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短篇散文

天富散文 2020年01月06日 20:06:55 阅读:48 评论:0

  有一次外出,坐在车里,看见车窗外一树连着一树的黄色的树叶,心中便暗暗称奇,树叶竟能老到这般色彩,便也是一种奇迹了。秋天里并不缺少色彩,红叶遍地都是,胶莱河湿地的芦苇,被风一吹,是一片神秘的朦胧。

  秋天里也不缺少美,“层林尽染,万山红遍”的景象,也足以让你在明朗的月夜,静卧床头,回味到幽远的梦乡。秋天多彩的景象,大多是由叶子铺排而成的。但仔细想来,我还是更爱菊花。

  菊花的美首先在于它有特殊的品质,这种品质能使人感觉到与它同命相连。白居易说“耐寒唯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清。”说的是菊花有耐寒的品性,不畏风霜,坚韧执着。宋人朱淑贞在《菊花》中写道“宁可抱香枝头老,不随黄叶舞秋风”,赞的是菊花不随波逐流的个性。而陶潜则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他唯有与这菊花为伴了。

  菊花的美还在于它有超凡脱俗的容颜。菊花的枝叶其实并不怎么好看,但它的花却楚楚动人。或华贵典雅,或袅娜如烟,或半羞半醉,或飘逸潇洒。我在家门口栽了两株菊花,一株是药菊,一株是金丝菊。听说菊花的品种很多,但少有所闻,这些都是别人告诉的。晚秋时节,菊花开放,雍容典雅,烂漫飘逸,真是两墩菊花一丈篱,东风开门第一枝啊。

  每次看到菊花,都令我心动。在我看来,菊花还有另外一种美。它开在深秋甚至初冬,犹如一曲乐章中,在即将末尾的时候,迸出了的那串明亮的音符,特别明丽,格外悦目,给人留下一种意犹未尽回味无穷的情结。有人说,谁笑到最后,谁笑的最美。菊花开在了最后,它是不是开的最美呢?

标签:短篇散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