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原创】短篇古风虐文

天富小说 2019年12月16日 14:55:06 阅读:30 评论:0

  终于,她受不了这样步履薄冰搬的爱情。她对他说『你等我两年,待我弃了这公主的枷锁,回来与你执手白头』

  她站在角落里看他喜笑颜开,也笑了,不知是笑他,还是笑自己。罢了,原因,理由,通通不想知道,缘,尽了。她笑笑,托人带给他一封信,离开了喜宴。

  『一年之约,不过空话一句,妾心已死,请君勿寻勿念,缘尽于此,从此相见陌路人』

  只是这一次,她却不像往常那般缠着他让他还俗。她带着他走到一个彼岸花盛开的湖边,看着湖中的朵朵白莲,道:你可知,我要嫁人了。

  她看着这样的他不自觉心痛,泪缓缓落了下来:这么多年了,以后不会打扰你清修了。希望你能记得曾经有个女子那么爱你。

  他眼帘垂了垂,若说对她无丝毫心动,那是绝不可能的。但他却不能。他给不了她想要的。

  “小和尚啊,你知道吗,我最喜欢彼岸花了,她很美,对不对?”她口气充满了苦楚。

  她大婚那日,他一袭僧衣来到她的府外,却听到新娘失踪的消息。他立刻想到了那个地方,飞速前去,却见她的尸身浮在水面上,她一袭嫁衣如火像极了彼岸花。他抱起她,放到彼岸花上,却见她渐渐融入那彼岸花。在她消失殆尽的那刻见她嘴角扯开一抹凄厉的笑。

  那一年,他十岁,她六岁。她称他 为太子哥哥,他称她为藢儿。 那一年她迷上糖人,他便为她寻来 满京城做糖人的师傅,弄得将军哭笑 不得,而她却抱着他的胳膊说“我就 知道太子哥哥对我最好了,我最喜欢 太子哥哥了。” 就这样他宠溺了她九年,直至她及 笄。 她虽为将军之女,却不娇纵蛮横, 反而落落大方,姿色过人。 他虽为太子,却不仗势欺人,反而 温文尔雅,清新俊逸。 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男才女貌天作 之合。 他亦是如此认为,他甚至 想好等他及冠之日便是他娶她,他会 给她这皇城里前所未有的旷世婚礼。 偏偏天意弄人 她及笄之日在茫茫人海中一眼便钟 情于一袭白衣,仙风道骨的二皇子。 他是如此了解她,她的心事又怎能 瞒过他,原来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罢 了,原来她只是把他当哥哥,他苦笑 一声,摸摸她的头一如当初的温柔“ 藢儿喜欢二哥,那我就让藢儿做二哥 的王妃可好?” 她甜甜一笑一如当初挽着他的胳膊 道“我就知道太子哥哥最好了” 他没有食言,请求皇上为她亲自指 婚。 不日她便一身红装,嫁做他郎,他 亦是一身红装,在家喝的踉踉跄跄。 三年后,皇上驾崩,太子登基, 二皇子野心勃勃协同护国将军,起兵 造反,兵败,二皇子同护国将军身中 数箭而亡。 参加那场战役的叛军都罪连九族, 全数而亡,身怀六甲的她却是唯一的 幸存者。 “藢儿,朕相信你不知情,这是凤印 ,以后你就是朕的皇后,你肚子里的 孩子从今天开始便是朕的孩子”他没 有半点责怪她的意思,依然似水温柔 ,一点也不像才下令诛杀百家的霸君 ,依然像那个有事没事都爱上王爷府 喝点小酒,对她嘻笑的少年 她只是靠着床沿,一手扶着肚子, 楞楞的出神,仿若没有了灵魂。 就这样行尸走肉的活了三个月,孩 子终于出生了,她看着孩子,轻轻的 笑了,这是三个月以来她第一次笑, 只是笑里不难看出她的悲凉。他抱着 孩子,就那样看着她,仿佛时间就停 止在了这一刻。 已是深夜,不一会她便沉沉入睡, 他轻轻的吻了她的脸颊,便离开了, 却不知身后的她泪如雨下。 次日后宫传来她上吊自尽的消息, 他顾不上还在朝堂,便匆匆跑去看她 ,搂着尸骨未寒,他竟哭到声音嘶哑

  后来,她以皇后之礼下葬,那寝宫 服侍她的人便为她做了陪葬。 也是最后他才知道,原来她一直深 爱的人是自己,自她逝世之后他每天 都回看数遍藢儿留在孩子襁褓中的竹 简。 她说“六岁遇他,他一身黄袍

  突然,一个黑影从林间穿过,停在女子面前,看不清脸,只留下一个无限拉长的倒影。

  “怎么,中了我的化毒散,那个女人还没死?”漫不经心地说:“冥,我早就说过,为了那个女人背叛我,便是生不如死。”声音突然狠厉,红绸向着那个男子挥去。

  男子一惊,急忙拔剑抵御。本是想防守,却见那女子出手愈来愈狠辣,招招致命。迫不得已,使出杀招。

  两人自小青梅竹马一起练武,实力不分上下。本以为她会躲开,却没想到她就那么直直地往剑上冲。

  “呵,呵呵。冥,你为了,你为了那个女人不要我,那我便杀了她。冥,你要我死,可我死了她也活不成了.....”一滴泪从脸颊划过:“为什么你不喜欢我呢?我喜欢你啊,从小就.....喜欢.......”

  他看着她在怀中气息逐渐冰凉,如火的衣裳把她的苍白的脸庞衬托地无限妖娆,可神情却是那么的宁静,就像小时候一样。

  抱着她的手有些颤抖:“没有啊,我没有想要你死的。我没有爱上别人啊,傻瓜,那个女人不过救了我一命啊........”

  他是帝王,她 母仪天下 。他不曾对她流露出过多的宠爱,可从未动摇她的后位半分。两人的距离,隔着威仪。这是更残忍的疏远。当她的青丝有了白发,她便无法像从前一样自持,她喜欢上躲藏,让他领着宫人焦急的寻找,只有那时她才会感到他是在乎她的。她站在高台上,听到他说“乖乖的,别动,我马上接你下来!”她多想看他对她的在乎,于是她又往后退几步,见他越来越紧张,而在他的一声呼喊中,她从高台上落下。她没发现,他对她的自称一直是“我”而非“朕”!就这样蹉跎了锦绣年华。而他,从此在未央宫中日夜笙歌

标签:短篇小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