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奇涛 + 王伟,《人生若如初见》用少年视角回溯近代中国

戏剧作品 05-11 阅读:39 评论:0

作者 / 乔苗儿

「江奇涛编剧 + 王伟导演」的实力口碑组合一度令尚在筹备中的《人生若如初见》炙手可热,主演花落谁家引发猜想,如今面纱揭开,也令观众对这部青春历史年代钜制更多一番期待。

《人生若如初见》由 CMC Inc. 华人文化集团公司、爱奇艺、五元文化出品,江奇涛编剧,王伟导演,不仅邀请到李现、春夏、魏大勋、周游等实力领衔主演,朱亚文特别出演,更有吴越、李诚儒、姜寒、刘奕铁、王禛、宋宁峰、白客、周知、瑛子、刘美含、霍青、孔连顺、施诗、李强、赵成顺、乔振宇、刘敏涛等多位戏骨及实力派青年演员加入。全剧以五位年轻人的成长蜕变路为线,史笔作剧,展现热血青年在时代浪潮中翻涌向前的勇者史诗。

波澜壮阔的中国近代史为历史年代剧创作提供了丰厚养料,近些年以民国时期为背景,展现中华民族抵御侵略的创作格外蓬勃,相比之下清末民初推翻帝制、在变革中探索寻路的创作难度相对较高,作品少,处在内容「蓝海」。

《人生若如初见》将目光对准清末寻求变革和新生的斑斓篇章。在观众维度,可期之处有三点:一是新老传承的创作班底,二是采用平视的视角回溯「少年中国」成长之路,三是立足当下回溯历史,探寻古今共鸣的提振精神。在行业视角,近代革命历史题材创作空间拓展可待,厚重题材的创新表达可供借鉴。

新老传承的创作班底

江奇涛 + 王伟的组合,令《人生若如初见》备受瞩目,源于观众对优秀创作者的信任和期待。

剧本是一剧之本,行业适用,观众认同。《人生若如初见》的编剧是黄钟大吕见长的江奇涛,是内容的保障。江奇涛是奇人。同行眼中,他能够在历史真实和戏剧故事间穿针引线,既遵循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创作准则,又能勾勒血肉丰满人物,织就跌宕起伏情节。对观众来说,江奇涛的作品比他个人的名气大,《汉武大帝》《人间正道是沧桑》《少帅》《血战长空》《亮剑》,其中任何一部拎出来都叫人竖大拇指。

熟悉江奇涛的观众不难发现,他写戏有个习惯,点睛之笔的台词,会出现在他不同的作品里。《亮剑》中李云龙阐释「亮剑」精神时说道 " 狭路相逢时,无论对手有多么强大,就算对方是天下第一剑客,明知不敌,也要亮出自己的宝剑,即使倒在对手剑下,也虽败犹荣。" 几乎同样的台词在《汉武大帝》中出现过,汉武帝在朝堂上问群臣 " 原来江湖上的剑客,与高手狭路相逢,明知不敌也会宝剑出鞘,这叫什么,你们知道吗?这叫亮剑。" 观众不妨猜测或者期待下,在《人生若如初见》剧中,又会出现 " 江氏宇宙 " 中哪部作品的哪句台词。

《人生若如初见》的导演是王伟,80 后年轻导演中成长迅速的翘楚。《白夜追凶》令其一剧成名,这部作品在豆瓣拿下 9 分,是 2017 年评分最高的网络剧。支撑观众口碑的,是王伟在传统题材上的创新,在叙事节奏、视觉呈现上的把控。《白夜追凶》后北宋文坛四大家,王伟还拍了另一部民国背景的《隐秘而伟大》,从个体过度到群像,更为同样是群像的《人生若如初见》积累下经验。

前者是创作经验丰富的资深编剧,后者是勇于探索、求新求变的新导演,《人生若如初见》的幕后主创多了传承的意味。江奇涛写历史洪流中的人和事,王伟在营造时代氛围、捕捉细节方面独树一帜,届时《人生若如初见》将以怎样的面貌呈现在观众面前,想来已足够令人兴奋。

从目前片方释出的相关信息来看,《人生若如初见》主要角色有五位,贵族少年良乡(李现 饰)、进步女性秋红(春夏 饰)、革命党人杨凯之(魏大勋 饰)、北洋武右卫军李人骏(周游 饰)、革命流亡者俞天白(朱亚文 饰),抓取了时代背景下不同生活境遇、不同成长历程的人物典型。

这次偏厚重的题材也令观众对这几位青年演员的表演更为关注:如何落地求实,与角色血肉相融,精气神相通。譬如李现,在现代剧、民国剧中均有上佳表现后,如何来诠释更有历史纵深感的清末贵族少年形象;又如已经拿到金像奖的春夏,从大银幕来到小荧屏,跨屏表演会有哪些突破和惊喜;再如魏大勋和周游,如何将自身的青春感注入到朝气蓬勃、鲜衣怒马的角色当中,观众因为认同、好奇而期待。特别出演朱亚文已在《远去的飞鹰》《我们的法兰西岁月》等作品中塑造经典的荧屏形象,观众因熟悉而期待。反过来站在演员的角度,通过诠释不同的角色,积累经验,对于青年演员而言也是拓宽表演深度、广度的探索历程。

而吴越、李诚儒、刘敏涛等戏骨的加盟,也令全剧的演员班底更有保障的同时实现出新。互联网语境下,青年实力演员和戏骨的搭配,无疑是同时触达不同圈层观众最为行之有效的路径,亦是近代革命题材求新求变的进一步探索。

「少年中国」的平视视角

纵观近代革命题材剧创作,有两种常见的切入视角。

一种是将目光对准影响近代中国历史进程的重要人物,让观众在崇高中见证历史,同时呈现大人物普通人的一面,大中见小,拉近和观众的距离;另外一种是烛照市井平民,专讲小人物的不凡事,以小见大,细微处见崇高。

《人生若如初见》在切描写草原的古诗入点上开启了第三种视角——平视的视角。不仰望,不俯瞰,透过代表着那个时代新生力量和希望的青年眼睛回溯过去,带观众返回历史的现场。这种视角体现创作者的智慧和情怀,也是成熟历史观的体现:既不迷信历史教科书上的盖棺定论,也不陶醉于通俗读物里的市井传说,怀揣敬畏和诚意之心,在回看历史的过程中自觉跋涉,感受时代潮流、触摸人物灵魂。

清朝末年的中国满目疮痍,十几岁的青年良乡、杨凯之、李人骏东渡日本,获得在日本军官学校求学的机会,结识秋红、俞天白,自此五个人的命运紧密勾连。他们在历史的洪流中经受思想的洗礼蜕变、经受生活的磨难,他们的成长历程,可以说是「少年中国」在变革中求独立、求振兴的缩影,时代变迁的脉络与个人成长融为一体,同频共振。

另外一方面,良乡、秋红等人在同舟共济的奋斗过程中感受友情、为国奋进,又与当下年轻人的经历无二。看着他们经历挫折,感受艰辛,承载荣耀,对于观众来说,看见的是年轻的,或者曾经年轻的自己,拨响了烛照现实的弦外之音。

提振昂扬的精神蕴藉

虽然《人生若如初见》初官宣,从释出的零星物料信息来看,这部剧处处可见 " 境外之境,物外之旨 ",反复咂摸,有不同味道。

《人生若如初见》官宣海报名为 " 新潮 · 洗礼 ",飞檐耸立的中式建筑与汹涌而来的潮水各占画面一半,一动一静,恰如剧中所呈现的新旧时期的交汇,以画点题,大气而意韵深远。

此外,新剧观察(ID:xinjuguancha)记者发现,《人生若如初见》是编剧江奇涛第二部以诗词命名的作品,之前一部是《人间正道是沧桑》,取自毛泽东《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人生若如初见 " 化用自清朝词人纳兰性德《木兰花令 · 拟古决绝词》的首句,而这首词通常被视作是讲情爱的闺怨词,显然与江奇涛以往创作风格有所出入。

" 人生若如初见 " 的出处《木兰花令 · 拟古决绝词》,抒发的是女子被男子抛弃的幽怨之情,表态与之决绝。应用到剧中,却给了一个意义全然不同的英文剧名 "A love never lost"(永不消逝的爱),戏剧张力因对立而生,或许是 " 勿忘初心 " 的一种诠释。而爱的含义和范围则更广,既可以指代个人的爱情,又可以引申到对家庭的爱、同袍的爱,乃至对国家的爱。因为有绵延不绝的爱,才会有振奋向前、挽救于万一的动力。

江奇涛写戏善用典、比喻,对白当中的潜台词更是层次分明、意味深厚,断然不会轻易摘来诗词给剧当名字,因而在此做大胆的假设和解读,或许也有持同感的观众。纳兰性德出身诗书簪缨之族,祖上同样战功赫赫,纳兰词细腻婉转是表象,深藏于里的是赤子心、磅礴情。另外,纳兰的成长经历,与剧中人的命运辗转不谋而合,戏外纳兰的家族命运映照时代背景,戏里人物成长洞察社会变迁,看似平行,实则却有着千丝万缕联系。

《人生若如初见》透过怀抱理想的热血青年的视角,全景式呈现了中华民族救亡图存的波澜壮阔、艰难奋斗的历程。以史笔作剧,观众才得以触摸时代脉搏,重温历史,进而唤起血脉融通的归属感和荣誉感。更多维的解读和思考,不妨留待全剧完成,面见观众的那日,再来仔细琢磨回味。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