快大家都会知道,我 ,我就是那个狼心狗肺的小白眼狼……”

  “当年你姥姥一家不看好我,你妈顶着很大的压力跟了我。那时候的日子很苦,但是她从不抱怨……”李父点燃一根烟夹在指间,任青烟缓缓升腾、消散。

  李父自顾自陷入回忆里,好半天才猛然回过神来,伸手把半截烟卷摁在烟灰缸里,眼中的迷离、无奈,苦恼一点一点消散殆尽。

  “我已经跟领导申请了出差。我也想借机出去散散心,让你妈一个人冷静冷静。”

  “最迟到晚上,你姥姥就该打电话骂我了,接下来就是你大姨、二姨……这些年,我也忍够了。唉!”

  “爸……”李伟杰回想起这些年的点点滴滴,目光停留在老爸鬓角丝丝缕缕的白发上,突然觉得老爸才是最可怜的,比自己可怜多了。

标签:短篇小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