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眼中的碑林丁 晨:风流朱雀门

天富散文 2020年01月06日 20:07:22 阅读:51 评论:0

  丁晨,笔名奕言,生于1947年,河北省任县人。“老三届”知青、高级编辑、大学文化程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历任《陕西交通报》副总编辑、陕西省交通作家协会主席、《中国公路》杂志终身记者、陕西省作协理事、陕西省作协报告文学专业委员会委员、陕西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1982年开始在《工人文艺》发表短篇小说《梨》至今,在全国各类报刊、网络发表短篇小说、散文、史话、报告文学和新闻作品百余万字。出版个人散文集《秋叶》《迟到的欣慰》《幽敻含光门》《寻找》4部,主编和参与编著的文学作品集、好新闻作品集锦和交通史志等30余部已出版发行。

  雄踞于西安城中央的古城墙是古都西安的历史文化名片。而城门又号称都市的眼睛。在西安现有的十八座城门中,除了永宁门(南门)、安定门(西门)和含光门有着隋唐历史的渊源外,还有朱雀门也是隋唐历史的沿袭。

  透过朱雀门这个都市的 “眼睛”,见证和目睹了西安古城墙的沧桑变迁、倾圮修葺和历史的辉煌与风流。

  “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都是上古的四大神兽,一直被古人认为“天之四灵,以正四方,王者制宫阙殿阁取法焉。”所以很多古城有着以神兽命名的大门。朱雀相传类似火凤凰的一种神鸟。玄武一种龟形神兽。朱雀门为隋唐长安皇城南面的中门,建于隋开皇二年至三年(公元582-583年),下开五门洞,上建有高大的楼观。唐京都长安皇城南门有朱雀门,宫城北门有玄武门。随着时光的千年流逝,今日的西安城,玄武门早已荡然无存,朱雀门却巍然屹立在南城墙上。现今,西安南城墙的正门是永宁门(南门),而在唐代,长安城皇城南城墙的正门是朱雀门。

  唐长安城作为都城,有三重城。皇城俗称子城,是隋唐长安城中的小城,是专为安置中央衙署创设而立,是长安城中的第二重城。宫城属内城,为长安城的第三重城,是供皇帝居住和处理朝政的地方,为全国封建统治活动的中心。

  今西安城墙是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动工,直到洪武十一年(公元1378年)完工,在以唐末长安皇城的基础上,其西墙、南墙原基不动,主要向东、向北各拓建延伸二分之一并重新加筑而成的。隋唐的朱雀门位居皇城南城墙中部稍偏西,北与宫城承天门、南与外郭城正南门明德门相直,组成了纵观全城的中轴线。门下南北大街为全城的中央大街,其中朱雀门至明德门外郭城段,称朱雀门大街;朱雀门至承天门皇城段,称承天门街。承天门街因其直通封建皇帝居住和处理朝政的太极宫,又称为天街;而朱雀门街也因是通向帝王皇宫门的大街,称为天门街。

  朱雀门建造的高敞壮丽,雕楹玉础,青琐丹墀,重轩镂槛,颇为壮观。据传,沿朱雀门到承天门的“天街”两侧种着整齐的槐树,放眼望去,一片绿荫。但在承天门旁却有一颗大槐树从行列中突出来,扰乱了行列的齐整。这棵大槐树枝繁叶茂,树粗高挺,像一把巨大的绿伞,给地上遮出了一片浓荫。据载,唐太宗李世民,夏季常爱在此树下歇凉避暑。负责植树官员曾因大树不如列想要拔掉它,都被高宗李治阻挡,才使这棵有功之大槐树,留了下了。当然今之大槐树安在?不得而知。

  号称“天街”的承天门街,唐代诗人韩愈的《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用这样的诗句来描写春日的承天门街:

  诗人是在描写早春的寒风细雨之中发现这草色之美的。纤纤细雨如酥油般滋润着天街大地,草芽儿从土里拱出来,连成片,透过雨丝远远看去仿佛画家给天街抹上了一层淡淡的春色之光。可走近了一瞧,这春色仿佛又从眼前逃走了。啊,早春是一年春光中最美的景象,远远超过了皇都盛春时节的满城烟柳。可见,此时诗人的态度是赞美现实的,心情是愉悦的。可是,同是唐代诗人的杜牧,在他的《七夕》诗中却反映的是另一种批判现实的心境:

  诗人描写一个唐朝皇宫宫女的孤独生活和凄凉心情。诗中虽没有一句抒情的话,但宫女那种哀怨与期望相交织的复杂感情见于言外,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封建王朝妇女的另一种悲惨命运。

  在元代辛文房的《唐才子传》中,还记录了唐代诗人贾岛与韩愈的一段才子情谊风流佳话:

  一次号称“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苦吟派诗人贾岛,骑着瘦驴横过朱雀大街时,正是深秋风高,黄叶落地,景色迷人。贾岛一高兴,先吟出一句“落叶满长安”,他就一边骑驴往前走,一边苦思冥想,不觉冲撞了京兆尹刘栖楚的马队。刘非常生气。贾岛忽然来了灵感,又吟一声:“秋风吹渭水。”刘栖楚以为他是疯子,把他关了一夜。后来贾岛又一次骑驴闯朱雀大街。他正琢磨“僧敲月下门”一句诗中,用“敲”字好,还是用“推”字好,嘴里念叨着,手里还比划着,不觉又冲进了时任京兆伊、大诗人韩愈的马队。韩愈比刘栖楚有涵养,他问贾岛为什么乱闯。贾岛就说自己做诗,拿不定“推”“敲”用词。韩愈听了,哈哈大笑说:“我看还是用‘敲’好,万一门是关着的,怎么能推开呢?再者去别人家,又是晚上,还是敲门有礼貌呀!”贾岛听了连连点头。这样,不但“推敲”典故从此诞生,而且二位诗人也结成了好朋友。

  唐末战乱,时任唐朝的佑国节度使韩建,为了军事防守的需要,废除宫城、外郭城,缩建新城时,原皇城的朱雀门等城门被封闭。从此朱雀门再没有被打开过,直到1985年在修复西安城墙时,先后发掘出了在明城墙里的安福门、含光门和朱雀门三座唐皇城的城门遗址。朱雀门大理石的柱础,典雅华贵;青石的门坎上刻的线条,蔓草花纹,神采飞扬;磨砖对缝的门洞隔墙,厚实端正;颓垣残壁处处流露出当年大唐,富丽堂皇,宏伟华贵的风采。

  现今的朱雀门开在遗址西侧,位于永宁门(南门)西侧、勿幕门(小南门)东侧,城内北通南广济街,城外南通朱雀大街,是1986年开通的,共四个砖砌拱券门洞,总宽38米。虽然今日之朱雀门只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才挖开的新门洞,然而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朱雀门,却见证了多少辉煌和风流?

  日本平城京即今天的奈良,是日本仿造唐长安建造的第一个都城,就是朱雀门作为平成宫的正门,由此可见唐时朱雀门的声名远扬。

  隋唐时,皇帝常在朱雀门举行盛大庆典活动。隋开皇九年(公元589年),当时还是晋王的杨广和大臣杨素率五十万大军攻破建康(今南京),俘获了陈后主陈叔宝,灭了陈国,结束了南北朝时期南北分裂局面,实现了全国统一。班师回朝之日,隋文帝杨坚“亲御朱雀门劳凯旋师,因行庆赏。自门外,夹道列布帛之积,达于南郭,以次颁给,所费三百余万段”(《隋书·食货志》)。朱雀门见证了天下一统的时刻,也迎来了隋唐繁华的序幕。

  玄奘法师历时16年前往印度取经,历尽沧桑,饱经忧患后玄奘法师终于返归长安,当时在东都洛阳的唐太宗派京城留守房玄龄奉迎。朱雀门外二十多里的道路上,围满了闻知赶来的欢迎人群。据说,法师把带回来的佛经、佛像陈列在朱雀街南端,请人们参观。争观的人群,从朱雀门到玄奘所住的弘福寺,排成了几十里长龙,焚香散花,鼓乐喧天,人声鼎沸。后来法师在迁住慈恩寺的时候,长安十万民众,捧着香花宝烛站在朱雀大街两侧迎奉法师,一时之间传为佳话。

  唐末朱雀门在战乱中遭到破坏。唐僖宗曾下令重修朱雀门,京城有一巨富商贾王酒胡纳钱三千贯,助修朱雀门。后来听说所征集钱财差额甚远,他就坐上马车,运去十万贯钱交给官府,要求官府免去加征百姓税赋,也一时传为了美谈。

  从唐末天祐元年(公元904年)被封闭,到1986年重新开启,朱雀门尘封了一千多年,它静静地包裹在城墙里,珍藏着往昔的繁华。随着它被重新开启,朱雀门又见证了古城西安二十多年来的发展变迁。

  当年朱雀门附近全是平房,到处可见的是老式四合院,一个院子挤住好几户人家。那时包括保吉巷、大小车家巷在内的几条街道都是坑坑洼洼的,每逢下雨路上都泥泞不堪。当时的朱雀大街还没有现在的四府街宽阔,周围几条街道都是又窄又乱,又脏又差。随着朱雀门的重建,虽然朱雀门周围的环境也大为改观,街道、楼房开始拓宽、修盖,高楼林立,近年来从南广济街到朱雀门路两旁商户、门面修建成仿古样式,风格整齐,也有特色;街边相继建起了建设银行、西安新闻大厦、伟业大厦等高楼群。然而也把原来的老式四合院全拆了、风格全破坏了。当年若能修旧如旧,修旧还旧,把老西安的风格保留下来,岂不是和西安古城墙风格更匹配协调了吗?

  2005年以来,西安市多次向全球华人征集城墙城门春联,2010年春节,一幅获奖的春联悬挂在朱雀门两侧:

  这幅春联,正是历史与今朝的对话。在西安的城门当中,朱雀门是比较特殊的一个,他没有如玄武门那般见证了刀光剑影的宫廷哗变,也没有含光门保留得那么完整的遗址,更没有勿幕门那刻骨铭心的历史风烟,然而,朱雀门却是不容忽略的一个。这座上古南方神兽朱雀守护的城门,经历和见证了历史的辉煌和风流,它是否还将继续见证和目睹古城西安现代更多的变迁和精彩?

标签:短篇散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