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嘱散文

天富散文 2020年01月06日 20:07:15 阅读:52 评论:0

  儿子,今天是腊月二十三,是灶王爷上天陈报人们善恶的日子,也是我的生日。今天我已经五十四周岁,年过半百,现在给你留遗嘱,并不能算是一件荒唐的事情。

  去年夏天,我的一个朋友突然心脏猝停,年方四十九岁就离开了人世间,令人感慨,让人唏嘘。每当我回忆起我们俩推杯换盏,促膝长谈的那些情景,便情不自禁地泪流双面。时自今日,我还经常沉痛在噩梦之中。

  儿子,铁山公园是我和你妈妈初恋的地方,这么多年来,我高兴了、生气了、无聊了,就喜欢到铁山公园里去走一走,看一看,琢磨琢磨现实生活当中这些酸甜苦辣咸的滋味,公园里的那些花草树木,是见证我和你妈妈相爱一生的精灵。2009年12月31日,我内退了,离开了工作岗位,从此,我几乎是每天都到铁山公园里去漫无目标地散步,回味往日的事情,反思自己,思索未来的生活。

  儿子,我和你妈妈的身体目前挺好,以后谁先离开人世间,现在还是个未知数。如果我死在你妈妈之前,我的身后之事就由你妈妈说了算。如果将来我死在你妈妈之后,我就不想上九仙山找你爷爷去了。我死了之后,你不要给我买什么骨灰盒,也不要给我们俩买什么公墓,你就把我的骨灰装在你妈妈的骨灰盒里就行了,不要把我们俩给分开。

  我生前没有给这个社会做出过什么大贡献,这是我的遗憾。我死了之后你不要给我发丧,让我安安静静地走,不要让我的灵魂不得安宁。我喜欢黄河,我喜欢长江,我更喜欢大海。以前,我偶尔有过水葬的想法,可现在没有了。黄河、长江、大海不是我和你妈妈生长的地方,这三个地方的生灵太多,过于热闹和繁华,不适合我们休息,我和你妈妈都喜欢清净。你妈妈生在贵州,我生在辽宁,可我们俩都成长在邹城,我们俩早就把邹城当做我们的老家了。将来我死了之后,你悄悄地在铁山公园找一角僻静的地方,挖一个小小的深坑,把我和你妈妈的骨灰从盒骨灰里倒出来放进深坑里,填上土,埋结实了,然后就地取材,坑上面种上野草。但是,有一件事情你一定得格外要注意,公园里的树木花草都是有生命的精灵,你在给我和你妈妈挖坑的时候,一定不要伤害着它们。

  儿子,我知道自己这辈子不是一个有什么本事的男子汉,但我和你妈妈一直依靠自己的双手,用汗水换取工资维持我们一家人的温饱,这么多年来,虽然生活挺艰辛,可我们夫妻俩的幸福指数一直也不算低。说实在的,社会上那些耀眼的财富不是我这种人能够强求来的,况且我一直都觉得凡是在社会上巧取豪夺来的身外之物都是祸害人的鬼怪东西。但是,作为一个大男人,如果养活不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那也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所以我希望你以后不要为了挣钱而去挣钱,要有点社会担当精神,做人做事要务实,要根据自己的实际能力,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固定工作来养家糊口,踏踏实实地生活。

  现在你已经结婚了,不久就会有了自己的孩子,如果你的心态继续这样落伍,思想这样庸俗、日常生活这样懒惰,没有自己的切实生活目标和远大的人生理想,整天无所事事地不作为,不去思索感恩的意义,不去领悟舍得的含义,你以后的现实生活将会穷困潦倒,你的老婆孩子都会跟着你受许多不必要的洋罪,你将不会有什么幸福可言的,你的人生将会是挺悲哀的,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听不听就在你了。

标签:短篇散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