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知道仓央嘉措的诗歌但若没此人仓央嘉措顶多算是个

天富诗歌 2019年12月02日 15:23:39 阅读:16 评论:0

  相信,喜欢浪漫文学的朋友一定对仓央嘉措这个名字不陌生,不同于其它浪漫主义诗人,仓央嘉措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身份——。

  由于儿时的生活较为贴近自然,所以,仓央嘉措深受当地民歌及民间文化的熏陶。因其父信奉佛教,所以,仓央嘉措在十五岁时,参与了转世灵童的认定,被认定为第六世。此后,仓央嘉措进入布达拉宫,接受名师的教育,从佛学到文学等均有涉猎。

  虽说,遁入空门,但是,久居民间的仓央嘉措,始终未能忘记俗世的日子。因此,仓央嘉措在来到布达拉宫后,创作了许多关于风土民情的诗歌,其中,以情诗居多。至今,后人从其诗歌中挑选了六十余篇较有代表性的佳作,将其编撰成册流传于世。

  在青灯古佛的世界中,仓央嘉措绝对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虽遁入空门,但是,却不避世。在俗世之中,他又是一个敢于追寻真爱的奇男子,被誉为“世界上最纯情的男子”。在文学的世界中,他更是一枝独秀,由仓央嘉措所作的情歌流传至今,脍炙人口。

  纵观仓央嘉措的作品,其中,以描写年轻男女爱情故事的诗篇居多,所以,后人常将仓央嘉措的大部分作品统称为《仓央嘉措情歌》。由于,原文由藏语书写,所以,有许多精通藏语的文学家参与了该诗集的翻译工作,如今,我们看到的各种版本均有不同细微的出入,就是因为译者过多所致。

  在所有中文译本中,印制最多的版本就是曾缄先生翻译的版本。相比之下,其他译者所译的作品更贴近于藏语原文,在阅读过程中,缺失了部分美感。与其他译者相比,曾缄先生别出心裁地将藏文翻译为文言文。虽然,从语意上来看,原本被曾缄先生翻译的面目全非,与藏语原文存在较大的差异,但却别有韵味,更易于解读。

  曾缄,四川叙永人,字慎言,一作圣言,191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受教于黄侃,对古文学和诗词造诣颇深,北大毕业后到蒙藏委员会任职。仓央嘉措情歌就是其任职期间,从民间流传的情歌中搜集、整理、由藏语译成。

  “在民国十八年(1929年),余重至西康,网罗康藏文献,求所谓情歌者,久而未获,顷始从友人处借得于道泉译本读之,于译敷以平话,余深病其不文,辄广为七言,施以润色”。

  然而,笔者不妨拿出两种译本做比较,为大家展现曾缄先生译本的独到之处。这里,就以“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举例(该译文为曾缄先生所译),在另一位藏语学家于道泉的笔下,则是如此表达的:“若是要前往空寂的山谷中云游,便会将女孩的心意违背。”

  显然,曾缄先生的句子读起来虽偏离了原文,但是,意境上却更胜一筹。若非如此,这句话也不会成为流传至今的情感佳句,被热恋中的少男少女争相传诵了。

  现代人在读到这令人叹为观止的名句之时,往往会对仓央嘉措的文笔感到惊叹。然而,大部分人都忽略了这句话绝非藏语原文,而是经过语言学家精炼且再创造的句子。

  从其他译本中的内容来看,大多数译者都选择直白地将译文写作白话文,如此,译文不论从结构还是语感上都已落入下乘。相反,曾缄先生的七言绝句堪称精妙,不但继承了作者的感情观,且将句子润色成更符合汉语阅读者习惯、更具美感的七言诗。

  可以说,仓央嘉措的情歌能够有现今的传唱度,离不开曾缄先生的功劳。更是由于仓央嘉措的知名度太高,所以,许多现代人都错误地将其他藏语作品误解为仓央嘉措的作品。

  其作者原本为扎西拉姆·多多,原名为《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该作者并非藏人,而是土生土长的广东女孩。这首作品曾一度被认为是仓央嘉措大师的作品,我国某部知名杂志还曾转载过这篇作品,并且,在文章开头署名仓央嘉措,之后,该杂志社已在后续杂志中澄清此事并作出道歉。

  除了这部作品被误传之外,还有许多仓央嘉措的作品遭到了误传,在此笔者就不过多的赘述了。

  在一些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背后,往往隐藏着许多读者不知道的细节。其实,我们在拜读这些经典之作时,往往只记得写下这些传世篇章的作者,而忽略了作品背后的东西。

  例如,前文中我们提到的曾缄先生,此译者在读者圈中的知名度很低,但是,在其笔下展现的文学魅力,却是不可否认的。因此,我们在拜读这些传世之作时,在肯定原作者的同时,一定要抱着一颗客观的心,并心怀对翻译家的感激和敬佩。

  【《西藏中世纪史》、《仓央嘉措秘史》、《仓央嘉措诗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标签:中文诗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