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折叠人生》上部

天富小说 2019年12月12日 22:08:26 阅读:44 评论:0

  当把短短的的二十年人生折叠起来,开头和结局能有多么的千差万别。当把光阴折叠到一起,Angelina和存淇又有多么的相似。七千三百多个日夜,一个微小的生命体经历了什么。

  盛夏的佛罗伦萨清晨,从宏伟的圣母百花大教堂金顶反射出的光芒似乎为这座古老的城市唱起了神秘的中世纪赞美诗。她就在这样的赞美诗中苏醒。结束了一个学期的繁重学业,长途飞行十二个小时的她值得在这样的地方来一场一个人的暑期旅行。

  “死丫头,从米兰到上海的机票你定了吗” Angelina的妈妈在微信上假装嗔怒地提醒道。

  “好的,知道了。今天。”Angelina迷迷糊糊地再电话那头听到了妈妈的唠叨声。嘟囔了两句,起身打开了酒店的窗帘。阳光撒了进来,一个空旷的大套间,摆上了意大利家具。

  黑色手机里的音乐和白陶瓷水龙头的水声模糊成一片,她的脸上打上了绵密的彷佛有着珠光的洁面泡泡。

  苏北农村的一间平常的人家平方内,中国南方最冷的大寒节气,正猛烈这烧着热水。屋子里寂静无声,只能听见白皮水壶里的水沸腾的声音。一个女孩呱呱坠地。祖母长相的一位老妇人,在昏暗的光线中缝补着什么。她的眼神好像闪着光,坚毅而深重。

  环顾四周,这几家也只有这一个屋子这样的温暖空间。老妇人呼出一口气,站起来。灌上了热水,用木头塞子塞上了红色热水壶。她塞地紧紧的,仿佛什么东西能从水壶里跑了。

  Angelina在去意大利之前,并没有想好自己要在这个浪漫的地方做些什么。繁重的学业,让她无暇顾及那个在短短五天期末周结束后的假期。

  “我要死了,你知道这个教授改论文按错扣分。乖乖,跟我玩有一个语法错扣一分。杀了我吧,谁爱拿A谁拿吧。”Angelina和她几个最好的大学朋友吐槽她那惨绝人寰的人类学教授,一时蹦出了几句方言。

  Angelina也笑了笑,却在心里想了想自己有多久没有说过老家方言了。大学同学没有人知道Angelina会说方言,也不知道这是哪里的乡音。

  一直到记事的年纪,存淇没有怎么见过她爸爸。她的嗲嗲(爷爷)说她爸爸在大城市赚钱,等赚够了就会把淇淇接过去的。

  内内(奶奶)太严厉了,小存淇有时候很怕惹她生气。不过内内缝制的衣服都特别好看,她很是喜欢。有时候穿出去和街口小伙伴炫耀一番。嗲嗲也特别心灵手巧,什么桌子板凳都是在自家打的。

  “床鸭饭!磨磨磨!(要吃晚饭了,不要磨磨蹭蹭的了!)” 存淇奶奶的声音炸雷般得在小平房内回荡,穿到了街头。

  “哦,跟武额呢!(我再玩儿一会儿)”她一边和小孩子玩着,一边扭头和家里讲到。

  但是存淇心里觉得自己有点孤单,别的小朋友爸妈为什么不在大城市。她的爸妈却和她离了这么远?

  谁也没有想到凭借Angelina的背景,可以进入这个每年只筛选个位数大陆籍中国留学生的大学。Angelina也理所应当地成为了她的高中的明星毕业生。作为那一届成绩最高的学生,在毕业致辞上,她慷慨激昂道“eyes front,may we keep exploring our next future!”讲到此处,台下,她那着正装的父母似懂非懂地热情鼓掌。在耀眼到模糊不清的剧院聚光灯下,穿着高中毕业袍的Angelina好像看到父母眼里的泪水。红色高跟鞋鞋跟太高了,她很少穿这种昂贵又难穿的鞋子。她离开演讲台似乎一些踉跄。但是她突然看到台下母亲又背了那个多少年前买的第一个名牌包。

  存淇和爷爷在小超市吵了起来。她想要这个娃娃,街头女孩子都有了,就她没有。

  “走!丢人!”奶奶雷般的声音炸在存淇耳后,随后是结结实实的落在背上的一巴掌。

  其实她或许不知道的是,家里确实没有钱给她买任何玩具。这对一个分居两地,拼命打工的家庭来说,太奢侈了。

  凌晨四点,灯还亮着。能听到隐隐约约的啜泣声音从卧室传来。Angelina因为又一次的考试失利,终于抵不住山般袭来的压力。她现在的成绩别说她梦想的大学了,能不能考出这个州都说不一定。平时课堂本来就很吃力,Angelina更是无法应对难度颇高的大学升学和语言考试。这一切和她吃力的英语阅读一样,压得她不敢喘气。因为没了这口气,她就要垮了。

  站在镜子前面,她倒出一点爽肤水潦草地擦拭了一下被深夜折磨的暗黄的脸颊。用在脸上的东西不便宜,这是Angelina在本就不宽裕的预算里能克扣出来的最贵的产品了。

  “不要学了。你们学校中介老师都说你要疯了,让我把你接回去。你别让妈妈担心。”凌晨五点的越洋电话里,妈妈关切道。

  ”骗子!他们都是骗子!我就要上大学!我要考上他们做梦都梦不到我能考上的大学!”Angelina突然放声大哭,对着电话那头发誓。

  存淇很开心自己考试又是体操班上第一名,但是又难过自己体队里的名次。回到大城市那个蜗居的家,她不知道怎么和家里讲自己想转文化班。

  没有户口的存淇和她爸妈一家在这样一个人口百万的城市只能租房。没有户口的她不能和对门李阿姨儿子一样去上小学上课。找学校成了一家人的难题。但是淇淇很开心可以做在爸爸自行车后面,去看一个一个学校。

  她的父母就在耳语写什么。因为存淇根本不能上这些小学的文化班。择校费高的让她的父母面露难色。但是存淇对这些一无所知。她只是觉得她在学校里想学一种老家小朋友听不懂的话,叫英语。

  Angelina第一节高中英语课后,她睡着了。不是因为她昨晚没睡好,是因为真的太累了。八十分钟的纯英语,她拼劲全力也只能猜个大概。更别说课后作业和课堂讨论。让这些英语单词排列组合成美国人能理解的句子,对那个刚来美国的Angelina来说实在太难了。

  Angelina看到学长合上一只刚刚在巴黎火起来的品牌背包,追问:“可是作业呢?”

  Angelina沮丧为什么大家对未来没有一点打算。她站在放学后的高中图书馆里,试图和同班的美国同学搭起话来。对话进行了一个小时,Angelina紧张极了。她也累极了,好多单词都不会说啊,好多语法会搞错啊。穿着格子衬衫的她梦想是可以真的在课堂上发言一次,就一次也好。不管对错了。晚上打开电脑,好像夜晚十点的美国安静得只有她一个人,她一句一句模仿起来她电脑里的录音。Angelina录了一整天老师的上课语音。

  存淇觉得自己别的小朋友不太一样。因为自己没有去肯德基过过生日。有一次她文化班的朋友请她去过一个肯德基生日会。有游戏,有玩具,可以自己动手作汉堡,还可以霸占一个滑滑梯区域,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存淇一直向往的。十岁的生日礼物她多么渴望一个肯德基生日会。

  存淇的生日会,十岁生日会。她过得很开心。她请了小朋友到自己家做游戏,做汉堡。

标签:短篇小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